南阳民间传说——蚕姑祠

南阳民间传说——蚕姑祠

皇后峪里面有个郭庄村,村角悬一祠,蚕姑祠,也叫七里堂。

先听到一个凄婉的民间传说。伏牛山这边有个叫尤山的,一个女儿叫德慧,父女相依为命。家里养了一匹白马。尤山后来去边关打仗,三年没有回来。女儿思念父亲,就对马说:“你要能去打听出来父亲的消息,我就嫁给你。”这说的显然是戏话了。没想到白马极有灵性,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心里也正爱着这个美丽的姑娘。立即挣脱缰绳,一声嘶鸣,飞驶而去。白马不但把尤山找到了,还很快驮了回来。德慧却把原初的戏话忘掉了。白马从此不吃不喝,只痴痴地看定德慧,不轻不重地总往她的身上蹭。德慧忽然记起来了,就将嫁给白马的戏话告诉了父亲。尤山暗暗将白马射杀了,马皮张在墙上晾晒。忽一日,德慧正和玩伴们戏耍,马皮掉了下来,迅速将她裹卷,向山上飞去。这白马和德慧最终化作了一只茧。春天来了,一只蚕蛾破茧而出,这就是蚕姑了。它的脑袋很像马头,人们也叫它马头娘。

祠堂破败得不能样子,塑像也拙劣,无一可观。唯院内几通同治、道光、光绪年间的碑,异常珍贵。有两通是县公丁为明谕保护蚕坡的章程,强令发展柞蚕的,规定极苛极严。比如:“凡坡有荒弃者,悉力栽种。如无力之家,商同邻友帮种,或出资伙种,俟获利按股均分。有抗违者,准地保指名送官责治。”

就想起本族的一个老爷说过的事:他祖上是清时的小地主,有几十亩山坡。这坡地便不能荒着,必得密密地种上栎树,否则,官府追治下来,是要打板子的。栎树的种植,只能点橡籽。若是点下的橡籽被野猪、松鼠之类吃掉,出苗不齐,还得补种。栎树长得极慢,没有三几十年,根盘形不成疙瘩,枝条疏落,也是养不成蚕的。

望着满山遍野的栎树,我们真得向祖辈们致敬。家乡的大好河山,若不是祖先们辛苦点种栎树,大部分将依然荒芜。现在,年年栽树不见树,几十年过去,荒山秃岭依旧。植树造林,老祖先的手法,值得思索。

现在,县域的养蚕越来越少了。这蚕姑奶奶的香火,怕是旺不起来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