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发展的一个大概率事件

文明发展的一个大概率事件

因为全球经济一体化是由资本主义建构和主导的,其显然的历史进步性在于公民概念与配套制度的日益清晰确立,只可惜民众政治地位的提高并不等于精神枷锁的绝对打破,而没有精神自由的人就永远不是哲学意义上的完人。

随着历史的发展,公民的私有财产保护机制也在发展中得到了日益广泛的完善,在民主化的现代文明中,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理念不但有全部的合法性,合理性也越来越强,却为什么有了全部合法性的理念在合理性方面只是越来越强,而不是绝对合理呢?

因为在人类文明早期,财产曾经完全为贵族占有,所以现代文明虽然使人类社会的平民化趋势越来越明显,但这种平民化水平仍不具有人类理想层面的终极性,因为比贵族占有全部财产还早的时代里,财产曾经有过长期的公有制时代,相比于此,人类当然距离整体成熟还差得远。

关于现代社会的整体平民化,因为在其他文章中介绍过,所以这里不再展开,但从贵族集团日益衰落于整个历史发展进程来看,贵族与平民在历史维度内的此消彼涨关系,还是显而易见的,这有助于我们深刻理解二者的对立统一关系。

正因为贵族与平民的关系对立统一于整个文明史,所以在文明的根本局限未除的情况下,无论是平民化背后的民主化,还是民主化背后的平民化,只说明二者都正处在发展的过程中,当然不具有终极性——只有当贵族与平民这两个概念同时消失于人类现实生活时,才代表人类的终极集体成熟。

当是时,人人都能充分自律,民主显然是一无用之物,因为人皆在思想上高度同质化,无官亦无民,自然就不会有什么民主需求了。

由此可见,在现代生产力水平日益高速发展的情况下,世人虽然广泛憧憬政治的高度民主化,但民主的形式实际一直在历史的维度内有随时发生根本变化的可能,所以根本没有任何人有任何资格对人类的民主现状沾沾自喜。

反之,凡固步自封于民主现状的,不是欺世盗名,就一定是沽名钓誉的无知与肤浅,进而成为文明积极进步的绊脚石——西方民主贬低社会主义民主,其根据不过是社会主义民主向文明一贯局限妥协得没有他们彻底——此外无他,但逻辑分析能力差的人却一定发现不了。

因为贵族与平民对立统一于不同阶级共同构成的人类社会中,所以普遍追求民主是个好兆头,因为这意味着人类文明其实处在由技术进步主导的历史关键转折期,因为现代大发1分快三早可以经常性创造产品的局部极大丰富状况,这使得中产阶级在大发1分快三领先的成熟市场环境中大量产生,这虽然使人类文明进步的节奏加快,但逻辑上可期的整体富裕并未因此变成人类共识,这对于一贯以文明自居的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讽刺,更是对人的智慧的集体污辱——现代文明中,虽然有太多人在积极地用自己的无知与贪婪玷污自己的智慧,但他们自己却毫不自觉。

能大量诞生中产阶级,这是发生在资本主义文明当中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良性互动的结果,曾经的中华文明在春秋战国后就有了类似的文明发展格局——因为秦朝的军功爵制落实得彻底,所以颠覆了旧贵族对土地的垄断,而后的历次战乱后,因为亟需发展生产以巩固统治,所以给农民分地现象成为中国传统政治的一贯规律,结果大量自耕农的社会地位一贯受到中国历代法制的保护。

因为每次改朝换代后都给农民分地,所以中华文明的中心区早就没有欧洲中世纪的农奴现象了,而县以下的乡绅自治也算是极先进的中央和地方合理分权的管理模式,是确保中国传统文化生生不息的政治基础,所以采用西方标准界定的中华封建文明,其实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就彻底瓦解了。

因为一贯可以通过清明的政治适度弱化剥削的显性化,所以不需要宗教辅助愚民的中华文明屡有盛世出现,这是中华文明道文化在哲学整体性方面一直高明于其他文明的真谛所在,所以在文明的关键转折期,哲学整体性对于文明发展的指向意义必须得到全面清晰挖掘与展现。

参照中华文明史屡屡复兴的盛世,可以发现,现代欧美政治文化虽有历史进步性,但只要文明的根本局限还在,资本主义文明的核心区就必需按时向其他国家转移,这其中的规律性说明,西方文明的成熟度还很不够——从西方政治不能确保单一文明体内通过自行改朝换代反复实现复兴看,西方政治与文明的互动关系远不如中华文明与文化关系这样稳定、持久。

比较而言,中国传统政治可以通过政权更替在单一政治体系内频繁制造盛世,但西方政治那些旧的核心区却都展现不出任何昨日重现的苗头,足以说明西方文明走的是一条单向的不归路,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西方现代文明高峰之所以只能在不同国家昙花一现式发展,就是因为他们的文化根基缺乏整体性,所以导致他们只能在文明比较优势释放过后,又迅速整体迷失于新方向的发现不能上。

这当然也可以雄辩地说明,西方文明虽然表面上擅长于哲学逻辑上的精细反思,可惜文化内核处的先天缺陷决定了,他们的深度整体反思能力相对严重落后于中华文明,因此我预言,西方文明这种由逻辑缺陷导致的不可持续发展之路,必在尽头处与中华文明实现融合与交汇。

综上,人类文明的发展,在表面体现为技术进步,实际却由思想革新主导,所以我们必须从经济发展与政治迭代的错杂中把握文明进步的本质——是人的主观逻辑分析能力的自我完善与普及发展主导着这一切。

中华文明因为“先天”具备整体性视野,所以对人类文明的终极转向具有显而易见的榜样标示意义,因而西方文明在整体迷失后皈依于中华文明,从而确立世界大一统格局,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如今中华新文明又展现出全新的盛世营造能力,只是这次我们再不需要万国来朝的虚荣了,因为我们有信心将共产主义这个乌托邦亲手打造成功,因为没有哪个民族会因为自己的狭隘而拒绝与其他人共享现实可期的美好未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