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叶连成一片天

碧叶连成一片天

汶河絮语

圆圆的荷叶别致——要是摘下来倒扣在脑门上,就是一顶在夏季雨天里行走时最惬意、最吸人眼球的苇笠。你戴过吗?

我戴过。荷叶是从东湾崖摘的。那是一湾一到夏天就变得一汪油绿的圣地。汶河水从湾崖东南角蜿蜒淌来,绕过梨园,整日在那条不宽的沟渠中“汩汩、哗哗”地响。许多鱼儿顺流而来,冲进湾崖后就赖着不走了。这里太舒服了。三四亩地大小的水域中全是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荷叶,郁郁葱葱。芦苇、香蒲拥挤在东湾崖的岸边,密密匝匝。即便夏日再炎热,这里也总弥漫着阵阵凉意。有时,风儿一来,荷随风动,悉悉索索,更让水中的鱼儿、小虾、小螃蟹、担杖钩(学名水黾měng)、青蛙、鱼虫子、几只小鳖及几条小花蛇觉得所谓生而幸福亦不过如此——戏水、捕食、睡觉、散步、唱歌、恋爱、生儿育女……有荷相伴,醉美而无忧。有的荷叶靠近水岸,我们就小心翼翼地摘,大多数时候只是为了显摆。而我,更喜欢荷叶的浓绿,喜欢看一滴水珠在荷叶中如珍珠一般地转来转去,喜欢那种淡淡的与水有关的清香,喜欢荷叶身上所独有的与盛夏紧紧相连的那份气息、优雅和从容。

荷花素洁,大气而静美,尤其是在西湾崖。

那些年月,西湾崖的荷花刚露出尖尖角,汶河上空的蜻蜓便纷纷越过大坝,有事没事地倒立其上,无时不在演绎诗人杨万里的千古名句。老人们说,这里的荷花年年都开成汶河北岸的一道风景。盛夏时节,一朵朵洁白或粉红的荷花袅娜娉婷地站在荷丛之中,招惹得人们忍不住地想去摘几朵或哪怕是一朵回家,养在酒瓶子里,把这份惊艳的美占为己有。现在,西湾崖已经干涸,几近消失,但在三十年前,已逝汶河大桥还没建成时却是一处村中孩童嬉戏玩耍的快乐乐园。有人说,假设汶河是一根生于沂山的葫芦藤,那么西湾崖就是一个头朝南向的葫芦娃。它紧紧攀附在母亲汶河的躯体之上,日日用河水滋润着村庄、土地和人儿的心。而西湾崖的荷花,几乎就成了村子的一块招牌——人人都知道汶河北岸,紧邻大道边有一处美丽的荷花塘。

到了摘莲蓬的时候,我们更愿意去九小队湾崖,因为那里的莲蓬时有长在岸边的,容易得手,更关键的是这处湾崖修了低矮的花墙,安全,不易发生滑进水中的险事儿。

刚长成的莲蓬碧绿、可爱,像一个碧绿色的粽子,时时会有一些鱼儿在水中绕着莲蓬杆儿嬉戏,游来游去,并不停用尾巴撞击、拍打一下。也许,它们也闻到莲蓬淡淡的清香,或者本就对荷花觊觎,像我们一样,总想着把美好的东西珍藏、私有。一只青蛙蹲在荷叶上,远远望着莲蓬杆儿下发生的一切,偶尔鼓鼓腮帮子,发出一声闷闷的“哇”声。见有人伸过手来要摘那颗莲蓬,它赶紧跃起, “扑通”一声,不见了踪影。摘到了莲蓬,我只吃过一回,壳子很硬,涩涩的,苦苦的,远不如擎在手中的荷花、荷叶带劲、有趣和有面子。

尽管如此,每逢盛夏满村子湾崖中的荷花盛开时,无论大人小孩,都会瞧个空去东湾崖、西湾崖或九小队湾崖摘一些荷叶、荷花或莲蓬,当苇笠带,插酒瓶里观赏或晒干后煮粥。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梦里故乡,每到夏天,便全被绿荷氤氲、遮掩起来。

END

作者简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