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菜場的前世今生

上海小菜場的前世今生

在上海人记忆的长河里,还出现过一种叫做“自由市场”的事物,它指的不是经济学上的自由市场,而是上海在20世纪90年代遍布各条小马路的露天菜市场的俗称。在它之前有那么几十年,人们需要凭证凭票地购买定量的东西。“自由市场”出现了一阵,然后又默默消失了。

再往前追溯,我们来看一看最早上海菜场的雏形。

小贩的“流动菜摊”和早期菜场

19世纪中期,上海老城厢里的居民买菜、蛋、豆制品等日常所需的食物,主要是通过每天早上的集市,或者走街串巷的小贩。清晨,近郊农民把这些东西运到集市上出售,而零散的小贩的时间就不那么固定,走到哪儿卖到哪儿。除此之外,街面上还有一些肉店、蛋铺、腌腊火腿庄和鸡鸭鱼行,以及前店后场的豆腐筋粉作坊。

有意思的是,这些店面和街名也有关系。在上海地图里的老城厢一带,可以看到诸如“外咸瓜街”、“面筋弄”、“火腿弄”、“豆市街”等,以小菜命名的地名。

当时在县城内外沿黄浦江及城隍庙周围的闹市区小东门、光亩地(今露香园路、大境路交会处附近一带)和小桥头(今凝和路)一带集市贸易比较兴旺。这可以说是露天菜场的雏形了。不过当时还没有“小菜场”这个概念。

19世纪后期的上海某处菜市场。关于拍摄地点有争议。一说是虹口三角地菜场前身。另一种观点是宁海东路菜场最早的影像。根据同组照片推测为菜市街(宁海东路在法租界时期的名称)。但无论位置何在,这都是上海规范化菜市场最早的景像之一。

早期的菜场有这么几处:

一、中央菜场

上海正式开埠后的1864年,英国商人汉璧礼与一位法国神甫拉波尔德里,经法租界市政机关公董局批准,在洋泾浜边(今宁海东路东端一带)空地上搭了几个大棚,命名为“中央菜场”。

小贩进这个菜场摆摊需要付租金,由于当时市民没有上菜场的习惯,小贩也不愿缴租金,不到一年这里便关门停业了。

二、东荒场菜场

当时盆汤弄(今南京东路山西路)一带摊贩较多,常被租界巡捕拘罚。于是在1870年前后,有位富人杨子京出于怜悯,捐资在一块空地上用芦席盖起一个菜场,称为“东荒场菜场”。

南京路盆汤弄(现山西中路)口

后来市面兴盛,租界当局又在荒地对面杨子京的另一块基地植石柱、盖铁皮,允许菜农设摊。此后杨子京把之前的那块用地捐给当局,工部局就以木板盖成一个菜场,在里面设摊的人每月缴捐1银元,这里称为“西荒场菜场”。

这个菜场直到20世纪30年代前,因翻造里弄住宅才迁到福州路浙江路。

1930年竣工的四马路菜场(现福州路浙江路口),其前身就是东荒场菜场。由工部局出资73万银元建造,设有电梯冷库等设施。

三、杨树浦太和街菜场等

1900年,英国教会出资建造了杨树浦太和街菜场,为砖木结构;老城厢的唐家湾菜场,木结构人字形梁架,上覆小瓦下支石礅;

唐家湾菜场

1910年的松潘菜场,铁皮棚架结构;

以及爱而近(安庆)菜场,

哈同菜场(安义路,当时为大地产商哈同产业),

西门(顺昌路)室内菜场。

西门菜市场外景,可以看到具有中国传统建筑特色

著名的“三角地菜场”

19世纪后期,租界工部局先后在苏州河北岸的虹口,修筑了文监师路、汉璧礼路、密勒路(今塘沽路、汉阳路、峨嵋路),这三条路相交处形成一块足有10亩的三角形土地,被叫做“三角地”。

几位英国人就在这“三角地”建立了一个叫“飞龙岛”的游艺场,这也是上海出现的第一个综合性游艺场,主要游艺就是“滑车”——在一幢楼房与平地之间设有一定坡度和呈波浪起伏的铁轨,轨道上安装滑车。滑车由高处向低处下滑,在波浪形轨道上起伏,对当时的人来讲确实是一种有惊无险“好白相”的东西。

过了几年,滑车的设备陈旧破损而得不到维修和改造,还时常发生滑车倾翻伤人的事故,于是被勒令停业。这块空置的“三角地”就渐渐成了一个露天的菜场。

1890年,随着虹口地区人口的不断增加,于是工部局在“三角地”搭建了一个颇有规模的木结构室内菜场,这就是著名的“三角地小菜场”。

1916年,工部局又将菜场重建为二层(部分三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底层为蔬菜市场,二层为鱼肉副产品市场及罐头包装食品柜,三层规定为各种小吃点心店。可见那个时候的人已经有建造综合性公共活动场所的概念了。

20世纪50年代,三角地菜场里的职工在把蔬菜分类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三角地菜场”始终是上海滩占地面积最大,经营品种最全,服务设施最到位的室内菜市场。“三角地”也成为上海著名的地名和菜市场的代名词。

20世纪80年代的三角地菜场

陆续建起的多家菜场

20世纪早期的舟山路菜场,右侧可见华德路监狱(提篮桥监狱)外墙

20世纪20年代起,多家西式的大中型室内菜场陆续建起,有三角地、铁马路、八仙桥、白克路(凤阳路)、马力斯(老大沽路)、四马路(福州路)、西摩路(陕西北路)、大自鸣钟(西康路),以及辽阳、八埭头(平凉路)和唐家弄(福北)等10多个。

另外,上海银行、中央信托社和陶桂记营造厂也分别造了大成(新闸)、西宝兴和虬江菜场。这些菜场都已经是钢筋水泥结构,楼面有2层、3层,底层有柱无墙,四面架空,顾客可从各个方向进出,购买方便。

建成后,租界当局张榜招租,菜场内按3×3或3×5尺规定摊基,每只摊基收租金银元若干。在建造室内菜场的同时,自然形成的露天设摊处也划定地段,规定摊贩申请执照集中固定营业。较著名有“菜市街”(宁海东路)、麦琪路(乌鲁木齐中路)、巨赖达路(巨鹿路)、嘉善路、徐家汇(今华山路)、安义路以及诸安浜等马路菜场。

20世纪30年代,彭泽路河南北路口露天菜场

1946年,航拍的八仙桥菜市场,现龙门路淮海中路附近

1956年,福州路小菜场(四马路菜场)门口等候的市民

上海另一知名的西摩路菜场1929年落成时的外景,位于西摩路(今陕西北路)286号。1946年更名陕西北路菜场。20世纪90年代中期拆除。

20世纪80年代的陕西北路菜场外景

和菜场有关的生活

20世纪80年代,巨鹿路菜场里的肉摊

这些小菜场不仅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甚至小孩子认识世界的眼界也是从菜场开始的。

那时候长乐路一带的居民要买菜,要么去成都路,要么去巨鹿路。这一带前后挨着两个喧闹的菜场,一个在大沽路,一个在成都南路。如果是在长乐路上小学的小孩,需穿过延安路,一过马路,就毫无过渡地进入了一大片拥挤的菜场,很脏,很臭,地上永远黏嗒嗒沾满清晨的湿气、家禽的血水以及掉落的菜叶。人们或推自行车,或拎小菜篮在当中挤来挤去。跟着父母逛的时候,大人挑菜总是很专注,小孩就可以尽情观看菜场里或鲜活、或垂危的生命。

巨鹿路菜场的活鸡摊点

虽然每天来回看的内容大同小异,菜场还是不容易让小孩生厌,因为可以看见活的鸡、鸭、鱼,甚至鸽子、兔子,这对于在大城市的小空间里长大的他们来说,是一种陌生的野趣。

大人买菜的时候,小孩静静地站在一边看,摊贩当了他们的面杀鸡宰鱼,他们缩着鼻子,小心地呼吸暗暗抵挡那股血腥气味,并紧张又无法抗拒地观赏着,那种情状跟看大马戏时的刺激是一样的。比较让小姑娘害怕、吓得背过身去的,是宰杀黄鳝,那种黏稠蠕动的生物体,有一点点像蛇。上海人爱吃鳝丝,却也有不少人受不了它的腥气,一点都不吃。

巨鹿路菜场与成都北路菜场呈直角相交,向西面伸展下去,规模更大,而且带绿色塑料布顶棚,即便是下雨天,人们也能安心地买菜。当年在那里卖菜的,好多都是居住在附近的上海人。于是顾客与菜贩是近邻,这情分就不止讨价还价了,除了做买卖,还可以家长里短地“嘎嘎三胡”。菜场,不仅做买卖,也是人和人交流的一个场所。

在小菜场出世以前,上海人去哪里买小菜?

翻开上海旧地图,你可以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原南市区老城厢一带的很多路名是各种小菜的名称,如外咸瓜弄、面筋弄、火腿弄、豆市街等。华东师大的上海史专家仲富兰说:“上海在1843年开埠以前,只是江苏松江府下属的一个海滨小县城,老城厢的区域面积才3平方公里。城外的农民和菜贩们每日挑菜进城,走街叫卖,也有一些菜贩开始选择街道的门面房卖菜、卖瓜、卖肉、卖禽蛋,随后又出现了前店后工场的小作坊等。于是卖面筋集中的地方就叫作面筋弄,大豆市场一条街就叫作豆市街。可以说这是当时菜场的雏形。”

1963年的上海小菜场,依然人头济济。

精明的主妇们在小菜场细心挑选着 (by bruce Levett)

上了一定年纪的上海人说起小菜场,都会想到虹口的三角地小菜场,这可是上海最早的小菜场。早期的三角地菜场英文名称为Honckem Market(虹口菜场),是单层的木结构室内菜场,四周没有建围墙,人员进出和货物运输都很方便,菜场外面地方开阔,人流量也较大。当年有文人在《沪江商业市景词》里这样来描述三角地菜场:“造成西式大楼房,聚作洋场作卖场。蔬果荤腥分位置,双梯上下万人忙。”当时,三角地菜场的经营品种口号是:“蔬菜品种齐,糟、醉、腌、腊、风,青、草、花、白、鲤样样有。”

左图:“三角地菜场” ;右图:“里弄加工组”,这些老画面被收入《上海故事》。

所以,说上海小菜场的出现,距今至少有120年的历史,确实是有据可查的。

在旧上海,陕西北路称为西摩路,所以上海的老居民都称那条路上的菜场为西摩路小菜场,它曾经是上海规模比较大、品牌比较响的小菜场之一。租界有西式菜场,在南市老城厢一带,则出现了老西门外的唐家湾菜场、大东门外的紫霞路菜场等马路菜场。其中紫霞路菜场是上海历时最长、规模最大的马路菜场,东起花衣街,西至篾竹街,全长大约500多米,和外郎桥街相交的十字路口是最热闹的地方。

建于1928年的西摩路菜场。于1993年南京西路地区综合改建中被拆除,在其原址上建起了中信泰富广场。

清晨,居民们起床开门后,第一件事就是买菜。洗刷完毕拎着菜篮就跑向菜场,有时在菜篮里还要随手放上一只碗,因为那时要买豆腐、酱菜、拷花生酱等,这些都是没有外包装的,所以要准备用碗来盛这些食品。这里每天早上都是人山人海,川流不息的人群几乎挤爆了这条老街。在鹅卵石铺就的弹格路街面旁,楼下的排门板打开就是铺面,小老板们做着小生意,与路边的小菜摊互不相干,你卖你的蔬果鱼肉,我卖我的针线百贷香烟老酒,记得还有老牌的冯万通酱园、万象酱园也开在这里,店堂里,人们忙进忙出地做着生意。在路边的菜摊旁边,人们在这里讨价还价。

紫霞路菜场的东边紧贴着黄浦江,沿着江边就有十六铺东门路轮渡、白渡路轮渡、董家渡轮渡,那时候的浦东还有很多农田,菜农坐着摆渡船过江,可以就近在这里做买卖。有时,王家码头路水产码头的新鲜水产品到货了,伙计推着黄鱼车载着刚上市的鱼虾等水产品经过,他们会大声地嚷嚷:让开!让开!这时候,伙计的身后就会围跟着一群想尝尝新鲜鱼虾的市民。在上海,这种鲜货也只有在紫霞路菜场能买到。

菜场地处老城厢,在这里买菜的市民,清一色都是正宗的老上海人,摊贩的吆喝声也非常有特点:“来,来,来,豆腐嫩得来,一角洋钿买两块来”,“今朝的独脚蟹(发芽豆)只只大”;河蟹的叫法,快要死的蟹叫“撑脚蟹”,小蟹叫“铜钿蟹”,崇明蟹叫“乌小蟹”,正宗的好蟹,才叫清水大闸蟹。摊贩们叫得口干了,也会向店主讨口水喝。当然,买菜卖菜也不仅仅是讨价还价,有些小贩也很懂食疗和养生之道,边卖菜边吆喝:“清明螺蛳抵只鹅,小暑黄鳝赛人参,菜花黄时吃甲鱼,大伏天里吃羊肉。”

这些厨房秘诀,小贩说得头头是道,顾客听得津津有味,小菜场的买卖也就自然好起来了。当年的紫霞路菜场的市井,真有点像上海的“清明上河图”。

上海菜场为中国人所做的贡献不止如此。1949年解放以后,人民邮政要制定邮票的价格,就去请示国家领导人,领导人就问了农民到集市上卖掉一只鸡蛋多少钱?当时一个鸡蛋的价格大约是4分钱。于是就定下来,老百姓在市内寄一封信的邮票就是4分钱,相当于买1只鸡蛋。而一封信寄到外地要贴8分钱邮票,相当于买2只鸡蛋。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也想探寻一下上海小菜场,不要着急拎着菜篮出门,先来看看这些生活在上海的爱吃又会做的人儿会给你指向何处。

19世纪后期,上海租界工部局先后在苏州河北岸的虹口修筑了文监师路、汉璧礼路、密勒路(今塘沽路、汉阳路、峨嵋路),这三条路相交处形成一块足有10亩的三角形土地,被叫做“三角地”。几位英国人就在这“三角地”建立了一个叫做“飞龙岛”的游艺场,这也是上海出现的第一个综合性大型游艺场,主要游艺就是“滑车”:在一幢楼房与平地之间设有一定坡度和呈波浪起伏的铁轨,轨道上安装滑车。滑车由高处向低处下滑,在波浪形轨道上起伏,对当时的上海人来讲确实是一种有惊无险的“好白相”东西。过了几年,滑车的设备陈旧破损而得不到维修和改造,还时常发生滑车倾翻伤人的事故,于是被工部局勒令停业,这块空置的“三角地”就成了一个露天的菜场。

上海原来是没有菜场的,只有四乡的农民和一些商贩,在上海县城的周围,比如今日的小东门、大镜路(旧称九亩地)、凝和路(旧称小桥头)一带设摊卖菜。但对租界来说,由于道路要行人行车,沿街密集的摊点对交通多少是一种妨碍,所以菜场就须另建房子,集中布局。189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工部局就在“三角地”搭建了一个颇有规模的木结构室内菜场,这就是上海第一个,也是最有名的“三角地小菜场”。三角地菜场的内部布局是一格一格的空间,出租给卖菜者设摊。当然设摊者还须纳税、缴管理费用,这与现在上海小菜场的经营格局差不多,或者说现在仍沿袭此格局。

由于菜场建造得太简陋,使用没有几年时间就陈旧欲坠。到了1916年,三角地菜场原来的木结构建筑被拆除,重新建造钢筋混凝土的柱网结构建筑。新建的三角地菜场为两层,局部为三层。底层主要为蔬菜市场;二层销售鱼肉类副食品及罐头包装食品,还有农副产品;三层规定为各种小吃点心店。为使底层的菜市场能有足够的天然采光,菜场的中部还设有天棚。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三角地菜场始终是上海占地面积最大,经营品种最全,服务设施到位的室内菜市场,“三角地”也成为上海著名地名和菜市场的代名词。作家林微音[1]那篇《虹口小菜场》写到了当年菜场的热闹和繁荣。“蔬菜的种类是最复杂的,只就萝卜一项说,就有红的、黄的、白的、绿的、蓝的、紫的等颜色不一的种类。”荤腥同样丰富,有鸡鸭猪牛鱼羊,还有野鸡野鸭等野味。豆制品不仅有中国的豆腐和百叶,还有“用绿纸一块块包起来的”日本豆腐。菜场里还多种经营,卖中国面包、俄罗斯面包,还有杂货,还有鲜花…… 菜场的顾客中以中国人居多,还有“西洋的主妇和日本的厨女”;顾客的主力是个人,当然还有万国商团这样的团购大户。作家写到了在三楼用餐的人:“他的篮和他的秤搁在他所坐的长登的一端,而在他的前面是四两五加皮和一碟炒年糕,这既可作为下酒的菜,又是一天的最早的,而且是最舒适的一餐。在他刚才起身的时候,也许他抱怨过人生的无味,那样天还没有亮就起身,可是到了这时,他又会觉得人生不是全然没有意义的。”

早期的虹口三角地菜场为两层结构,建筑的角上还有小亭子

后来的虹口三角地菜场成为三层建筑

20世纪30到40年代,虹口三角地附近都是日本侨民的主要聚居区,那里每天从长崎运来新鲜的蔬菜和鱼,主要供应上海日本侨民的生活需要。租界时代,三角地菜场被称为“虹口市场”(Hongkew Marcket), 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日军占领了公共租界并交汪伪的上海市政府管理。在这期间,虹口市场被改名为“麦盖岛”(market的日文译音),抗战胜利后又恢复叫“三角地菜场”。

解放以后,1954年,上海的菜场采用联购分销、联销、行业合作形式。1956年,行业联营。1958年对摊贩改造,成立摊贩委员会,行业合作化后,菜场设摊贩管理所。1979年9月22日的《人民日报》上曾有一篇文章专门介绍了上海虹口区三角地菜场:“这个菜场的营业时间是早晨四时半到深夜十二时,分早市、中市、夜市,早市最热闹。早晨五时,街道还静悄悄的,菜场里已经熙熙攘攘了。”当时为方便顾客,节省顾客的买才时间,菜场还使用“包菜组”的供应方法,即“人们凭卡买菜,二菜一汤或三菜一汤,售货员登记一下,就把菜交给你,十天一算账,不必当场付现钱。包菜分甲、乙、丙三种,由顾客选订,分头领菜。如果你不愿要包菜,另一处专门卖“组菜”,也是二菜一汤或三菜一汤,柜台上写明菜单,可以随意选购。”这种供应办法当时很受欢迎。

在1980年代,三角地菜场依然是上海最大的室内菜场,排在上海四大菜场之首(其后的三家分别是:长寿支路菜场、巨鹿路菜场和陕西北路菜场)。据说在那时,三角地一天销售的蔬菜副食品总量达到四十来吨。

1980年代的虹口三角地菜场

但是在1997年,已有百余年历史的三角地菜场还是被拆除了,在原地建造起高层建筑。新的高层建筑当然不会再作菜场之用,除了作为高档写字楼以外,下面的裙房也成了几家银行的营业所。与老菜场、老建筑一起消逝的,是虹口“三角地”这个习称地名。

1997年三角地菜场拆除后建设中的高层建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