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花园2019年07月01日 星期一B02繁星

空中花园2019年07月01日 星期一B02繁星

[连云港]杨占厂

教学楼的顶层上面有一个四周围栏的大平台。平台的一角有个十来平方米的小房间。房间里住着绿化工老秦。

老秦50多岁,来自苏北,个子不高,很结实,酱紫色的脸庞上成天挂着笑容。每天上课下课的路上,我们总看到他高高地挽起袖子,在绿化带里、花圃里拿着铰刀之类的工具忙忙碌碌。他忙起来的样子,像极了我们农村的父辈。

时常,老秦会提着一塑料桶的泥土上楼。问他,他只是嘿嘿一乐。

临毕业前的一天,另一栋楼层较高的教学楼里的学长们用羡慕的口吻告诉我们:可以啊,你们楼上还有一个空中花园!

大家都很讶异,于是攀上楼顶去看。为了安全起见,通往楼顶的铁门锁住了,钥匙在老秦手里。嘭嘭嘭地敲了好一会儿,老秦才过来开了门。

大家刚踏上楼顶,就闻到了一阵芬芳。寻香望去,一处数十平方米的花园,在这个春末夏初的时节正铺陈着一场颜色的盛宴。红有粉红、深红,绿有浅绿和墨绿,黄有萌黄、鹅黄,蓝有海水一样的蓝和宝石般的蓝,还有紫、橙、褐等各种颜色。

进了园里,发现有很多花是我们在乡村生活中随处可见的,譬如那红如鲜血的鸡冠花,黄或白的山丹花,甚至还有油菜花,它们通常随意地生长在农家的屋后、菜园边。可这些花儿,到了老秦这里,俨然脱去了乡土味儿,变得洋气起来。老秦用一个又一个装了泥土的泡沫箱在楼顶构造了精巧的造型,花就住在这些泡沫箱里。泡沫箱的每一次变动,就是一次造型的调整,一次颜色的搭配。

就像眼前。风铃草和白兰、山丹花(老秦叫它们百合花)组成了淡雅的白色方阵,颜色依次渐浓;另一边,虎皮兰、龟背竹们领衔着绿色花草系,薰衣草和勿忘我则成为了紫色系的代表;最终,它们拱卫着玫瑰、天竺葵、鸡冠花这些热烈的红色系。花园的四周,是一些青草,夹杂着牵牛花,都是乡村小路边的常客。

大家这才明白,老秦在楼顶悄悄构建了一片烂漫花园。那些花的种子,是他春节后从老家带过来的。可我们还是很难把这片空中花园和老秦那酱紫色的面庞、粗糙的手掌、矮胖的身材联想到一起。如同我们田野里的父辈,老秦似乎更适合伺弄小麦、水稻、玉米、大豆、高粱……

老秦的确是农民。不过,他的老家就是一座园艺之乡。来省城之前,他和花草苗木打了20多年的交道。两年前,他的双胞胎女儿来省城另一所大学里读书,老伴儿不放心,就让他也跟来了。老秦靠着园艺手艺在我们的大学里谋了份绿化维护工作。

在园子里,老秦逐一讲解那些花草好听的名字,和它们的花语含义。我们第一次发现老秦原来这么健谈。见有两位女生,老秦各摘了一朵红玫瑰给她们。那两朵玫瑰恰是园子里最夺目的“花魁”。俩女生说,这该留给你的两个宝贝女儿呀。

老秦咧开了嘴:用不了几天,它们就又长出来了。

突然间,两个女生“咦”了一个长音,她们发现,在花丛深处,有一些深红色的蔷薇组成了一个“丽”字。大家围了过去,老秦酱紫色的脸更添了一层红。

经不住大家的催问,老秦才搓着手慢吞吞地说,那是孩子他妈的名字哩,说是暑假要来看我……和孩子们。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