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为何要骂管家娘子们是“比男子更可杀的死鱼眼睛”?

贾宝玉为何要骂管家娘子们是“比男子更可杀的死鱼眼睛”?

文/赵心放

(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

在荣府里,有一个特殊的女仆群体——管家娘子们。

王夫人和王熙凤就是通过她们来管理府里的大小事儿的。这些管家娘子操办着府中包括衣食住行在内的各项家务活动,管束着为老爷太太公子小姐服务的丫头和奴仆。她们心眼多名堂不少,既结党营私,又勾心斗角。

www.elmstreetlive.com

宝玉对她们很不感冒,骂其为“比男子更可杀的死鱼眼睛”。曾短时掌过管家权的探春曾称她们为“那都是办大事的管家娘子们”。www.regencymedspa.com

从经历和性格来分析,这些管家娘子可分成几种类型。曹雪芹是如何用他那传神之笔来描写的呢?

(王夫人)

(一)资深型奴仆头儿

赖嬷嬷的资格最老,早年服侍过宝玉的爷爷,论辈分可与贾母平起平坐,儿子赖大是荣府的大管家,媳妇儿赖大家的也是府里的管理骨干。 赖嬷嬷“傍”上贾氏后逐步发达了,其家有庭院、楼房、花园......俨然是荣府第二。孙子赖尚荣沐主子之恩,当上了县太爷,赴任前摆酒席请客,贾母答应去走一遭,真格是给足了面子。

赖嬷嬷是十分懂得起的,她虽然很自负但始终不忘自己的根。小说第四十五回里,她给孙子赖尚荣说道:“你一个奴才秧子,仔细折了福,如今乐了十年,不知怎么弄神弄鬼的,求了主子,又选了出来。州县官儿虽小,事情却大,为那一州的州官,就是那一方的父母。你不安分守己,尽忠报国,孝敬主子,只怕天也不容你。”

(贾母)

小说里虽然没写赖嬷嬷的具体作为,却明确表示出了她的资深奴仆头儿的地位。虽然赖嬷嬷早已“退休”,但荣府里的大事儿她还是要出面参与的。如贾母在商议王熙凤过生日活动安排时,命拿小杌子给赖嬷嬷等几个高年有体面的管家娘子坐。

赖嬷嬷在商议中也敢于直率地发表自己的不同意见。

在小说第四十三回里,她代表奴仆头儿们说出给王熙凤庆寿出份子钱的意见:“少奶奶们十二两,我们自然也该矮一等了。”贾母立刻说:“这使不得。你们虽该矮一等,我知道你们这几个都是财主,分位虽低,钱却比他们多,你们和他们一例才使得。”

赖嬷嬷在书里虽然只出埸过两次,但他的一席述说和一番趣话,生动地勾划出一个老奴仆自负和自卑的混合型心理,多角度地表现了她不忘辛酸、教训孙子、歌颂主子、倚老卖老的复杂心态。

林之孝是贾琏手下管事,林之孝家的在荣府是管事女人们的头儿。“三十年媳妇熬成婆”的林之孝家的,对荣府的一些事似乎有建议权甚或有决定权。譬如在小说六十一回里写道,厨房柳家的出了事,秦显家的想进厨房接班,急忙给她送礼。园内带班巡夜的也是她。

有天晚上她巡到宝玉处,招呼值班的人不能耍钱吃酒,问宝二爷睡了没有。宝玉起身边趿着鞋迎接,边招呼袭人倒茶来。林之孝家的教训起宝玉:“虽然在这屋里,到底是老太太、太太的人,还该嘴里尊重些才是......”宝玉忙着解释,自己平时都是叫的姐姐,偶尔才叫一声半声名字。林之孝家的又说:“便是老太太、太太屋里的猫儿狗儿,轻易也伤他不的,这才是受过调教的公子行事。”

(林之孝家的)

曹雪芹用林之孝家的几小节对话,就生动地描写出了这位“管家奶奶”的性格。为了在众人面前炫耀自己的体面,正南其北地向小主人宣讲起“家法”来,端着身份挑宝玉的礼儿。

其实在小说第二十七回早已写道,在主子面前,半老徐娘林之孝家的认了不过二十多岁的王熙凤是干妈。

前后对照一看,林之孝家的那自负和自卑的混合型性格跃然就出现在读者眼前了。

(二)“半老”型奴仆头儿

荣府的管家娘子们似乎也是妇随夫贵,都是以丈夫的名字命名的,如赖大家的、林之孝家的、周瑞家的、来旺家的等等。在荣府的家事运作中,管家娘子们有着相当的权势,她们不仅使役小奴才,还敢施展招数拿捏摆弄小主子和奴仆们。

(贾探春与李纨)

在王熙凤小产后在家养病期间,探春、李纨、薛宝钗受王夫人委托暂管“内事”。

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了,要赏赐多少丧葬费的问题摆在了探春面前,处理上的确难度不少。

管家娘子们历来看不起赵姨娘,而如今主事的探春且是赵姨娘亲生,还是奴才们眼中带刺的玫瑰花。势利而且好奇的管家娘子们设圈套等着看好戏。

吴新登媳妇儿禀报了赵国基死讯后不开腔。探春便问李纨要赏赐多少丧葬费。李纨说前不久袭人妈死了赏赐的是四十两,这次也如数办罢。吴新登家的不吭一声接了对牌就走。探春说且不忙走,听说众多老姨奶奶分为家里和外来的两类,死后赏赐的丧葬费有区别,你说来听听。吴新登家的说记不清了,探春叫她快去查。

吴新登家的是出头的代表,如若是王熙凤问,管家娘子们早就殷勤地查出不少旧例,提出好多建议了。如今她们藐视李纨老实和探春是个姑娘家,有意说个半拉子话来捏拿摆弄代理掌权人。管家娘子们领教了探春的厉害后,口出怨言了:“刚刚倒了一个‘巡海夜叉’,又添了一个‘镇山太岁’。”(小说第五十五回)

这些管家娘子们的所作所为,是在搞“内里蛀空”这套,也正是《红楼梦》“大厦坍塌”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三)太太们的“陪房”奴仆

在管家娘子这个特殊阶层里,最体面的当是夫人、少奶奶们的“陪房”。

王夫人的“陪房”是周瑞家的,刑夫人的“陪房”是王保善家的。这两个“陪房”各有各的家族派系背景,其行事为人充满了为其主子和自己争权夺利而产生的无孔不入的勾心斗角。

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据她自己向刘姥姥的介绍:“我们男的管春秋两季地租子,闲时只带着小爷们出门子就完了;我只管太太奶奶出门的事。”按理说她管的事并不多,但她搅和的事却不少。

贾母八旬大寿,全府上下都很忙乱。

(王保善家的)

宁府大奶奶尤氏发现园子的门没关好,就去找王熙凤。袭人碰着了尤氏,一边劝解,一边忙派丫头去找值班人。丫头见着了周瑞家的,便把这事告诉了她。周瑞家的如获至宝,立马找王熙凤汇报,说道:“这两个婆子就是管家奶奶,时常我们和他说话,都似狠虫一般,奶奶若不戒饬,大奶奶脸上过不去。”让本认为不是多大事儿的王熙凤只好决定记下名字给予惩罚。

周瑞家的那个高兴劲儿就不用说了,因为平时她与这几个人不睦,她赶紧叫人把这两个婆子捆起来,交到马圈里派人看守。不仅原本王熙凤认为不是一回事儿,就是尤氏和后来被传来的林之孝家的,也同样是这样认识。那两个擅离职守的婆子是刑夫人“陪房”王保善家的亲戚。

周瑞家的这么一捣鼓,激化了贾氏荣宁二府的潜在矛盾。

(邢夫人)

刑夫人的“陪房”王保善家的,是刑夫人的得力心腹之人,王熙凤说她,专好调唆刑夫人生事。

抄检大观园缘于傻大姐拾到的“绣春囊”落在了刑夫人手里,刑夫人送给王夫人看其如何处理。王夫人决定抄检大观园。因王保善家的素日进院那些丫头们不大趋奉她,她心里老大不自在。

为了报复或者拿点颜色出来吧?就反客为主去充当抄检的现埸总指挥,结果不仅和探春撕破了脸,还把自己的外孙女司棋抖露了出来,因为作为赃证的贼主正是司棋。完全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哦。

虽然管家娘子们不是小说重点刻画的人物形象,但曹雪芹没有使用漫画式的写法,简单写写就了事,而是摆放在错综复杂的矛盾之中,描绘了她们特有的人品和个性。

作者对这种“另类女性”的艺术创造,为整部作品增光添彩了!

【作者简介】赵心放,笔名赵式,重庆市南岸区作家协会会员,《写乎》签约作家。

汉景帝有五个夫人,为何仅有王儿姁在史书上留下姓名?

《三国演义》很不道德的地方:为了神话诸葛亮黑化大英雄周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