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趣事:讨柴,淡淡的回忆,淡淡的忧伤。

童年趣事:讨柴,淡淡的回忆,淡淡的忧伤。

讨柴

文/南山乔松

01

人生都是熬出来的,也是靠自己拼出来的。这个道理在我很小的时候多次教育了我。

我美丽的家乡婺源,八分半山一分水,半分田地与庄园,即85%是山,10%为水,5%为田地房屋。在这样的地方,你永远逃不过的山,然后是水。山水除了外表的美丽,实质上折射出这里人们的辛苦。

从高中白白净净到现在文质彬彬,见过我人的都说我很少干农活没有吃过苦为纨绔子弟。非也!正是因为从小干了太多农活知道农民的辛苦没有出路,加上从不入仕没落的家族祖父为傲气十足却贫苦的教书匠老年得子然后父亲竟沦落到一贫如洗只识得几个斗大的字没有背景唯有读书高,所以我才从小无论怎么调皮玩闹都不敢忘记了读书。

从小争强好胜各种拼的我,在小学之前各种农活不输于同年小伙伴,但是之后他们逐渐工于种田种菜讨柴(即砍柴)割禾(即割稻子)练就了熬的耐性而我更多时间用于读书(学生中的顽皮大王),我突然发现农事方面被他们甩开了一条街,任我怎么争强好胜腰酸背痛肩膀红肿也无济于事。

劳动是光荣的,我对农民是敬畏的。在壮年,他们身体强壮,肌肉发达,他们挑背扛锄,挥汗如雨,寒来暑往,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千辛万苦撑起自己的家。有了小家的兴起,大家(国家)才能富强。

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事实上没有那么容易靠的。山村里有山产土产特产,但是在以前不是所有山村都通公路的情况下要把这些东西换成钱是很不容易的事。

在以前,每逢年前都要准备大批量的柴火。现在快到2019年春节,这使我想起了小时候的讨柴(即砍柴,以前的锅都是烧柴火的)。

整个婺源县都在山里,生我养我的故乡沙城李村虽不在这山里更偏僻的山里,但是对于讨柴来说,相对的交通方便些是个劣势,需去7-8里外的地方讨柴。

这真是一段艰难而难忘的童年记忆。

02

要去远山讨柴,得天不亮就起床,然后快速吃完早饭后在天色蒙蒙亮中出发。快的话可以赶回家吃中午饭,慢的话就要饿到肚子咕咕叫的午后啦。

早饭都是稀饭,有时为了赶时间我随便扒几口,甚至经常不吃早饭就奋不顾身动身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是去干重体力活!稀早饭很快会被消耗得一干二净,如果饿肚子上山讨柴,简直就是自讨苦吃。

偏偏我痴心不改不断重复犯错,比如本号文章砍萝卜树,打杨梅等,欢迎关注阅读。路远无轻担。路远,轻的东西都变成重的了,何况肩上是重重的树,让我这个因为上学而干农活重活进步不大的读书人肩膀先被重物压红肿然后磨破皮只能熬着,吃尽了苦头。

有没有近处可以讨柴呢?有!窑柴(烧窑的柴,是柴就行,不讲究)什么都可以,可惜我家不做窑。但是我发现了另一条道。

家乡的河水清又清。河里不但有鱼虾,不但可以游泳,溪畔(即河畔)还长满了藤蔓灌木。因为阳光和水量充沛,这些灌木长势很快、非常茂盛。

不错!我就是对这些河畔灌木下手。先把它们砍倒一片(够3天的就行),大太阳晒个3-5天就干。然后把干柴捆好挑回家,同时再砍倒一片。如此反复。下边溪畔(鸟子石这边)砍完就到上边,上边溪畔(秋口下街油榨河斜对面)砍完下边溪畔的灌木又长得很茂盛了。如此循环往复。

为什么不砍倒全部呢?因为这样目标太大,小心干柴被别人弄走,悄悄发财就行了。

这样讨柴,多快好省,省时省力。而且溪畔的藤蔓灌木柔韧,适合做捆条。真是了不起的发现!哈哈。

秘密总归是守不住的。好事总是大家都想的。这不,董旺根就要加入进来分一杯羹。好吧好吧,有财大家发。

现在想起来,小时候无论是讨柴讨猪草打杨梅卖茉莉花还是偷生瓜(即黄瓜)挖番薯拔萝卜折甘蔗偷雪梨等做坏事,董旺根跟班最多。很怀念。

03

溪畔讨柴的秘密还在扩散。这不,上边溪畔又有人如法炮制了。

那天,我和董旺根在上边溪畔就看见别人砍倒在晒的干柴了。正在我们议论是谁的时候,大娣来捆柴了。哦,是她弄的。她弄就她弄呗,反正这溪畔的柴火不是谁家独有的,大家都可以弄。

大家各弄各的呗。

可是,我发现她弄到了我的柴,这怎么行!我上去制止。她不干,说是她的。我说,你的是那些,这些是我的。她说,不对,是她的。我说,你记错了,这就是我的。双方相持不下。

我比郑大娣大一岁,况且是男孩,在她要捆柴火时我把她柴担还是竖棒(忘了)丢了,她突然就哭了起来,而且哭得很厉害,说回家跟大人讲。我觉得自己有理,就说随便你,你跟大人讲这也是我的。

我申明:我绝对没有对她人动手。这个董旺根可以作证。而且我在砍溪畔这些灌木时会做记号的,就是怕将来跟人分不清,我100%确信争议的柴火是我的。应该是大娣弄错滴。

正当我和董旺根捆好柴火准备要回家时,大娣哩哭哭啼啼和她奶奶桂花婆哩来了。

“谁欺负你?”桂花婆哩肯定以为我打人了。她在想,你没有打我孙女,她怎么会哭得这么伤心,好小子你!其实我也不知道那天大娣哩怎么哭得那么厉害,平时没见她这么喜欢哭呀。其实因为小孩子嘛,情绪都不稳定。

“就是他!”大娣哭着指着我。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重重落在我脸上。我顿时觉得脸上火烧火燎。

也许这超过了我们三个小朋友的意料。董旺根站着一言不发。郑大娣自己一下不哭了,捆了柴走了。我当时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其实随之的疼痛也曾激起我怒火,心里也斗争了几下。可能最终是孩子善良的天性让我选择了默默忍受。

冲动是魔鬼。溪畔到处是石头。多少人因为遇事时一口气没有忍住冲动起来做出伤害对方而令自己终生后悔的事。如今想起,我不但没有恨意,反而庆幸当时自己没有过激。这是对的。

人生匆匆,很多事如过眼云烟,想起时一笑置之,随风飘散。

04

还有一种讨柴也是非常不错的,那就是烧山讨柴。

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以前的人们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春节前后经常烧山,然后挖山,以便来年初春种上杉树苗,然后坐等树苗长大成材发财致富。

烧山把草和小灌木烧没了,一,留下了粗柴,好。二,没有了草和荆棘灌木丛的牵绊,讨柴效率很高。如果非常缺柴的我们沙城李旁边村烧山,大家会一窝蜂上山抢柴。

有次,玉坦坑村烧山。一大早,大姐夫,二姐,我,三个人就去抢柴。

平时抢柴还没到中午大家就抢光了只能乖乖回家,鉴于这个经验,我认为自己没有吃早饭无所谓。到了一看,不对!沙城李人以为玉坦坑村不让讨柴都没有去,其实玉坦坑村前后左右都是山,对这些柴无所谓,只是来了几个人挑了点好柴就走了。

这真是一块肥肉。

那就放开手脚弄。到了中午,不舍得那么多柴,继续弄。大家都饿了,忍忍,熬熬,继续弄。到了午后我实在坚持不了了,但是大姐夫和二姐还是在弄。我特别佩服ta们的韧劲!

人生就是熬!就是忍!还要韧劲十足才行!

最后把这些柴火三人一起丢下山简直耗尽了我所有的力气,全身虚脱,连走路脚都打盍。那已经是下午4点了,人是铁饭是钢。好在二姐夫请了辆手扶拖拉机来不用再驮柴。这次讨柴前后装了满满两车,满载而归。

记得,过秋口林管站(老林管站在秋口那条小河南边,马路上有个”停”字人工路障)时,大家还担心不让过。烧山的废柴怎么可能不放行呢!顺利通过。

05

在婺源上山讨柴辛苦是很辛苦的,但是野果很多能过瘾野味,注意都是野的、原生态的,杨梅,猕猴桃,野栗,至于水笋与山蕨都吃得不吃,小浆果罗都,罗英,乌料司,乌料饭,甚至映山红都是随手吃。

不过著名博学家文化编订大家钱钟书抽空随手写的《围城》说了句: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去,人生之事大抵如此。婺源山村里的人想进城,城市里的人想去婺源山里游玩。

又有一位号称诗魔的诗人文学家白居易在《卖炭翁》里写了句: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一语道尽了矛盾与悲戚。婺源越是山里越是山清水秀,但是可怜那里人们生活贫苦。

如今到处都是城镇化电气化时代,家里都是用电和用(煤)气,但这样烧出来的饭菜没有小时候的柴火饭香,当年为了生活艰苦劳作的人与事也只留在了记忆中。但山村是淳朴的,农民是可爱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