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唐玄宗赶走后,他修了一条高速公路,为大唐续命百年

被唐玄宗赶走后,他修了一条高速公路,为大唐续命百年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钟一

《我们爱历史》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

字数:2335,阅读时间:约6分钟

 

开元盛世是唐朝发展的顶峰,然而盛世之下却隐藏着人性的危机。当一个人长期陷于安乐之中,他会逐渐失去进取和奋斗的精神。唐玄宗正是如此,开元盛世蒙蔽了他的双眼,他的眼里除了盛世的繁华,早已看不清其它的东西。不管是忠臣还是良言,玄宗已经傻傻分不清了。

张九龄作为一朝宰相,可是他的身上却颇有谏官的精神,为了大唐的利益敢于直言。然而活在盛世美梦中的玄宗要的不是直言,而是与自己意见一致的态度。

玄宗看不惯张九龄的耿直,于是起用了李林甫对其加以约束。张九龄自然是看出了其中权力制衡的味道,可是他还是改不了自己直言的毛病。玄宗很宠爱武惠妃,而这武惠妃不是省油的灯。武惠妃为了自己的儿子寿王李瑁能当上太子,于是栽赃太子李瑛和鄂王瑶、光王琚整日混在一起,私下说玄宗的坏话并发泄不满。玄宗受枕边风一吹,瞬间勃然大怒,决定废除太子。此时张九龄立即站了出来,阻止玄宗废除太子。他认为应以社稷安稳为重,不可轻易废除太子。此时的玄宗不得不压抑住自己心中对张九龄的不满,他想罢免张九龄,可同样也是不能轻易而为。不久之后,玄宗抓住了机会。严挺之为了挽救前妻之夫王元琰,四处请客送礼求情,有触犯唐律之嫌,而张九龄又力保严挺之,玄宗便以二人结为朋党的理由,罢免了张九龄的宰相职务。张九龄虽然被罢相,但是在朝中还担任右丞相的职务。于是玄宗又以张九龄曾引荐罪臣周子谅为由,彻底将张九龄贬出了长安城。

张九龄被贬三年之后,因病去世。紧接着,安史之乱爆发,盛世崩盘了。狼狈出逃长安的玄宗这时才想起张九龄曾经的一条直言。当初安禄山进京拜见的时候,张九龄言道:“乱幽州者,必此胡也。”于是他毫不犹豫地上书玄宗,恳请朝廷将安禄山斩首。玄宗却为了显示皇恩,将安禄山给放了。这一放就将盛世推入了刀山火口之中,玄宗非常后悔不听张九龄当初的直言。可是事已至此,后悔又有什么用。玄宗不知道的一件事情是:张九龄早已为大唐准备了一条后路。而正是因为张九龄准备的这条路,大唐才能续命一百年。

地理上的岭南是我国南方五岭以南地区的概称,五岭由越城岭、都庞岭、萌渚岭、骑田岭、大庾岭组成。而五岭以南的地区大体分布在广西东部至广东东部和湖南、江西五省区交界处。而行政的岭南属于唐代行政区岭南道,相当于今天的广东、广西、海南全境及越南红河三角州一带。岭南自古是蛮荒之地,然而到了唐朝时期,岭南沿海地区已经成为了对外贸易的重要窗口。之所以形成这样的现象,有两点原因:一、当时国内的经济重心已经逐步南移;二、唐朝的造船航海技术给商人提供了进行跨海贸易的稳固平台。

对于任何一个地方的当地经济而言,它绝不是闭环,而是多个区域、多种人群所形成的复杂综合体。岭南对外贸易经济的发展,也间接地拉动着当时唐朝其它多个区域的发展。比如说其它地方的丝绸和茶叶,当时有很多商人就是通过岭南将商品出海。

然而当时唐朝的商人想要通过岭南出海,过程却破费周折。商人们只能选择经灵渠由桂江入西江这一条线路到达岭南,另一条路线是沿北江进入韶关,入浈水,然后翻越大庾岭道。前条路线是绕了一个大弯进入岭南,后条路线路程更短。但是因为大庾岭道没有开发,峭壁林立、坎坷不平,所以没有人会选择大庾岭道这条路线。

开元四年的秋天,张九龄因直言获罪。于是他辞官回家,返回到了岭南。他曾经出入过大庾岭道,对其中的艰辛甚是了解,再加上南北互通对唐朝经济具有良好的引带作用,于是他奏请朝廷修建大庾岭道的道路。朝廷批准了张九龄的请求,并让他全权处理此事。张九龄每天起早贪黑地勘探大庾岭道的地理条件,规划修路的位置。经过长时期的奋战之后,一条全长近二十公里,路宽十余米的道路修建完成。从此,商人和各阶层的百姓们再也不用绕一个大弯进入岭南了,这也是岭南第一次真正地与中原连为一体。安史之乱期间,中原大地战乱纷飞。无数的商贾和流民通过大庾岭道进入岭南,他们为岭南带来了大量的财富以及劳动力,让岭南的发展又跨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

而安史之乱结束之后,唐朝的统治处于一个极其尴尬的境地:国家的发展需要钱,可是唐朝的国库所剩无几。赋税是国家财政的主要来源,可是唐朝的中央政府又能找谁收钱呢?北方大多数地区是藩镇割据,皇权对他们的约束非常微弱,他们都选择不交税。而南方的大多数地方遭到安史之乱的影响,百姓连生活都困难,这些地区能上交的赋税少之又少。

国内搞不到钱,那对外经济呢?陆上丝绸之路是唐朝以及其它朝代的经济命脉,能为唐朝政府带来大量的资金。可是安史之乱的爆发,让陆上丝绸之路受到阻塞,西北丝路贸易往来日趋衰落。

失去资金支持的统治,就如一颗定时炸弹一样,随时会爆炸。幸运的是,岭南经济解除了爆炸的威胁。岭南的对外贸易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而岭南受安史之乱的影响又较小。于是续命的物资从大庾古道运向了唐朝中央。

这些物资不是岭南给唐朝政府上交的赋税,而是给皇帝的“进奉”。所有的统治者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算账算得特别清楚。如果这些物资作为赋税上交的话,将会引起岭南人民的骚乱。毕竟这些物资不是一笔小数目,百姓会觉得统治者征收重税,从而引起岭南百姓对唐朝统治者的不满。这些物资也不能走国库入账,因为经历安史之乱的唐朝各地都需要钱。如果这些物资走国库,那朝中关于物资的分配必定争吵不休,间接性引发朝局的动乱,这对本就不稳定的唐朝政府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所以这批物资只能以“进奉”的名义进入唐朝皇帝的口袋,皇帝在酌情使用,唐宪宗就曾用这些进奉当作军费。总而言之,安史之乱的唐朝统治者依托岭南从大庾岭道进奉的物资,才有了自己续命的资本。

唐玄宗曾经面对提拔官员的问题时,常习惯问推荐的官员一个问题:“风度比起张九龄如何?”这何尝不是玄宗对张九龄的另一种忏悔呢。

为臣者,如张九龄者,可谓国之大幸也。一己之力,为唐朝续命百年,不愧为张良的后代。

 

参考资料:《新唐书》、黄寿成《唐玄宗开元二十四年张九龄罢相之谜》、马英明《唐代广东通海夷道的繁盛》 、陈明光,靳小龙《论唐代广州的海外交易、市舶制度与财政》、胡骁《唐朝东宫制度简析》、 伍玉成《张九龄:岭南名相第一人》、陈春会《唐代官吏制度初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wicKuudx3bk2chqiccf0DNCViclOYVerN9RXDSZ0iaJRoLQcLEo8z03tBkjATjvsAB2diaibOvVjqP4KuE75TdtFvCzg/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