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画派·人物】梁时民:大美冲和 化境悟境

【巴蜀画派·人物】梁时民:大美冲和 化境悟境

梁时民,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四川美术馆馆长,四川省巴蜀画派促进会副会长,第一批巴蜀画派影响力代表人物。

包谷林181X192cm

大美与和谐成为艺术创作的最高追求,他的坚守与创新在绘画艺术方面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白鹭光余立水边68X68cm

梳理和观察梁时民的绘画作品,不难看出他在艺术道路上的坚守执着与突破创新。梁时民的作品主要是花鸟画和山水画,其中,他的花鸟画可以说是中国画界的标杆符号。早在宋元就大放异彩的花鸟画无疑给当代的画家提出了严峻的挑战。“歌谣文赋,与世推移”。时代的发展为今天的艺术创作提出了新的课题,石涛说“笔墨当随时代”。如何走出传统,如何让今天的时代接受传统的艺术符号,在这里,梁时民的绘画作品给我们做出了很好的注解。

残雪乱林中68X68cm

情感真实,意境大美。刘勰说:“故情者文之经,辞者理之纬;经正面后纬成,理定而后辞畅:此立文之本源也。”其主要意思是,情感是写文章的经线,文辞手法是文章中情理的纬线,经线正了纬线才能织上去,情理确定了文辞才能畅达,这是做文章的根本,也是绘画的要旨。因为有了人的情感,所以才有“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佳句。因为“曾是惊鸿照影来”,所以才会“伤心桥下春波绿”。人们为何对百花鸟谱无动于衷,而被青藤、八大的花鸟画所折服、倾倒,正是他们画中浓郁、激愤的真情流露所使然。中国绘画不同于西方绘画,自古至今就把抒情写意作为终极目的,从不看重描写形象的逼真肖似。书画评论中有“唐尚韵、宋尚意、元尚境”等等,哪一个不是和人的情感密切相联呢?

春晖50X50cm

文以情胜,绘画亦然。但情有千种万种,各有独钟。古之画人往往热衷于旧伤感、幽怨或孤芳自赏的个人情怀。如徐渭的“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王冕的“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举不胜举。梁时民对此心有灵犀,他深知一味地模仿古人只能是无病呻吟,假情假意绝不会打动观众,唯有与时代合拍的真挚自然之情才会引起人们的共鸣。正如画家本人所说,情无大小,真者感人。他以“登山则情满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的热情对待生活和艺术创作。他的画中传达着一种积极健康,清丽洒脱的情韵,孕育着一种潜在的郁勃生机。这点,他画中的禽鸟意象最有说服力:无论是春夏还是秋冬,个个是机警灵气,神采奕奕,或含情脉脉,情态可拘。即使是在夜色中的鸟儿,也绝无老气横秋,无精打采的病态之感。尤其是那被夸张了的似会说话的大大的禽鸟的眼睛,炯炯有神,灵光四射,充满着童趣,天真无邪。在它们的眼里,充溢着对世界的无限憧憬和热爱。这和八大山人画中翻着白眼的怪鸟形象,所表达出来的情感截然不同。这是画家心灵与时代脉搏碰撞时的真情释放,更是画家热爱自然生命,追求生命自由、永恒的心性流露。这一点在其画作《荷塘雅趣》和《月朦胧》中表现尤为突出。

春江水暖鸭先知136X68cm

雨过天睛爽138X68cm

在画界有这样的说法,人物画以神韵为上,山水画以意境称道,花鸟画以情趣见长。这是颇有根据的概说,多少年来很少有人突破这种局面。潘天寿说:“艺术以意境为极致”。梁时民在其创作中解决了如何赋予花鸟画以意境的问题,这是他花鸟画艺术的又一特色,也是花鸟画审美领域的开拓。意境是中国画艺术至高的境界追求,那是一种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精神体验,那是通往“大道”,感悟天地之大美的大门,那是情与景的水乳交融。受过学院教学训练出生的梁时民,身怀造型绝技,但他深谙中国画的传统精神,没有满足于笔墨技法造型的雕虫小技的“间间小道”,而是放眼意境的创造,直指“闲闲大道”。在数码技术足以让我们一睹几十光年外的天象的今天,若还有人与相机挑战,把写实逼真作为能事,不仅是不自量力更是可悲的行为。《周易》曰“言不尽意”故“立象以尽意”。先贤们早就指出,“立象”是手段,“尽意”才是目的。这是任何一位画家都应时刻铭记的真言。绘画艺术的意境美,就在于其能以少胜多,以有限示无限。这正是梁时民的花鸟画魅力之所在。

风摇青玉枝68X68cm

立意深远,空间开阔。梁时民拓展了花鸟画的空间,打破了一花一枝的构图布局,让花鸟置于“天地”的大背景中,使其中之意象花鸟“独于天地精神相往还”。其实,创造绘画意境关键之一就在于空间的处理上,没有空间的境象,主体精神就无法向纵深驰骋,就不能由有限进入无限的境地。有了深远的空间,读者的想象力才能插上自由的翅膀。为创造出花鸟画的意境,梁时民巧妙地吸收了山水画表现时空的优势,有的画干脆就把花鸟形象置于“山水”间。如其《秋风乍起》:两只简洁生动的近似于符号化的鸟儿伫立在山水之间,山水的处理手法亦近似图案化,简朴明快,不无些许装饰味道,语言统一和谐。观其画,读者的视线由地下及山上直至山后的天际……你会自然而然地被浓浓秋意所淹没,被“天地之大美”所俘获。当然,类似的作品还有《秋韵》、《月朦胧》、《包谷林》等等,个中意境情韵,相信读者定能为之沉醉自有公论。

寒烟90X68cm

清方薰《山青居画论》中说:“意奇则奇,意高意高,意远则远,意深则深,意古则古,庸则庸,俗则俗矣”。这已是不争的道理。毋庸置疑,梁时民的花鸟画中独特深宏的意境美,不仅来自其笔墨技巧之外因,更是画家高尚人格情操、博大精神灵魂与天地万物神遇物化的结晶。

荷塘清趣68X68cm

鹤舞盛世195X181cm

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适度的装饰美。梁时民花鸟画语言的个性化,极富视觉的冲击力。绘画最高境界固然是对“道”的表达,但艺术审美的特征是直觉的,必然以艺术形象为基础。一部绘画史从某种角度来讲,可以说是对视觉形象塑造的探索史。传统花鸟画由于过分“文人气”而走向了抑色扬墨、弱化视觉、重神轻形的极端局面,一度陷入僵化。对此,梁时民以一个艺术家的革新勇气,敏锐的创造力,在艺术语言的丰富与强化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符号。这就是夸张与概括有度的简洁生动的、且具的画面形象构成。不厌其细的工笔与酣畅淋漓的泼墨相结合,变化而又谐和,正和白居易《琵琶行》,中“轻拢慢捻抹复挑”“银瓶砸破水浆进”之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然最值得称道的还是他对色彩的大胆运用,他发现了并能巧妙地发挥原色的感染力,了无痕迹地去除了高纯度色极易产生的俗气和火燥。如其《霜叶红胜火》《秋风乍起》等,其色彩的魅力是非直觉不可感悟的。

秋声68X68cm

素秋68X68cm

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适度的装饰美,纯真热烈的情感真实,深邃宏大的意境大美,构成了梁时民花鸟画艺术作品的特色。他的艺术创作是当代画坛百花园中不可多得的一株奇葩。他那艺术的活水便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那造化便是自然风物,时代生活;那心源便是对造化的参悟,对传统大“道”的会通。

文\李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