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儿时追着电影放映队跑的那些事

回忆儿时追着电影放映队跑的那些事

文:东方雨

我的少年是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但我觉得并不遥远。我的家乡是偏僻的乡村,物质十分的匮乏,对于我来说,最吸引人的莫过于电影画本了。当时,我们家的孩子多,经济很拮据,自然是无钱购买的,即便偶尔买得一本,也是积攒了很久的零花钱才买来的;大多的去小伙伴那里寻,或央求,或互换,这样才能读到更多的故事。

后来社会发展了,政府送来了电影,丰富了沉寂的乡村生活。农村放电影是有定例的,一月一次,村村播放,便惹得大人孩子追着放映队跑,常常一部电影看无数遍,也不觉得过瘾。电影次数看多了,里面的故事就会烂熟于心。业余时间,大家凑乐,电影里面的事情自然成了热门话题,很多时候大家对男女主角的长相评头论足,对他们的对白更是模仿得惟妙惟肖,一部电影的故事大家要谈论很长的时间。

我的家乡处于平禹两县的交界,地邻相接,村寨相望,所以有幸能看到更多的电影,欣赏到更多的故事。虽然县与县的管制不同,文艺活动各行其是,但放电影却是一月一次,从不间断,这样,我们一个月就能看到两次(每个县看一次)。

农村放电影是露天式的。布置地点一般是宽敞的场院或者当街的路口。放映电影的设备很简单:一张桌子,一台放映机,一部发动机,一块宽大的投影布。那布幔一般为白色的帆布,四周镶嵌黑边,大约长十几米,宽七八米,由两根高高的竹竿支撑起来,四根粗绳两厢固定。每当我们看到一辆满载电影设备的马车向村子驶来,大家定会欢呼雀跃,快乐情绪会一直持续数天。

看电影在农村是最隆重最热烈的“文艺节目”。露天电影吸引了众多的当地村民,以及四邻八乡的好事者,往往电影还没开始场子就已经围得水泄不通。熙熙攘攘的观众看上去黑压压的一片,出入不得,那情景比赶集还热闹。

小时候看电影是常事。十里范围内的村子大都去过,每条公路,每条巷子,抑或每个街市,都很熟悉。近的村子且不必说,较远的村子有张府、南任、何屯、大魏庄、后芦庄,邻县的村子有张集、沙河新村、南陈庄,修庄等。

看电影最难忘的是电影名,很多电影名至今仍历历在目。我最喜欢的电影是战争片,其次是反特片,破案片;喜剧片和动画片是很少放映的,爱情片更是少之又少。在那个崇拜英雄的年代,拍摄的影片大多与英雄有关。外国电影偶尔也能看到,最难忘的是南斯拉夫的《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还有印度电影《流浪者》和日本电影《追捕》。

记得熟悉的中国电影有《渡江侦察记》《奇袭》《红孩子》《鸡毛信》《上甘岭》《打击侵略者》《黎明前的黑暗》《地道战》《地雷战》《归心似箭》《405谋杀案》《甜蜜的事业》《青松岭》《早春二月》……

戏曲片也不少。有《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白毛女》《穆桂英大战洪州》《梁山伯与祝英台》《天仙配》《女驸马》《追鱼》……

动画片也记得几部。《哪吒闹海》《三打白骨精》《鱼童》《阿凡提的故事》……

电影里的主人公往往是少年崇拜的偶像,战斗英雄就是孩子们心中的神。他们由喜欢电影故事到喜欢电影故事里的人,再到喜欢扮演主人公的电影明星,大都走过这样的历程,所以那些与电影有关的事情至今尤能耳熟能详,记得当时有本《大众电影》很是热销,常常看到许多人在不停地传阅。

看电影最实用的是模仿电影里的经典台词,很多时候全民都在模仿:像《闪闪红星》中的“我胡汉山又回来了!”《追捕》中的“昭仓不是跳下去了吗?唐卡也跳下了?你怎么不跳下去呢?”《南征北战》中的“不是我们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经典台词给单调的乡村生活带来了轻松和娱乐,大家在戏谑中分享着电影的魅力与快乐。

电影插曲最流行,几乎人人会唱。《闪闪的红星》《一条大河波浪宽》《泉水叮咚》《苦菜花开》《蝴蝶泉边》《洪湖水浪打浪》《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人们歌唱不仅仅是在感受电影故事,也在感受电影经典,感受人们的幸福生活和对未来的向往。

那时候的电影都是黑白胶片,没有色彩。即便这样,也疯狂了几代人。无论白天工作多累,多晚,人们也去赶场子。出村看电影是平常事,步行去,步行回。一两个小时的路程根本不当回事。很多时候是顶着太阳去,踏着星星回。早去的,是怕占不到好位子;晚去的,又怕耽误了开场。一场电影看完需要一两个时辰,回到家里大多是在夜里十一、二点钟了。

记得出村看电影还发生过很多的故事。最可笑的是眼馋。看到电影画面上叛徒或坏人吃烧鸡的样子,馋人的眼,虽然知道那是在演戏,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可内心依然经不住大发1分快三诱惑,口水直往肚里咽。最烦人的是带小孩。小孩年龄小,谁都不愿意带,一是麻烦事多,二是走路慢,弄不好还给弄丢了,可不是闹着玩的;最折磨人的是口渴。那时候出村看电影没有带水的习惯,电影播放到一半,口渴难耐,心神不宁;可气的是此时电影画面里正出现泉水叮咚的景象更让人如同煎熬。最恼人的是遇雨。看电影中途遇到大雨,更是防不胜防,慌不择路,狼狈不堪,惨不忍睹。一次去邻村看电影,演的是《冰山上的来客》,不曾想天公不作美,电闪雷鸣之后,大雨倾盆而下,大家急匆匆回返,竟将一个年纪小一点的伙伴领丢了,回到家才猛然记起,告知家人,全家人为此折腾了一夜。等到次日,孩子自己回家,道明原委。大雨之下,不辨东西,慌乱之中跟在一群人后面,走错了路径,跑到别人家里去了。好在那家也是好心人,留他住了一宿,算是有惊无险。

电影放映之前场面很噪杂。偌大一个场子几百人,甚至上千人聚集在一起,座位有高的,有低的,有席地而坐的,也有攀上树叉的。人们带着期待的心情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那情景像赶庙会,人声鼎沸,摩肩接踵。

最逗人的是那些顽皮的孩子。他们往往坐在最前排,仰面而视,时间久了,影布下就成了他们方便之所,更有撑不住的,经不住困神的袭扰,竟然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有时电影散场了,他还没有醒来。

我永远忘却不了母亲等待的样子。母亲心善,也很小心。每当我们出村看电影,她都会在家默默等待。每当我们走近家门,都会看到母亲迎接的身影。我想她整个晚上怕不知有多少回去大门口张望,那份拳拳母爱,当时竟未觉察,以至于若干年后自己做了父母,才真正体会到。

看电影虽然辛苦,有时站着,有时坐着,都会感觉兴奋、快乐。那快乐不仅是因为电影情节的动人、主人公演技的高超,以及电影插曲的动听,更重要的是它带给我们更多的知识,虽然我们小时候不曾出过远门,但我们从电影中仿佛是一群走出大山的孩子,又好似走出国门的游子,看到了外面精彩的世界,看到了同一个太阳下生活的人们是怎样奋斗、抗争和成长。看电影增长了阅历,也增加了知识,更增添了志向,不能不说是一段美好的经历。

长大了,看电影的机会多了起来。上大学的时候,周末经常出入电影院,不再遭受跋涉之苦,也不再担心风雨交加。坐在舒适宽敞的电影院里,观看着彩色电影《人生》和《八千里路云和月》,我心里似乎又发觉缺少点什么。

小时候看露天电影的情景恍如昨日,那情景至今还记得。工作了,那年冬天,又站在雪地里看了一场露天电影,重新温习了昨日的经历,有种年轻了的感觉。

难忘儿时电影往事,更难忘儿时的点滴时光。

AI小壹

我是齐鲁晚报智能机器人小壹,欢迎向我爆料新闻线索哦~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