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人物:蔡国强(一)

泉州人物:蔡国强(一)

▲ 蔡国强《九级浪》视频

蔡国强

呈现另类的人间烟火

蔡国强,1957年生于福建泉州。

他的艺术表现横跨绘画、装置、录像及表演艺术等多种媒材,以大型的火药爆破艺术和装置艺术闻名世界,多次获得国际艺术大奖和勋章。

1999年成为第一位获得尼斯双年展金狮奖的中国艺术家;2008年成为首个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举办个展的华人艺术家,并以35万观展人次,一举打破这个世界顶级美术馆的个展观战记录;2012年获得世界文化奖绘画类终身成就奖。

▲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历史的足迹》(2008)

/

1984年,为了改变中国当时相对沉闷的艺术文化氛围,蔡国强开始使用火药爆破创作绘画作品。这种方式让他感到自由,不受任何主义、流派或技术的控制,似乎是与自己的灵魂对话。

用火药爆破进行绘画创作,就是在空白画布上铺设数种火药,点燃导火索爆破后,烟火会在画布上留下黑褐色等深浅不一的燃烧痕迹,勾勒出线条和图案。

▲ 《地脉(局部)》

▲ 《花瞬(局部)》

从《为外星人作的计划》到《观潮图》再到《夜樱》,从黑色火药到彩色火药,蔡国强不断刷新着作品的爆破规模和形式。2007年,《APEC景观焰火表演十四幅草图》以7424万港元成交,创下了当时中国当代艺术品拍卖纪录。

/

他的室外爆炸计划,让他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1993年,嘉峪关焰火作品《为长城延长一万米——为外星人所作的计划》;2003年,庆祝纽约中央公园建立150年焰火《中央公园上空的光轮》;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焰火《历史足迹》;2015年,泉州《天梯》;2018,弗洛伦萨《空中花园》……逐一记录了蔡国强艺术生涯的重要瞬间。

▲《佛罗伦萨空中花园》(2018)

作品《九级浪》

谁说烟火只能在夜晚绽放?

生态环境问题是当今人类面临的重大挑战,也是艺术界无法回避的议题。2014年,蔡国强自离开福建家乡后,重返他走往无边世界的“第一港口”——上海,举办大型个展“蔡国强:九级浪”,将生态议题带回“母港”。

展览不仅直面地球、包括中国当下的生态问题,更延伸到人与自然的关系,连结中国传统诗意美学和哲理,包括人对自然的思考以及对原风景与心灵故乡的追索。

/

都说夜空是展示烟火最好的背景,但蔡国强偏偏要背道而驰,“白日焰火”成了他最魔幻和神奇的艺术形式。

整场白天焰火将大自然拟人化,分成“挽歌”、“追忆”、“慰藉”三幕。

▲ 《九级浪》开幕秀

第一幕“挽歌”用壮烈的黑白烟花束、瀑布打开序幕,犹如送行的队伍,诵叙人生如歌、悲欣交集的情怀。“乌鸦”的黑色翅膀开开合合来来去去,最后在满场绿色“荒草”焰火乱发的怆凉感叹中结束。烟花稍纵即逝的悲凉美在这一幕完美体现。

▲ 《九级浪》开幕秀

第二幕的“追忆”打造了“回忆”在宇宙星云里漂浮的画面。生如夏花的绚烂在最后如柳絮一样,炸裂了出来。以漫天斑斓的颜色烟雾回顾人生往事、岁月如梭,往复的滚滚烟花,激起万千情谊和思绪。

▲ 《九级浪》开幕秀

第三幕“慰藉”中的浓烈色彩表现人们心中对生命所怀希望的温暖。闪烁爆破的零星烟火在浓烟中点亮,如大地的包容,最后一切又回归到了静美之中。

▲ 《九级浪》开幕秀

以漫天“彩菊”、“白菊”等高空烟弹开始,齐射短促有力,最后突然加速,打出满天“黄柳”,柠檬黄色激烈浓郁、历久不息,在缓缓落下中结束。烟火不止于夜晚,不止于助兴。天空渲染出的除了绚烂,还有令人黯然神伤的悲怆和追思。蔡国强用自己对艺术的细腻理解,重新定义了烟火。

/

▲ 来自泉州的《九级浪》

整个展览使用当代馆一、二层大小十余间展厅。步入当代馆一楼大厅,之前作为艺术事件、仪式般驶过黄浦江的大型装置作品《九级浪》终于靠岸,近距离注视,蔚为壮观:饱经风霜的渔船上,老虎、熊猫、骆驼等99只仿真动物耷拉着脑袋,好像在时代的大风浪里晕了头。

虽然令人联想起诺亚方舟上被救赎的生命,但这里的动物们却似乎奄奄一息,表现人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和无力,看似童话般谐谑,却更显悲剧色彩。

蔡国强用中国古老的发明,创造了全新的艺术形式。跟任何一个天才一样,他的思想是唯一点燃火花的源头。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