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视界·大世界|149——东女国,未曾凋零的花

小视界·大世界|149——东女国,未曾凋零的花

我们·中国·四川·甘孜丹巴·甲居藏寨

空谷有佳人

未曾凋零的花

天碉

含着女子如水般的柔情

带着岁月的尘埃与印记

相倚

厮守

每一孔窗

都是深情的明眸

每一扇门

都是滚烫的胸膛

时光洗净了往日的铅华

娇靥下

留存的是坚韧与苍劲

梭磨河畔

托起我那缱绻与问候

东女

将神秘的国度刻画在喧嚣的尘世

把智慧的风霜堆积在高耸的祭坛

婉转

清丽

穿过斑驳的石梯

倾听那屋檐下烟熏的故事

命运

在历史的夹缝中走向终点

空谷幽幽

笛声悠扬

一朵未曾凋零的花

空留多少神秘的传说

还有我那缄默与唏嘘

阳春三月日暮时分,我一进入甲居藏寨之时,天边最后一缕阳光将大金川河谷两岸抹上一层金辉,一弯彩虹凌空飞渡,卡帕纳群峰在云海中时隐时现,墨尔多神山仿佛一位慈母,敞开宽大温柔的胸襟,将散落在绿萌丛中星罗棋布的绚丽藏居搂于怀中。

1|娇靥下有颗勇敢的心

东女国,这个带着无限想象和诗意的名字,如流星一般升起在青藏高原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带着时光的尘埃与洗礼,陨落在岁月的长河中。

这里是嘉绒藏族的聚集地,“嘉绒”意为“女王的谷地”;这里有女王的神山,墨尔多神山自古就被中外宗教信徒虔诚崇拜;这里有女王的汗水和泪水汇成的河流,大小金川汇流后称为大渡河;这里有以女人智慧建成的十三角碉,女性文化的流风遗韵一直绵延至今;这里也曾是东女国都城的核心区域,历史上神秘消亡的东女国故都遗址就在丹巴中路乡。

这个由女性主宰一切的神秘王国,曾经在中国历史上几度活跃,一度辉煌。这个如梦一样的国度,谜一般的王朝,像流星般划过历史的夜空,渐渐淡出了世人的视野,留下的是无尽的遐想与神秘的传说。

东女国是公元六、七世纪出现的部落群体及地方政权,是昌都地区及整个藏族历史上重要的文明古国之一。据《旧唐书》卷197《南蛮西南蛮传》记载:“东女国,西羌之别种,以西海中复有女国,故称东女焉。俗以女为王。东与茂州、党项接,东南与雅州接,界隔罗女蛮及白狼夷。其境东西九日行,南北二十日行。在大小八十余城,其王所居名康延川,中有弱水南流,用牛皮为船为渡。”

据考证,“康延川”即今天的昌都一带,“弱水”即今之澜沧江,所谓“大小八十余城”,谓其国辖有八十余“纵”,即农业聚邑。包括了今四川阿坝州茂汶以西,甘孜州巴塘、理塘(白狼夷故地)以北及整个昌都地区,范围十分广大。

东女国时期,昌都地区及四川西北藏区已有较发达的文明。当时东女国人口四万余户,胜兵一万余人,散布于山谷之间的八十余座聚邑之中,东女国文化最突出的特点之一,就是以女性为中心和女性崇拜的社会制度,《旧唐书》称该国“俗重妇人而轻丈夫”,《新唐书》卷146《西域传》上“东女国”条则记载东女国“俗轻男子,女贵者咸有侍男”。

东女国以女性为国王,“女王号为‘宾就’,有女官,曰‘高霸’,平议国事。在外官僚,并男夫为之。其王侍女数百人,五日一听政。女王若死,国中多敛金钱,动至数万,更于王族求令女二人而立之。大者为王,其次为小王。若大王死,即小王嗣立,或姑死而妇继,无有纂夺”。由此可见,东女国王位继承采取了女王终身制与家族垄断制相结合的方式,男子无权参与。

美人们的身影出现在整个部落的方方面面,面若桃花之下带领男子冲锋陷阵,那颗坚强的心灵,使整个部落充满了诗意和神秘。

2|大渡河畔嘉绒藏族

松赞干布于641年统一了西藏,建立了吐蕃王朝。据《旧唐书》记载,670年,唐、蕃“大金川役”爆发,吐蕃“尽收羊同、党项诸羌之地,东与凉、松、茂、嶲等州相接”。783年,双方订立“清水会盟”,明确“蕃国守镇在兰、渭、原、会,西至临洮,东至成州,抵剑南西界磨些诸蛮,大渡水西南为蕃界。”此界包括了丹巴在内的嘉绒地区。

在以后的岁月中,吐蕃对所辖区域采取民族“融合”政策,使嘉良夷,即南北朝时中路人和古羌人、东女国和外来的吐蕃人互相融合,逐渐演变为现在的嘉绒藏族。作为康巴藏族的一个分支,嘉绒藏族拥有了与其他藏族不同的特征。头帕、绣花鞋和腰带等装饰与羌族相似,以农业为主的生产模式又近似于汉族。

东女国虽亡,但其文化却为吐蕃所吸收,成为吐蕃文化暨藏族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东女国”后裔,藏族的一支,由于自然环境以及社会、经济等因素,造成了金川人勤劳、勇悍、豪爽热情的秉性,形成独具魅力的东女国后裔特色。

数千年前,中路人到西羌,再到东女国,接着是土蕃。今天的丹巴女子就是土著中路人、藏、汉、羌等民族相融合的结晶。遗传基因学证明,这种结合往往使人类无论在智力上,还是在身材和容貌上更胜一筹。

今天,当我们漫步于滔滔大金川河谷两岸时,深感金川这块浸润千年文明的热土风采依旧,美丽依然。丹巴的女子楚楚动人,雍容大气,让每个到达这里的访客深感惊艳和震撼。她们自幼喝着雪山的甘露长大,天生的冰肌玉肤吸取了日月精华,身着华丽无比的百褶裙风韵顿生,言行举止间有着城市女子无法比拟的天然高贵之美。

3|流转千年的歌仍在传唱

又到了梨花盛开的季节,丹巴女子身着传统的嘉绒西藏族服饰,身上挂满了绿松石、戏玛瑙,共赴一场美好的婚礼,一路欢声笑语,唤醒了这一座古老的村寨。

“天人合一”的丹巴地理环境独特,其位于四川横断山脉峡谷地带,是甘孜东大门,大金川、小金川、革什扎河、东谷河与大渡河五条河流在此汇聚。蓝天白云,高山峡谷,河流纵横,草木茂盛,牛羊遍地,风景如画。

丹巴藏居全部依山取材,木石为构,依起伏的山势迤逦连绵,隐在高山之上、田野之中、密林深处和蓝天之间,与充满灵气的山谷、清澈的溪流、皑皑的雪峰水乳交融。

阳春三月是丹巴最迷人的季节,人和藏居都融入了花的海洋。冰川雪线下的大小金川两岸,梨花、桃花、油菜花漫山遍野竞相怒放,色彩缤纷娇艳诱人。田野里还没有收割的冬小麦,呈现一片片嫩绿色,藏寨就掩映在灿烂的梨花丛中,偶尔有一两枝娇艳欲滴的桃花,在初春轻浮的薄雾之中探出头来,更增添了一份如梦如幻的感觉。

甲居藏寨每一座藏居都是一件艺术品,房子外墙用色大胆鲜明,红、白、黑的搭配藏风浓郁。寨楼是古碉式的建筑,旧称碉楼寨房。碉楼和寨房,原本是两种不同性质的建筑形式,随着时光流逝,如今两者已完美的融合于一起。既有寨房的特征,又有碉楼的形态,整个建筑物外形犹如虔诚的佛教徒盘腿打坐颂经。

房顶的四角分别代表山、树、水、地,耸立着的4座白色小石塔代表四方神祇,将屋顶装饰成半月形,上插经幡,迎风招展。每当春祈秋报或者年节祭祖之时,嘉绒人都要对着白石塔祭祀。虽然有些老屋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但经历代主人的精心呵护,依旧呈现勃勃生机。

走进藏居家中,藏画的热烈与绚丽迎面扑来,浓艳得无法化解。鲜艳的红、黄、绿、蓝化身为莲花、树木、河流、山川、鸟虫和僧侣,布满整个房间的墙壁、柜门、桌椅和床榻。

每个房间的装饰都很精致,角角落落雕刻着鲜艳且藏风浓郁的图案,让你感觉仿佛走进了艺术殿堂。楼顶上、阳台边、院落内种植的各式花卉争奇斗艳,让人赞叹主人对生活的热爱。

`

这个原来只属于女性的世界,犹如西藏族同胞心中的一首咏唱千年的民歌,时而婉转,时而清丽,流转在女王的发梢,驻足在女儿国人的心中。

(部分图片由徐立波、黄惠珍拍摄,深表谢意)

(谢谢浏览)

小视界·大世界·长按识别收藏

我们·中国·四川·甘孜丹巴·甲居藏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