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璋号称暗弱,却为何能把刘备、庞统打得如此悲惨?

刘璋号称暗弱,却为何能把刘备、庞统打得如此悲惨?

 

上一篇我们讲到刘备入蜀后整整一年,都找不到反攻刘璋的借口,急得头发都白了,难道就要耗在这里,与刘璋一起慢慢变老吗?这可一点儿都不浪漫。

结果,还是智囊庞统出了个主意,要刘备假意回荆州,以索要一万人马援助,及大量粮草辎重作为回家路费。如果刘璋不给,那么刘备就有借口了,至少在明面上说得过去。

这一年来,刘备借攻打张鲁为名,在刘璋这儿吃吃喝喝,都快把刘璋给吃穷了。而刘璋又给人,又送钱送粮食,投了这么多血本,张鲁最后却连根毛都没少,刘备这还要吃干抹净拍拍屁股走人,走之前还要勒索一大笔。按常理,换作谁是刘璋都要火冒三丈吧!

可没想到,刘璋竟然没发火,而且一口答应给刘备人马报销火车票,只是资助的人马与物资减半,不管如何,已经相当够意思了。

刘备无语了,刘璋这兄弟怕不是傻的吧,咋随你怎么欺负就是没脾气呢!唉,没办法,只好借口刘璋小气来打他了,这年头找个借口打人可真难,我容易吗我!

于是,刘备先哄骗白水关守将杨怀高沛前来送行,然后借口刘璋援助他回荆州的物资人马太少,“责以无礼,斩之。”然后趁刘璋还没有察觉,迅速向成都方向反攻过去。

图:杨怀

兵贵神速,为了达到奇袭的目的,刘备派遣黄忠、卓膺二将率兵一万先行南下,去攻取成都门户涪城,自己则北上去白水关中,将刘璋军队将士的家属作为人质,胁迫刘璋将士加入刘备大军,然后引兵去与黄忠、卓膺会和。刘备本以为黄忠等人既是突袭,应该可以迅速成功,不料等他召集了白水关部队南下到涪城,却发现黄忠已陷入了苦战之中。蜀中的精兵强将,竟然云集在涪城一带,黄忠以不到一万兵力,苦战蜀中名将刘璝、冷苞、张任、邓贤、吴懿五路大军数万兵力,仗打得非常艰难;幸亏刘备及时来援,合军三万,大举攻打涪城,终于将刘璋的军队击退,但刘备的军队也损失惨重,以至于不得不派人去荆州找诸葛亮张飞赵云入蜀参战。

大家也许觉得我这话说得有点离谱,因为如果光看《三国志 先主传》与《黄忠传》,似乎刘备是一路凯歌,蜀中郡县望风归附才对。但中国人写史书有个特点,喜欢专美传主,你很难在伟大历史人物的本传中找到他狼狈的时候。这就需要读史者再认真细致一点,不要放过史书中任何的犄角旮旯。

第一个犄角旮旯比较好找,就在《三国志 法正传》里,大概就是在涪城之战后,益州从事郑度对刘璋所说:“左将军县军袭我,兵不满万,士众未附,野谷是资,军无辎重。”也就是说,经过连番恶战后,刘备兵精粮足的三万多兵马,如今只剩下不到一万兵力,而且粮草辎重损失殆尽,只能在城外收取乡民的野谷了。当时如果刘璋肯听从郑度的建议,来个迁民入城,坚壁清野,刘备就惨了。当然,刘璋是不可能听从郑度的,拥有大片土地的益州豪强们也不可能让郑度的计谋得逞。所以法正让刘备不要担心,no problem!

第二个犄角旮旯就不好找了,这个在《吴书》的《吴范传》里,说孙权手下有个叫吴范的术士,他在涪城大战的壬辰年(公元212年)就预测说刘备在甲午年(公元214年)一定会得到益州。孙权半信半疑,但刚好这时昭信中郎将吕岱去蜀地出差回来,他说刘备现在“部众离落,死亡且半,事必不克!”原来刘备当时竟然这么惨,我在《先主传》里可是一点儿看不出来!陈寿这史笔实在厉害啊!当然,事实证明,吴范是对的,所以他嘚瑟的跟孙权说道:"臣所言者天道也,而岱所见者人事耳。"

第三个犄角旮旯在《魏书》的《袁涣传》:“魏国初建,(袁涣)为郎中令,行御史大夫事。太祖善其言。时有传刘备死者,群臣皆贺;涣以尝为备举吏,独不贺。”魏国初建社稷在建安十八年(公元前213年)七月,正是在刘备拿下涪城之后围攻雒城之时,这时曹操方面竟然盛传刘备已死,可见刘备当时战事之艰难,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

总之,刘备整个拿下益州的过程是相当困难的,其状况也是相当悲惨的,但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呢?刘备斩杀杨怀高沛后立刻出兵,目的就是要打刘璋一个出其不意,可刘璋为何会早有防备,早在涪城这儿给刘备准备了一份惊喜大礼呢?

原来,大概就在刘备斩杀杨怀高沛的同时,张松的间谍身份暴露了。按理,刘备与张松里应外合,他们之间应该有个相当可靠的联系人,为他们定期联络通报消息。但不知为何,张松竟然不知道刘备要回荆州是骗刘璋的,于是着急上火,赶紧给刘备写了一封信,说:"今大事垂可立,如何释此去乎!"然后,这封信竟然落在了张松的哥哥,铁杆益州派首脑、广汉太守张肃的手里,张肃立刻向刘璋告发此事,刘璋大怒,原来你们一直在合着伙把我当猴耍啊,这下是真的忍不了了,于是一刀砍了张松,然后通知沿路关隘严加防守,闭关以拒刘备,并派遣大军立刻北上阻击刘备军。

事情的经过就在这里,但是,这字里行间,总透着一股不对劲,张松做刘备的内应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在这种关键时刻他怎么会突然暴露呢?我们都知道,张松拥有过目不忘的最强大脑,这可是能给谍报人员相当多技能加成的,张松又是位高权重的益州副州长,怎么那么容易就暴露。

图:张松

而且很显然,张松与刘备之间的联络线出问题了,这不由得让人产生联想,他们间的联系人到底是谁?这位联系人是不是也出问题了?当时有个广汉人叫彭羕,只不过是益州州府里的一个普通公务员(书佐),后来还因罪被刘璋剃光头发罚为劳改犯(徒隶),这样一个低等人,最后却莫名其妙得到庞统法正的举荐,又得到刘备的信任,负责在刘备与诸将间传递军情,最后还一步登天,做到了治中从事的位置上。我们前面说过,治中可是一州的第三把手,这位置可是相当高了。所以彭羕不免有些得意忘形,口没遮拦,结果一下子又被刘备下狱治罪给杀了。彭羕作为蜀汉升官最快的官员,同时也是唯一因罪被杀的高级官员,其中隐秘,我想一定不是史书上写得那么简单吧!

全文完~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m5MdibWczYXwMEEgpYySzoDCxgpRLGWGjlEBAtgCalLSK33SGqelzic7MoiayfX6ZLUFO3rYlCqZ7YpCAZ6ayuiaCA/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