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成一个强大的人,是心里没有小女孩的东西

伪装成一个强大的人,是心里没有小女孩的东西

前言

我以为一段真正美丽的关系是:那个人能压榨出你身上最美好的品质,并愿意用爱自己的方式爱你,所有的动机都希望你变得更好。而你恰好能读懂他所有的动机和压榨

一生何其短暂,相爱之人不应该相互摧残,而是尽力用更多的爱去理解,包容,去尽情享受好好活着的每一瞬间,勇于感受并追求生命之美。

1、没有人天生坚强

今年到上个月为止,我最喜欢的单曲是张韶涵的《阿刁》,最近听柏松的《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

山本耀司说:“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你得撞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

我把这句话解读为自我碎裂,碎裂过后,身心历经炼狱,自我才能真正重整。

再深一点去挖掘就是,从父母诞生出自己这个原点开始,会延伸出两条看不见的线,一条是生理基因线,一条是精神基因线,两条线就是身上带着的先天定数。90%以上的人一生看不到身上带着的这个定数,也跳不出这些定数。而后天是我们改变自己这个定数的不二法则就是读书。

即使一路漂泊,一路沉浮,读书写字依旧是我最热衷的事情,都说境由心造,命由心生,从心改命。

这些是我记录在笔记本里的点滴。

很小,似乎对世界有一种敏感,这些碰撞在心理学老师和一些朋友身上得到过强烈的反馈。

读书得到的滋养,让我在带着一位朋友回家之后,他语重心长地说,我发现你跟你父母完全不一样。当时阅历尚浅,不明白其中的奥义。

人的成长,是在碰撞到强烈的东西,反弹回来,自己发生正确的移位改变,最后顺着这些移位给过的思维,不断自我训练。

父亲以为我争强好胜的个性,其实是他给激发出来的成全,有种类似刚烈又清风徐徐杂糅的样子。小时候的一二年级的学习成绩是不堪入耳,那时候我还停留在探索阶段,觉得课本里生涩的东西不及我看课外书来得痛快。

在以成绩为一切的时代,为取得宠爱,我只能奋起勃发。

像开出去的弓,没有回头箭。

像埋下了某颗种子,这种一路要让别人喜欢我的隐性自卑开始泛滥,如果父亲那时候对我说,成绩好不好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好的成绩就是对你自己最好的鼓励或奖励,我以为自己又会顺位到另一种碰撞。

这些是长大后才熟知的深刻道理,可是,习惯性逞强的个性,伪装变成一种陌生人面前的自己。

伪装终有一天会脱落,自我遇到新的碎裂,那种更为澄明,更恰切的自己,以及什么样的自己会更愉悦,这些了然于心。

越长大越到现在,会觉得付出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以往的身旁人,大家各行其事。

于是,我又习惯性给自己戴上坚硬的厚厚的壳。

任何没有意义的支出对我现在来说,都是极大的消耗。

其实,是不想没有意义的人事靠近自己。

没有人天生坚强,是遇见需要更重要的需要被呵护的那个自己,坚强的伪装会变成一种更真切的自我护体。

2、哭泣

很难在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前哭泣,即使内心翻江倒海,眼眶即将崩溃出泪水,也会坚忍着把他逼回去。

大概是之前所有的境遇使然,也曾想过,会在一个人的肩膀上哭到肝肠寸断,这个告别仪式结束,境遇被洗涤,然后长出新的枝丫。

但其实,最近偶尔哭泣,这些过去的境遇清淡起来。

越哭越轻盈,父母之爱活泼靓丽,在他们面前做回小孩子,尽管感觉不适,内心即刻得到滋养。

回到家这片孕育过我的突然,有一种落叶的知觉,阳光,流水,自然,从新的轻体里得到滋养。

妈妈会使出浑身解数,不断供养给我身体需要的滋润,心的滋润在每日的静坐,读书和写字中度过。

哭泣浇灌现在的痛,也滋养新的成长力量。

哭完心底里的某种痛被释放,被清空的心,又可以重新容纳最重要的东西。

3、小女孩

习惯性伪装,一点点卸下防备,内心开始迎接新鲜的东西。

一个人生活太久,对世界有一种错觉,就是我一个人都可以。

碰到强烈的东西回来,发现自己也会碎,也会有无能为力,超级无能为力的时候。

翅膀再无力振翅,呕心沥血历经过的一切,瞬间虚无。

小女孩心里的东西,是什么呢?

看到朋友还是小女孩的样子,以及她讲述跟老公的关系,这种被保护得很好的纯真,看她的容颜便可知。

同样的事情在另一位女生朋友那里可见一斑,她以及像大学时候的样子,可爱到为了带我去她跟她老公一起吃饭的餐厅,结果因为一个服务生态度不好,就又开着车半小时带我去另一家餐厅,我问她,平时跟你老公也这么玩儿的吗?她说也不完全是,因为咱俩太久没见,当时我跟他在一起,要带你回学校,想要让你看见我的幸福,那会你没来,如今想让你感受一下。

傍晚,表弟的女儿来家里,穿着舞蹈服,我俩一起劈叉,能看到小女孩身上的活力和能量,明晃晃在眼前。

大胆释放内心的那种渴望,毫无掩饰展现在人前,美好的、悲伤的、纯真的……

就比如早上收到一本粉色扉页的书,里面是铂金色的页面包裹,心里的欢喜开始绽放出小孩的模样,这或许就是小女孩的模样?

这种感觉正在被反复验证,心底没有任何希冀说突然感知那种小女孩的能力,我以为,在对的时间,人物,地点,是可以被榨取出来的。

这种小女孩的东西,有无数的不确定性,会因为时间,人物,地点或者情境突然就实现了。

这种突然降临的幻想,给自己留有空白和想象的空间,对最近的心境和写作读书,有一种安抚。

会承认自己有时候也有应对不了的东西,暂时应对不了,就停下来,不再试图强迫自己,把自己放在一个热锅上。

有时候,承认自己也有对抗不了的东西,是好的,刚烈也会燃烧,炽热也会有灰烬的那一刻。

其实,有时候回归到初始的状态,能量是特别大的,这种自由切换,让我感觉生命力在成全某种状态,或者顺应下去的生活移位。

即使以往的经历,是一种全方位的幻灭,仿佛,你在里面只是一个虚拟的人物,是要随时抽离,随时失踪,所以,要保持随时就收的状态。

于是,我保持不断地与自己对话,试图用各种各样的方式重新检视自己,于是出走,去用更平缓的姿态发现自己,看看自己在那里的样子和状态。

每当我开始强迫自己,身体的免疫力就开始下降,每一次的强迫到最后积累,变成毁灭性的自我摧毁。

然后,把自己连根拔起,这种过程,有一度让我无比享受,因为长期浸润,人对环境的感应和适应能力甚至是应对有一种超出自我预期。

凡事都是相对,把自己粉碎得多彻底,身心的对抗摧毁就多彻底。

你能看到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突然翅膀断裂,从空中刹那坠落,伤筋动骨,然后,成为一只残鹰。

这也是一种投射,把原本以为美好的瞬间打破,变成一种原始的样子。

“每当我朝外眺望时,我常常会想,一定还有无数的女孩,像我这样孤单的坐着,梦想成为电影明星,但我不担心她们的威胁,因为我是最努力梦想的人”。

这个梦想,包括我想要的,我想得到的珍贵的东西。

所以,小女孩,你要加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z8XJHy8tQVrBkm4D5riagndkteGUN7MEbRDMVUpcvAKHnkWI3ZwXj7Cib9EdaP6g5zeibl2074BI3DOXyZJcWjOiaw/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