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三百年: 闲话南北朝之天下归一

乱世三百年: 闲话南北朝之天下归一

说到南北朝,大家脑子里第一反应会想到什么?

……

恐怕很多人第一反应会是空白。

因为跟之前两晋的一地鸡毛比,南北朝相对有序;毕竟南北双方都是相对统一的政权。而跟之后隋唐的开阔宏博比,南北朝纷纷扰扰;毕竟南北双方都是强邻虎伺的态势;很难全身心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但是,南北朝纷乱,但并不平庸;因为正是在南北朝的基础上,中华第二帝国——隋唐横空出世。

从时间轴看,主流史观的界定,南北朝是从公元439年北魏灭北凉起,到公元589年,隋军渡江灭陈为止。北方先是北魏,后面分裂成东、西魏;之后北齐取代东魏,北周取代西魏;再之后北周灭北齐,等北方争霸结束,杨坚以隋代周。南方,则是宋齐梁陈的迭代。

而从内容输出看,南北朝也分前后;前期,到北魏的河阴之变。一场惨剧之后,曾经地跨万里的大北魏轰然倒塌;分裂成东魏、西魏两个酱油政权。这段时间的南北朝在气质这块有点儿沉闷;即使是刘义隆和拓跋焘联袂上演的那场着名的宋魏攻防战,时间推移,除了辛弃疾老爷子一句“元嘉草草”外,并没有给后人留下多少深刻的印象。

而后期,也就是河阴之变以后,南北朝的画风变了,变的相当的刺激——

先是南朝传奇名将陈庆之闪亮登场;公元528年,陈庆之,一个之前几乎默默无闻的名字,带着一群更加无名的江东子弟兵,千里跃进、所向披靡,从建康打进洛阳;这支白袍军,像一颗璀璨的流星一样,划过历史的星空;创造出了‘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的战场神话!

只可惜,这段时间,梁武帝萧衍的主要兴趣在于敲木鱼;而不是对外扩张;所以庆之北伐最终以悲剧收场。

不过,失败归失败;雷还是埋下了。

庆之北伐之后,北方风云突变;北魏分裂成了东魏和西魏。

这二魏,你别看名义上沿用了魏,头牌也都是姓元的;但真正的主宰者,并不是他们;而是站在他们身后的那两位堪称枭雄级的人物。鲜卑化的汉人高欢,和他一生的对手——鲜卑化的匈奴人宇文泰。

老实说,这二位都配得上铁血二字,两虎相争,没别的,就是硬刚,所以东魏和西魏之间的战争打的异常惨烈,名局不断,比如沙苑之战、邙山之战,以及残酷至极、悲壮至极、精彩至极的玉璧攻坚战;让后人看的血脉贲张。

等高欢死后,宇文泰又多活了10年;这10年间,老江湖宇文泰不敢掉以轻心,因为高欢有俩特别狠的儿子;这就是高澄和高洋;他们接过粑粑留下的军旗率领麾下将士,继续和宇文泰死磕。

公元550年,高洋取代东魏建立北齐;公元557年,宇文觉建立北周。双方进入二代PK阶段。

在这一代,周齐分出了胜负;公元577年,宇文家的二代胜出,宇文家二代的佼佼者宇文邕率部攻克了邺城,把北齐后主高纬抓回了长安;北齐灭国。

宇文邕实现了父亲吃掉北齐的梦想,他是胜利者。

可是,北周宇文氏的胜利也仅仅维持了4年;公元581年,北周的天下落在了一个名叫普六茹那罗延的汉人之手,他的汉名叫杨坚。

而杨坚在北方代周自立的时候,江南又换了招牌而这会儿的江南,经历了侯景之乱的涂炭后,其实剩下的已然是残山剩水了。

侯景之乱以后,继承了江南汉家衣钵的是平乱功臣,大将陈霸先。

陈爷很牛,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将江东残存的汉文明从历史的泥沼中拉上了岸,避免了更大悲剧的发生。

只可惜,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他手里的南陈,只有南梁的一半;实力有限。

等到了南北朝后期,南陈在位之君换成陈顼以后,战略态势就更加不妙了。

其实在公元577年之前,北周、北齐和南陈三国之中,南陈实力最弱,疆域最小;北周已经拿下了益州,和江陵以北的雍州;在江陵还扶植了后梁小朝廷;而北齐,在长江以北到淮河以南布有重兵;换句话说,就等于直接把刀尖顶在陈顼的鼻子上。

南陈想转危为安,或者说陈顼想活的舒展点儿,办法只有一个字:打!

于是,就有了南北朝历史上最后一次北伐,太建北伐。

这次北伐开始的时候,南陈10万军进展迅速,很快就打过了淮河打到了江苏彭城。

到这儿,也就到头了。

因为就在陈军进军途中,有消息传来,北齐被北周灭了。

这咱实话实话,陈顼的这次北伐本身就挺勉强;没别的,体量跟那儿摆着呢。

等北周灭齐的消息传来,陈顼应该是读过书的,西晋怎么灭的东吴?

北齐灭国之前,北周已经掌握了益州和荆州(含雍州);北齐灭国之后,北周在淮北方向也跟南陈接壤了;西、中、东三线,北周都占了先手。

那后果,陈顼想想后脖子就发凉。

这个局怎么破?

没别的办法,只能在三线中选择一点主动发起进攻,尽可能用战术的优势,抵消战略的劣势了。

可是,陈顼的算盘还是落空了。

宇文邕迅速做出反应;调动大军反击。最终将南陈的北伐军几乎全歼。

陈顼这次派出的部队,可以说是陈军中的精华;用今天的话说,那是陈军的种子部队!一夜之间,这支种子部队就化为乌有了。

没了种子,自然也就不可能有后面开花、结果了。

南陈本来整体实力就弱,这一下,等于被砸断了脊梁。

也正是打这儿起,南陈再也无力北伐,等待他们的,只有被灭国一条路了。

迁延到公元588年,杨坚做好了准备;51万大军从西、中、东三路渡江;到当年5月,陈地宣告解放。

历史浩浩荡荡,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P6NYy9LjicQCiaibCKzxWxhXf2KMia8Ml6O2o8CWhzibbyOiaO4WibfsDn60eeIhL2qPtsaLtsSUQKuMDgIHtEJxwdwZA/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