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嘉之乱中的普怀帝,受尽屈辱后悲惨死去

永嘉之乱中的普怀帝,受尽屈辱后悲惨死去

 

流民起义的首领李特病死以后,李特的儿雄率领流民继续战斗,在成都建立了成国政权,李雄自称成王,改元为建兴元年,追尊父亲李特为景王,后来不冬改王为帝;在西蜀一带,和晋国政权对抗了很长时间。当李特流民起义发生时,五部大都督刘渊已经在到处招兵买马,积蓄力量,占据了很大的地盘。刘渊的祖上是匈奴人,从汉高祖刘邦开始,治皇族和匈奴贵族通亲,一些匈奴贵族认为自己是汉皇室刘家的后代,逐渐改姓刘。东汉未年,曹操征服了匈奴、把匈奴分为五大部,每个部设一个部帅,刘渊的父亲刘豹便是其中的一个部帅。

公元304年,正是“八王之乱”发生时,刘渊借口说回匈奴借兵帮助匍马颖作战,跑口匈奴贵族的聚居地离石(今山西离卑族军队。当李雄自号成王的消息传来后,刘渊决定也自封王号,刘渊认为:正好用‘汉"的名称,便正式称为汉王。”公元308年刘渊觉得自己的势力够大了,便在平阳(今山西临治)自称皇帝,派出大将王弥、刘暇领兵攻打不各阳,但两次进攻都没有成功。

刘渊去世以后,他的儿子刘聪继承了皇帝位,刘聪继续让王弥和刘昭领兵攻晋,这一次,王弥和刘昭不是直接向晋国酋部洛阳进军,而是领兵在各地转战,把洛阳以外的地方占领,割断晋干朝和地方上的关系,当刘晓王弥在各地打击晋王朝力量时,晋怀帝让东海王司马越率兵二十万与汉个作战,司马越当时执掌了朝廷的平政大权,对晋怀帝非常瞧不起,晋怀帝也不放心他,想借地方力量来除掉司马越,司马越对晋怀帝也抱有戒心,在和以丫作战时,只满足于维持现状,也不去积极打击汉军。

公元311年,正是晋怀帝的元嘉五年,东海王司马越病死,兵权交到了人尉王衍手中,王衍是崇尚情谈、陡具虚名的空头理论家,他想把晋军主力部队撤到部城去,刚走到苦县,就被石勒的骑兵包围,轻而易举地攻破县城,晋不主力十万多人溃不成军,全部被杀,随着国转移的晋朝皇室成员四十八个诸侯王全部被杀,大批官员丧生,连王衍本人也被石勒冷嘲热讽一顿之后害死。王衍所统领的晋主力部队被消灭以后,刘聪又派刘曜。王弥率军攻下了洛阳,汉不用进皇城,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晋怀帝被俘虏,从王公大臣以下,到一般老百姓,被杀死二万多人,刘记让上兵把这些被杀的尸体全部运到洛水北岸埋葬,士兵们在城中放火烧毁宫殿和官府衙口,一座气势雄伟的洛阳城几乎化为一堆灰烬,这就是有名的“永嘉之乱”。

增怀帝司马炽被俘虏以后,由汉军大将呼延晏派人押送到汉国首都平阳,刘聪听说晋怀帝被押到,升殿高坐,封呼延晏为镇南大将军,将晋怀帝司马炽和随行人员押上大殿。司马炽见了刘聪,弯腰行礼,自称臣子。刘聪封晋怀帝为平阿公,留在平阳居住。不久,刘聪设宴,召晋怀帝出席宴会,喝了几杯酒以后,嘲笑他问司马炽这么多年来,你们司马家族互相攻战,兄弟之间就像仇敌一样,这是什么道理啊?”司马炽低着说:“这是上帝要灭我们司马氏江山,所以叫我们弟兄之间互相攻战,而您的大汉天下,也就建立起来了。”

听得刘聪开怀大笑。晋怀帝司马炽在平阳的俘虏生活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地一年时间就过去了。新年这一天,刘聪在光极殿大援宴席,召集文武大臣出席,为了炫耀自已的威风,刘聪命令晋怀帝司马炽改穿一身青色衣服,打扮成奴仆的模样,站在酒席边为参加宴会的人倒酒。司马炽不得不捧着酒壶,低着头,一杯一杯地为客人倒酒,满脸通红。随同晋怀帝一道被俘的几个旧臣偷偷地痛哭流,这些情景都被刘聪看见了,刘聪大为恼火,把晋怀帝赶出大殿。几个月以后。刘聪到底不放心,派人用毒酒毒死了司马炽,当怀帝司马炽被杀的消息传到长安以后,秦王司马螂被大臣们立为皇帝,这就是西晋的最后一个皇帝—晋怀帝。

【免责声明】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网站上部分文章为转载,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着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DvhqiahnTqEKVZ8UjYibqM3ej2KjmoXgAG67j6nzFK1mt87xLzafiaSxlApmGUud4x03yBItBZAGRz050iaWNPENKw/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