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林:《笔法论》

周林:《笔法论》

      

      引语:学习书法,离不开理论指导,尤其是古代书法理论。然而,从汉始至今,历代书学理论汗牛充栋,即便有据可查,语句多为文言,佶屈聱牙,难以理解,学习起来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故此,本人根据多年书学经验,结合古代书法技法理论,加以阐述,强勉发挥,将其核心内容归为“十论”,陆续发表,并求教于各位方家大儒,不吝赐教。(本文原刊于中文核心期刊《兵器装备工程学报》2018.11)

笔法,简言之,就是用笔书写汉字的方法。一般指使用毛笔的书写方法。笔法是书法技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核心内容,受到历代书法家的重视。不懂笔法,或者说懂得笔法却不会运用,是很难进入书法艺术殿堂之门的。王羲之曾云:“若不端严手笔,无以表记心灵。”(王羲之《笔书论十二章,察论章第十一》),意思是说,若不能正确的运用笔法,是无法“表记心灵”的。而我们学习书法,或者说搞书法创作,不正是为了抒情达意,表记心灵吗?

 历代关于笔法的论述有很多,最早相传有王羲之老师卫夫人的《笔阵图》,王羲之的《永字八法》,蔡邕的《九势》,后来又有唐张彦远的《法书要录》,张怀瓘的《玉堂禁经》,颜真卿的《述张旭笔法十二意》,黄庭坚的《书学论》,韩方明的《授笔要说》,刘熙载的《书概》等等。(以上均见中国历代书法论文选)

众多笔法理论往往各执一说,有的如同武林秘笈一样玄之又玄,相当深奥,又不肯轻易外传,需师徒秘授,口传手授方能心领神会。大概与当时的闭塞的生活和学习环境有关系吧,即便着述流传,也往往言辞模糊,令人难以把握,更没有统一的标准。

比如,卫夫人《笔阵图》中形容写 “点”要“如高峰坠石,磕磕然实如崩也。”写一“横”“如千里阵云,隐隐然其实有形。”

再如,唐代陆羽《释怀素与颜真卿论草书》中记载:怀素称:“吾观夏云多奇峰,辄常效之,其痛快处,如飞鸟出林,惊蛇入草,又如壁坼之路,一一自然。”

还有,如锥画沙,折钗股、屋漏痕、印印泥等等比喻,真让人难以揣摩。

蔡邕在《九势》中云:“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焉;阴阳既生,形势出矣。藏头护尾,力在字中,下笔用力,肌肤之丽。故曰:势来不可止,势去不可遏,惟笔软则奇怪生焉。”这段话历来被认为是古人论笔法的统领要旨,对于有多年书法实践经验的人来说也许不难理解,但对于大多数书法爱好者来说仍有云里雾里之感。

刘熙载《书概》亦说:“(笔法)不仅指手上的功夫,而可以形而上之,通于阴阳,造乎自然,达于大道。”已经上升到了自然哲学的高度。

只有王羲之的《永字八法》(有说为智永或张旭所创)还比较接近实际运用。

……

以上说明,古人论笔法时多强调感悟,善用比喻,有的着眼于自然现象的审美,有的着眼于风格性情,有的着眼于生命哲学的意蕴。虽多有启发,但在书法实践中很难操作。

再看看近现代有关笔法的论述,与古人相比,似乎又过于简单:

如近代康有为认为;“书法之妙,全在运笔,该举其要,尽在方圆。操纵极熟,自有巧妙。方用顿笔,圆用提笔。”此公把用笔之法归结为“方圆”之说。

当代书法家周汝昌在他的《书法艺术问答》中把笔法简化为“中锋”与 “侧锋”来论述。

田蕴章先生干脆认为笔法就是中锋为主、侧锋为辅的书写方法。

黄简先生搞了一辈子书法研究,他在书法视频中讲到,笔法就是大圈套小圈,永字八法和三分用笔。

当代女书法家孙晓云把笔法归结为“转锋”的运用:你看,笔锋落在纸上势必变扁,可以通过三种方法回到原来的样子:1、转动笔锋。2转动手腕。3、回砚台捣鼓一下。

……

总的看来,有关笔法的内容相当繁杂,内涵是也相当广泛,几乎包罗万象。元代大书法家赵孟頫有句名言:“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可惜,他并没有给我们留下多少用笔的具体方法,但我们能不能找到“千古不变的用笔规律呢?

大家知道,锥形毛笔在宣纸上前后、左右、上下翻飞大发1分快三,兼具提按、绞转功能,可以说是变化无穷,加之用墨浓淡、枯湿、迟速、快慢、收放之变化,具有幻化莫测的表现性,要想找到千古不变的用笔规律几乎不可能。古今笔法论述往往各取一端,并不能囊括所有。我们只有根据自己书法学习进程从“笔法海洋”中甄别选择,“适”我所用,并不断升华,由低级向高级迈进。

一般来说,笔法可分为执笔法和用笔法两大类。执笔法是指用手把握毛笔的方法。包括执笔的深浅(手在笔杆位置的高低)、松紧、手指的搭配、坐姿和站姿、悬腕、悬肘、悬臂等等。关于执笔法历来也有不同的主张。其中以据说是唐陆希声传下来的“五指执笔法”影响最大,且被大多数书家认可和接受,近代书法家沈尹默先生对此有专门论述。但无论哪一种执笔法,“指实、掌虚”可以作为是执笔法的总原则。苏东坡的“把笔无定法,但使虚而宽。” 大概也是这个意思。

关于书法用笔,我们不妨将此分为“写实用笔”和“写意用笔”两个阶段。古人论书时着重于写意用笔,今人着重于写实用笔。应该说,写实用笔是基础,但其笔法也由字的整体之势决定的。势明则法合,法合又可助成“笔意”体势的形成,二者是相辅相成的。在书法实践中并没有谁前谁后的界限,这样提出只是便于学习和理解。

对初学者而言,重点应放在写实用笔上,即严格按照字形的笔画及结构特点书写,达到精准、稳妥、到位,直至收放自如。有了一定基础后再上升为写意用笔。所谓写意用笔,就是靠感悟和想象,将自然物象所体现“势”运用到书法创作中,同时也要和个人情感表达结合起来。达到心手两畅、天人合一超自然状态。在这种状况下创作出来的作品,才有可能显现深邃的意境和高品位的文化内涵。到了这个阶段,再回头看看古人深奥的书法理论就不难理解了。

汉字是由点画组成。对于任何书体来说,每一个点画的书写,都包括起、行、收三个用笔环节。其中起笔、收笔和转折是关键,最能反映出书法家的水平。起笔当有藏锋、露锋之说;行笔有中锋、侧锋、快慢、疾涩、提按、轻重、转折、方圆、曲直等等;收笔有提按、回转、顿驻、出锋、藏露之别。一个成熟的书法家,必须是解决这多组既相互对立又相互统一的矛盾高手,最终达到整体的和谐。可以说,这一系列用笔技巧,在具体的书法作品里体现的越多,表明作者驾驭笔墨的能力越强,笔法越精到,艺术功力也越深厚。但在实际运用中,由于书体的不同,并不能将所有的笔法穷尽其能,往往会有所侧重。

那么,有了一定的笔法基础后,就能写出有血有肉,筋骨相当,具有生命力的好字来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时还必须解决挥毫时的“取势”的问题。这里就牵涉到用笔的轻重、缓急和节奏了。如果说,正确的使用中锋和侧锋,是解决书法线条的质量问题。那么,把握书法用笔的缓急、轻重、疾涩和节奏是解决书法韵致和神采的问题。  (本文原刊于于中文核心期刊《兵器装备工程学报》略有删节)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brE85AaeReTicrKIibXdEXEm13b8cicHF63E9iaUpzVQdicTdkZP8MV8ROtz5ibOsiaibA7QoKbQwbRp0MTfzRe5IzFxLg/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