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云的山水 他醉我也醉

唐云的山水 他醉我也醉

唐云以其潇洒敦厚的人格魅力

深厚的笔墨功夫和清新俊逸的画风

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唐云善饮酒是出了名的。酒在唐云而言是开启生活和感觉的钥匙。悲欢相伴、喜乐相偕,画画喝、不画也喝。但唐云的酒是理性的诗情,不是疯狂地宣泄。 

▶唐云(1910.8—1993.10),字侠尘,别号药城、药尘、药翁、老药、大石、大石翁,画室名“大石斋”、“山雷轩”。浙江杭州人。擅长中国画、文物鉴定。历任新华艺专、上海美专国画系教授,上海博物馆鉴定委员,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代院长、名誉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

书法家、诗人邓散木评唐云题画诗时说:“唐云把东坡乐府快都细嚼缓咽尽了,‘诗不求工字不奇,天真烂漫是吾师’,这是他的看家本领。”“文革”中,受翻译家傅雷的影响,唐云每天酒余饭后,坐下来静静地欣赏一番音乐,然后才到他的画室里,作画、写字或看书。

不管画什么,“一个作者,如果没有乐观向上的精神,笔下缺乏生命力,即使画牡丹,也会流露出春寒寂寞、令人无奈的情调。可见问题不在牡丹还是残荷,而是要看画家的思想感情与怎样看待对象,怎样去刻画对象”。他说,“为了表现花鸟画的时代气魄,也有拘泥于笔墨形式上的看法,以为粗放的笔调,画得满、多、大,就能表现出伟大的时代气魄”。其实不然,“不要限于笔墨、粗细、大小、多少,主要依靠作者的正确世界观,以无限的热情对待生活,在大自然中感受吸收、积累形象,运用熟练的技巧力求形式与内容统一,不被笔墨形式所限制,时代风格也就多样化了”。

唐云是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他曾经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画人民喜爱的花鸟画》。他从花鸟画创新的题材选择、笔墨技巧、生活积累三方面,系统阐述了他对“笔墨当随时代”新的思考。唐云认为,“在花鸟画创新上,首先接触的是在广阔的自然环境中怎样选取题材,创造时代风格问题”。

作为海派艺术家,需解决的普遍难题是:创作上受市场、市民需求的影响,正所谓以应酬、出售为目的的“有所为”的作品较多,而纯粹追求艺术质量的“无所为”的作品较少。这一矛盾让唐云深以为虑,他曾有些凄婉地说,画家为生计所迫开画展,并不像文章说的有那种愉快,此中诚惶诚恐的心情,别人是不得体味的。如何协调好市场与艺术的矛盾?唐云的经验在于:一是临摹古画,时刻不忘基本功;二是吸收时代气息,从生活中汲取营养;三是提高文学修养。

不管画什么,“一个作者,如果没有乐观向上的精神,笔下缺乏生命力,即使画牡丹,也会流露出春寒寂寞、令人无奈的情调。可见问题不在牡丹还是残荷,而是要看画家的思想感情与怎样看待对象,怎样去刻画对象”。他说,“为了表现花鸟画的时代气魄,也有拘泥于笔墨形式上的看法,以为粗放的笔调,画得满、多、大,就能表现出伟大的时代气魄”。其实不然,“不要限于笔墨、粗细、大小、多少,主要依靠作者的正确世界观,以无限的热情对待生活,在大自然中感受吸收、积累形象,运用熟练的技巧力求形式与内容统一,不被笔墨形式所限制,时代风格也就多样化了”。

从“谁家少年足风流”的杭州“唐伯虎”,到“爱画入骨髓、吐词合风骚”的纯真画师,进而“生机尽在醉毫中”的“真名士”,20世纪中国绘画史上,像唐云这般成功品格卓越的并不多见,以至于到如今,唐云在书画上的造诣仍深深地掩映在他绚丽的人格光芒之中。“能使社会普遍敬而爱之者,那就是唐云这样有磁性人格的人。在上海滩,唐云无拳无勇,而又能做到既不招忌,又不惹恨,成为一个受人敬而爱之的清流”。

 

投稿/商务合作 请加微信:qst369

版权声明

部分图/文来自网络

我们尊重原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敬请告知删除

▼点击下方图标选购▼

熊全龙制笔

芥子园画谱

熊全龙套笔

觉得好看请点这里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StPAqlmXF8Hjf7165m601b6kJjahQ9FXByFxQ6wgsaVRF3SOM7ZkCqibBt7RGibGw0hAdQD1vAEGbyiaFUg9LjMow/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