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魏救赵前 ,庞涓是如何攻克赵国都城邯郸的 ?

围魏救赵前 ,庞涓是如何攻克赵国都城邯郸的 ?

 

公元前357年,魏国大将庞涓率领魏国、卫国、宋国联军,攻取楚国安陵、襄陵,谈判拿到林中,他在魏国的声望急速攀升,进入当世名将级别。庞涓的人生巅峰,却是在他攻克赵国都城邯郸后,我们来看具体战况。

公元前356年,鲁恭侯、宋桓侯、卫成侯受邀,前来大梁朝见魏惠王。再次确认魏国在中原的霸主地位,三位诸侯纷纷表态,在魏国出兵的时候,出兵出粮共同进退。

公元前354年,魏国由大将庞涓统领十万大军,攻击赵国都城邯郸。庞涓军有九万魏军,一万卫军,宋国因襄陵之战损耗严重,没有派兵参战。另有两万卫军,在卫赵边境黄河边跃跃欲试,牵制内黄守军支援邯郸。

赵国方面丝毫没有胆怯,赵人并没有消极防御,六万大军在漳水河畔严阵以待,只等魏军渡河好半渡而击。邯郸仍有守军一万五千,邯郸以北的信都、东南的内黄,各能抽出五六千兵力驰援,中牟也可抽出一万人截击败退的魏军。总兵力上魏军稍占上风,但赵军作为防御方其实是有优势的。

然而庞涓却并未从邯郸以南渡河,而是轻装绕到上游中牟背后渡河,等于将行军路线拉长了三百里,但也成功破除赵军将魏军阻挡在漳水沙石滩上的盘算。

蹄声震动大地,魏军刺进夜色茫茫的原野。两方终成混战之局,在广阔的平原投入惨烈战斗,战情激烈。

激战一夜,忽然十多处大火冲天而起。赵军的屯粮点位于漳水以北十多里,魏军目标正是这些粮草。看到冲天烟雾,赵军将士大骂起来。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魏军糟蹋粮食的举动,让赵人不齿,但事已至此,赵将无心恋战,下令撤退到邯郸。

庞涓绝无拥兵自立之心,但他的做法却令魏国朝堂不安。庞涓在邯郸附近修筑数座石头和木头打造的垒城,囤积粮草,准备打一场跨年度的持久战。而且庞涓还数次派人到大梁,请求魏惠王增兵。

魏惠王当然不敢增兵,他反而以训练新兵为由启动调兵计划,用魏国各地守军去替换庞涓账下的将士。庞涓虽然得偿所愿熬过一个冬天,但到来年春天,八万魏军有五万是新军,身边将领除了自己家族的人,再没一个参加过去年的大战。

邯郸的情况更不乐观,漳水沿岸的粮仓也被烧光,去年秋收的粮草也没有入库,城中大军四万五千人,远超平时驻军,过冬后军民的粮食所剩不多。

与此同时,魏军的包围圈开始收紧。旌旗飘扬的魏军营垒,如展开翅膀的雄鹰,忱兵广阔的平原上,严阵以待。

双方掉在草原上的火把在杂树间燃起大小数百处火头,熊熊火光将战场印得血红一片,烽烟四起,目所能及的战场均是追逐厮杀的战士,马躯人体,伏尸处处,战况惨烈!

此战魏军伤亡万余人,卫军殿后损失很小,赵军损失达到两万。

邯郸城外的小山坡上,庞涓带领一干大将观察地势,这位鬼谷子的高徒步履沉稳,气度沉凝,体格健硕威武,轮廓有种充满男儿气概的强悍,正虎目生威地盯着远处的邯郸城。

这是赵国都城第三次被围,前两次在晋阳都逢凶化吉,这次邯郸之围不知道会否顺利解除。

围城期间,双方都非常忙碌。魏军大举收割漳水与邯郸之间的粮草,赵军则不断出城骚扰魏军。魏军兵力不足,未能将邯郸围死,赵国不断派出使臣,前往齐、秦、楚、韩搬取救兵。赵国还派人到魏国大梁,造谣声称庞涓有拥兵自立之举。

赵军以数千人的规模向外突围,试图干扰魏军修筑工事,也希望打通粮道,但均已失败告终,反而损失三千人马。魏军抓来一万多赵国百姓做奴隶,魏军战力完全释放,放手迎击赵军。

一个星月暗淡的夜晚,赵军在邯郸北门放下吊桥。

赵氏前军一队三千人,由矛盾手和刀箭手组成。前军二队三千人,以推车装在泥沙包,待一队站稳阵脚后填壕。中军一万人,以车兵为主,是赵成侯的突围主力。后军四千人,负责断后。

战场上喊杀连天,双方不停调兵遣将,杀得天昏地暗,星月无光。

邯郸南门魏军大营内,庞涓之子庞英终止他的思绪:“父亲,我愿领一军,生擒赵侯!”

庞涓挥手打断儿子的请求道:“赵侯没了,赵国可以再立一个。”随后指着羊皮地图上的邯郸,振奋道:“拿下邯郸,半个赵国就亡了,我庞氏必名留青史!”

身旁的庞英,以及两个侄子庞葱、庞茅,都被庞涓的气势感染,高声应道:“喏!”

邯郸城外赵军潮水般往北退却,突围之路已畅通无阻。庞涓仍派出一军尾随佯装追击,但主力还是留在邯郸城外清扫战场。

突围战赵军损失三千多人,主要是队形被冲乱后落入魏军包围的孤军。魏军仅损失五百余人,主要是两条壕沟和箭楼的守卫军,在第一轮突围时用生命迟滞赵军的速度。

时间过了一旬,一个日落西山的傍晚,赵军从信都出发南下,一万二千人和二百辆车,不过装载的是砂石。同一时间,中牟出兵一万,北上渡河攻击魏军。

庞涓神色镇定,大手抚摸着酒台上的羊皮地图,慢慢举起土制酒杯,喝干了酒,说道:“赵军南北夹击,此必有诈,我们这就去东边,拔营!”

与此同时,赵军巨鹿、沙丘的一支运粮船队从北方来,沿着黄河抵达邯郸以东,接着一万三千赵军与二百辆载满粮食杂货的骡车,借林木的掩护登岸,前往邯郸送粮。

原来赵军三路进兵,第一路从信都假装运送粮草南下,第二路中牟守军渡河牵制魏军,第三路巨鹿沙丘的运粮军才是真正目的所在。赵军计划虽周全,可惜遇上的是庞涓。

双方在邯郸以东四十多里遭遇,魏武卒以绝对优势兵力击溃赵军先锋。赵将弃车保帅,烧掉粮草车后退兵。赵军先退而结阵,接着弓弩轮番射击,缓缓随军后移。退而不乱,尽显其精良训练。

庞涓遥观赵军退兵阵势,赞道:“兵是精卒,马是良骥,灭赵方需时日。”

此战魏军仅以三百多人的代价,杀掉一千多赵军。若非庞涓志在邯郸,要保留有生力量,否则可能会全歼这一万三千赵军。

反而是赵军南北两路把戏演的很真,魏军在这两个方向没有布置魏武卒,双方各自损失约三千人马。

庞涓移师邯郸,夜间只见城外垒城、箭楼、壕沟等地灯火点点,连绵分布数十里,军势鼎盛。马蹄踢起的尘土直卷夜空,蹄声起落的轰鸣摇撼天地。确有令人心胆俱丧、不战而溃的威势。

十多辆投石车从队列中行驶出,在赵军惊疑的目光中,试投了一轮巨木和石块,不过射程不足,纷纷掉落护城河中。因赵军也有投石机,魏军的投石机只能放置在安全距离外。

次日,投石车再次推出,效率明显提高,有的木头已经能滚到城墙前。

十多天后,有的木头借着风势能够抛到城楼上,其他也弹无虚发能在城墙上砸出一个个凹坑。

这晚厚云积压,风雨交加,赵军松了一口气,因投石车在雨中的射程将大为缩短。漫天风雨的黯黑中,魏军亮出隐藏在营垒中的上千架云梯,三万魏武卒扛着云梯悄无声息渡河登城。雷电交加,视野模糊不清,雷声也把马嘶蹄音全掩盖了。

大多数赵军躲在城楼里躲雨,雨中的城墙上虽然有人值守,但目力不佳。赵军用绳索放下斥候,渡过护城河去侦查敌情。虽然赵军斥候发现了敌情,但一切为时已晚。

魏军先登之士打开城门,三万魏武卒蜂拥而入,惊碎邯郸城军民疲惫梦乡。

魏军中军大帐外,雨中的庞涓目光投往邯郸城方向。旁人根本看不见邯郸城,他的眼眸却神光电闪,似能视黑夜如同白昼般看清战场情势。

战斗打了大半个夜晚,一万二千赵军被杀,上千人脱甲弃械,躲入民居保命,还有九千人饥疲交迫投降。

此战魏武卒损失六千多人,城中尸骸狼藉,血流成川,战争就是这么残酷。

庞涓大费周章建造投石车,并不断提高其射程,给敌我双方形成一种惯性思维。真正攻城时,庞涓却完全放弃大费周折精心打造的投石车,这等举重若轻、兵不厌诈的战法,不愧当世名将。

整个邯郸之战,魏军拿下邯郸,损失约两万人,赵军伤亡约五万二千人,被俘九千人,邯郸被洗劫一空,财富、粮草损失不计其数。

此战让庞涓名扬天下,声势尤在魏惠王之上。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Lg3CgDBaLfhicRWnKicnYzE1IJEFwicdnv4VLCODVjYfSiaAKHZD68eY0lUx0jFJicDFvW2AWLBOvliciabmznzdL7UXg/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