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富成风的西晋,上层宴会到底有多奢华?

炫富成风的西晋,上层宴会到底有多奢华?

 

西晋是很特别的一个封建王朝,混乱与秩序同在,豪富与赤贫共存。统治阶层醉生梦死,普通百姓艰难求存。虽说贫富两极分化各朝都有,但像西晋这么严重的就比较少见了。

而且西晋的上层人士有个不大含蓄的爱好:炫富。别管这财富是怎么来的,反正他们以富为美,以富为荣,和今天的网红们有异曲同工之妙。

那时候没电没网的,可没办法在网络上曝光名牌包包或限量跑车,炫起富来不太方便,总不能捧着金子银子站在大门口逢人就说自己有钱吧?

别急,还是有办法的。宴会就是最佳炫富场所,所以有钱有权有闲的人们动不动就举办宴会,表面上是为了联络感情,本质上是为了告知亲朋好友们自己很富有。

接下来,咱们就来看看西晋的上层宴会到底有多奢华。

晋武帝司马炎的宫廷大宴

司马炎不只是西晋的开国皇帝,还是西晋奢靡之风的开创者和支持者。

通常王朝的第一代国君都很穷,因而提倡简朴之风,比如朱元璋就是如此。但司马炎不但不穷,还富得流油。

因为司马家这大位是内篡而来,并不是自己南征北战打下来的,所以他家的财富一直在稳定增长,没有因战争而损耗。

建立晋朝之后就更富了,曹魏的老本自然姓了司马,还有蜀、吴两国。

《晋书》是这么记载的:“纳百万而罄三吴之资,接千年而总西蜀之用”,意思是蜀汉和东吴的财富全都是晋朝的了,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晋朝统治层这么富裕了。

集三国之力而养一家,司马炎完全用不着省,祖上没享的福他全享了。那他举办的宴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晋书·志第十二·乐志》这么描述:“亹亹我皇,配天垂光。留精日昃,经览无方。听朝有暇,延命众臣。冠盖云集,樽俎星陈。肴蒸多品,八珍代变。羽爵无算,究乐极宴。歌者流声,舞者投袂。动容有节,丝竹并设。宜扬四体,繁手趣挚。欢足发和,酣不忘礼。好乐无荒,翼翼济济。”

这是泰始五年(即公元270年),司马炎在正旦大宴上命黄门侍郎张华所做的宴会歌,规模、菜品、音乐、舞蹈、参与者的情绪都描述得很清楚,是一场众臣云集的欢乐大宴。

请注意,这“宴会歌”不是诗词的名字,是根据音律写的歌,用来唱的。当时的情形很可能是张华一写完,就交给乐队演奏了。

顺带一说,这位张华可不是没有故事的男同学,乃是汉朝大功臣张良的十六世孙、唐朝名相张九龄的十四世祖。官至司空,还编纂了中国第一部博物学着作:《博物志》。

说回宴会,司马炎和大臣们欣赏着歌舞声乐,品味着珍馐佳肴,喝到酣处手舞足蹈,别提多逍遥了。

“酣不忘礼”什么的就是张华的美化了,晋朝的放浪形骸是出了名的,喝多了哪还记得礼?要是再来点五石散,就更是快活似神仙了。

王济的奢华宴会

司马炎的宫廷盛宴在我们看来已经很豪华了,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满意。太尉何曾就嫌弃过宴会上的食物,说是没有他自己家做的好吃,“肴蒸多品,八珍代变”在他眼里都无从下筷。

按照常理,敢嫌弃皇帝的宴请不是自己找死吗?但神奇的是司马炎并没有怪罪他,因为吃过何家的饮食以后,司马炎也承认何家的更好吃,所以同意他参加宫宴时自带吃食。

从这里我们就可以想像何家有多富。

但和王济相比,何家又不算什么了。就连出了名的晋朝大富豪王恺(司马炎的舅舅),和王济比起来都差了那么一点儿。

司马昭有个女儿双目失明,被封为常山公主,王济就是她的驸马。不过,王济的财富可不是来自于公主,而是来自于家族几代的积累。

他的宴会有多豪华呢?让司马炎都为之嫉妒。

某次,司马炎参加王济家的宴会,看到盛菜用的杯盘都是极其珍贵的琉璃器皿,服侍宴会的一百多名婢女都身穿绫罗绸缎,菜品又非常丰盛,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的到来特意这样做,便说道:“咱俩是亲戚,爱卿用不着这么客气!”

王济轻描淡写地说道:“没客气,我家平时宴会都这样。”

司马炎那个羡慕啊!没一会儿吃到一道蒸的猪肉,感觉味道特别好,便问王济是怎么做的。

王济说做的方法倒也寻常,主要是原材料好,猪是从小用人乳喂养的,肉质与众不同。

刚才司马炎只是羡慕,现在是嫉妒了——他这皇帝都没这么会享受!随便吃了几口就走了。

但从此就特别讨厌王济,后来找机会把他的官职给撸了。王济没当回事,依然过得很潇洒。

他和王恺也有一段故事。

王恺有头五颜六色的牛,非常珍贵,取名为“八百里驳”,经常牵着到处溜达。王济为了杀杀他的威风,就和他以牛打了个赌。

双方在一定距离外进行射牛比赛,先射中者为赢。输的要给对方一千万钱,王恺对自己的箭术很有信心,让王济先射。结果王济一箭射中八百里驳,并且当场炒了牛心吃。

王恺气得要命,不但输了钱还没了牛,可他拿王济没办法。

这就是王济射牛的典故。

石崇的金谷园之宴

明代画家仇英所绘的《金谷园图》

整个晋朝(包括后来的东晋),比王济富有的大约只有石崇,也就是与王恺斗富逼得司马炎暗中相助舅舅的那个人。

和王济不一样,石崇的父亲虽然是大司马,他的财富却不是来自于家族,而是自己搂来的,任荆州刺史时不但刮地三尺,竟然还客串强盗抢劫过往客商,这样的无本买卖自然来钱快,没多久就成大富豪了。

他建了个占地极广的别院,称为“金谷园”,里面遍植奇花巨异草,应有尽有,其富丽堂皇不下皇宫。

金谷园里常开宴会,是当时亮丽的风景线。宴上的一大特色是美女,据说整个园里有千名以上的美女,比司马炎的后宫还多,其中最漂亮的叫做绿珠,是皇宫里也没有的美人。

每次举办宴会,美酒佳肴山珍海味歌舞娱乐自然都有,不用多说。比较出奇的是厕所。

金谷园里的厕所修得美伦美奂,还有十多名打扮得娇美艳丽的侍女在旁服侍。客人上完厕所后她们便一拥而上帮客人换新衣服,说是之前的衣服不能再要了。新衣服哪来的?当然是石家准备的。

也就是说一次宴会,石崇不但得提供饮食歌舞美人,还得提供衣服。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想占他这个便宜,这种做派很多人都没见过,也不习惯,宁愿忍着不上厕所。

金谷园之宴最让人不适的其实还不是这事儿,而是“劝酒杀美人”。

啥意思呢?是这样的,石崇为了表现自己的好客,会让美人劝酒。“红袖添香,玉腕倒酒”,这本来是件风雅之事,但如果客人因为身体问题或其它原因不想喝酒,风雅立刻变为血腥。

石崇会让侍卫当场斩杀劝酒的美人。

恐怖吧?

某次王导和王敦赴宴,王导本来不想喝酒,但顾虑美人的性命,只得勉强喝下。而王敦虽然能喝,却压根不吃石崇那一套,偏偏不喝。

石崇觉得他不给面子,连杀了三个劝酒美人。没吓住王敦,倒是让王导不忍。过后王导责备王敦,王敦说:“他杀他自己家的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这么想似乎也没错,只听说过杀鸡儆猴,没听说过杀自家美女儆外人的。

说句题外话,王家兄弟俩后来掌握了东晋朝政大权,“王与马共天下”的格局就是他们主导的。

又有一次宴会,司马炎也来参加了,身上的衣服是用外国进贡的火浣布制成的,非常少见,他这么穿估计也是想炫一下。

石崇也明白他的意思,自己穿着普通衣服,却让迎接的奴仆全部穿着火浣衫——这是脑子有病和皇帝斗起富来了。

令人没想到的是,司马炎竟然忍了这口气,没找石崇的麻烦。估计在他眼里大臣比他有钱已经是种常态了吧。

金谷园之宴满足了石崇的炫富欲望,却也为他引来了杀身之祸。晋惠帝时被赵王司马伦派手下孙秀诛杀,表面上是为了倾城美人绿珠,实际上是为了他的家产。

绿珠跳楼

【结语】

西晋传了司马炎、司马衷、司马炽、司马邺四代帝王,短短51年。但刚建立的时候东吴还在,算不得大一统的王朝,如果从灭吴开始算起,只有37年。

司马炎最大的功绩就是灭东吴统一全国,此后就觉得大事已定,沉迷于享乐,奢靡浪费斗富成风的不良社会风气就是由他带动的。由此埋下了内乱的隐患——哪怕没有八王之乱和五胡乱华,晋朝也没有长长久久的气象。

各种豪华大宴消耗的不只是家族的实力,更是晋朝的国运。从开端就不正,何谈国祚绵长?

 

声明:本平台只提供分享和交流不作商业用途,如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zkf2zZmyib6V0MJ7EicJYprcWdhMHia5luiayYWkKZe6oOP5XZRMBR5OFBwTf3vtnEYaXQP8m8WxneMYNcw26MSS3Q/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