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嘛,偶尔也会崩溃。

成年人嘛,偶尔也会崩溃。

 

往往不在于天塌地裂,成年人的情绪崩掉,或许恰恰是来自那些平淡生活里的刺。

《小欢喜》里的男主人公方圆,在不惑之年失业了,家庭的期待,同事的漠然,重头来过的艰辛,都没能让他皱眉头,不过在金庸逝世的那天,餐馆里循环播放着的“沧海一声笑,涛涛两岸潮”却让他喝得烂醉,回家时对着妻子哭诉“自己成不了令狐冲,却成了岳不群。”

笑着讽刺自己的平庸和失意,大概是每个成年人在十八岁之后的漫长岁月常常做的事,二十岁面临人生的创业择业,三十岁或是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四十岁在岗位上艰难地滚爬,在四十岁以后渐渐觉得自己老了,又开始张罗起儿女。

二十四岁的单身姑娘每天清早挤地铁去上班,在狭小的办公区,管理着她那“一亩三分地”,勉强能够伙食的工资永远不够凑房租,老板今天交代了新差事,不过承诺她尽快转正的口头禅又打了三个月的水漂。

“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个月也行。”这句话她已经对自己说了上百遍,这是她每天出门前都会对着镜子默念的话,没想到一个积极向上的人也需要不断积极的心理暗示,她也懂些释压方法。

不过还是会常常搞砸一些事,大大小小的事,大到那审核单上看似精确无误的数字,但有时会因为脑子糊涂多写上一个小数点;小到给上司端杯茶水,也会不小心泼洒一些出来。“也许自己有点笨”,“但自己也不算真的脑子不好使.....”,总是要自我否定再鼓励鼓励,她今天想再努把力,把案上的资料整理完,争取不加班。

即使这么想,还是埋头做到9点半,还没吃晚饭。

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继续。

从单位出来抄条近路,还能经过自己常去的那家蛋糕店,地铁也是同一个方向,这好像是每天最顺遂的事情,很难有什么意外。

买个蛋糕作晚饭,自己喜欢甜食,一个人吃完一整个也不在话下。

街边拐角处就是,那家蛋糕店还开着,一般营业到十点,店小但生意不错,她看着营业员在收拾整理,进去问问,架子空了,那种她常买的起司蛋糕似乎已经售罄,随口问了问营业员,小伙子在忙着打点,没理会她。

“这就好像一个蛋糕的背叛。”

也不全然是,今天没有碰上,明天还会有,可今天最需要吃到甜蛋糕的胃,明天或许不想再吃了。

商场快打烊,这里本就是老街,人渐渐少,灯渐渐暗。

她只是万千人潮中的一个,这件小如芝麻的事情,决不会烦扰到任何一个过路人,当然也有人不断侧目望望,这个恸哭的人。

仅仅是吃不到蛋糕就哭泣吗?又或者是太晚了赶不上最后一班地铁。她也说不出自己爆发、宣泄到底是因为哪一件狗屁大点的事。

或许就和那哭自己当不了梦想中的一代大侠,只能被生活炸成了“大虾”的中年男人一样,永远不是因为那一次失业,一次失恋,一次生病就垮掉的躯壳,而是自己的“溃于蚁穴”的堤坝,还没有见过浪潮,就坏掉了。

她想起朋友说过,二十岁想买的漂亮裙子,二十岁若不能穿上,到了三十岁时,便不想再要了。年轻时有很多梦想,年轻时若无法实现,到老时,我们会不会被生活的苦涩击败,或者为那些平淡而真实的危机感,掉几颗眼泪。

但人们总是会继续去活着,她与别人谈论过,不仅仅是活着,还要“生活”,但明天还会继续这样的失落与尴尬吗,但仍要带点期望,不是吗?

蛋糕的遗憾,就让难得独自散步的悠闲来淡化一下,哪怕要追赶末班车,可是平底鞋决不会摔跟头,这样“宽容、平静、理智、豁达”,不恰好说明了:

我们都是“隐忍”的成年人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JAj680AgCZ4AaRZMkmRBD04ib9iblWKvaH41AuQFsd8HicBpdvyHSPh8WJVssxNhcBELXpwK1JSg7Xd0ze8AFWygA/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