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多游击队员为何让600多敌人伤亡惨重? 这个战术确实妙!

200多游击队员为何让600多敌人伤亡惨重? 这个战术确实妙!

1937年春节,福建龙岩城朔风凛凛,并没有多少过年的气氛。粤军157师师长黄涛刚刚接获一个重要情报——一百多名游击队员正在廖海涛、黄火星的带领下在双髻山脚下一个村子里过年。

双髻山是闽西革命队伍的一个堡垒。两年来,蒋军勾结地方反动民团,挖空心思,用尽千方百计都未能铲除双髻山上的游击队,反而屡屡被游击队打得损兵折将,筋疲力尽,仓皇逃窜。

红军主力长征后,老蒋调集了几十万大军,对留守的游击队进行了五次大规模“清剿”。游击队纷纷遭到重创,不少领导人被杀害,就在几天前,粤军还打垮了战斗力较强的红八团。

“廖海涛啊!廖海涛,你这个穿山甲,再怎么狡猾,还是暴露了行踪吧!我怎能放过你,这次你死定了!”黄涛大言不惭。

第二天是大年初二,黄涛集结了粤军93团、钟绍奎保安团和地方民团共600多人,先后到达大池,并在当晚包围了山脚,封锁了路口,准备次日凌晨发起进攻,突袭游击队。

双髻山,地处龙岩、上杭交汇处,山高、林密、路险,战略位置十分重要。1934年12月,张鼎承回到闽西领导游击斗争不久,就命令廖海涛回到家乡,依托双髻山有利地形,建立一个稳固的游击据点。

廖海涛不负重托,回到家乡后,把部队分成小股,深入到群众中去,紧紧依靠群众、发动群众,迅速恢复发展基层组织,建立了许多红色基点村,使双髻山成为闽西少数几个红色堡垒之一。

游击队离不开人民群众的支持,也离不开双髻山密林深壑的蔽护。数年来,廖海涛率领的游击队,凭托丛山峻岭的复杂地形,与人民群众的保护和掩护,与敌周旋,不仅保存了自己,而且壮大了队伍。因此,游击队员们在大和坑过完年,就冒着寒风转移到山上的低寮宿营。昨日军民欢度的快乐情景至今还在大家的脑际回荡,人人激动不已。

战士们在山上的雪地里搭寮宿营不久,就意外地迎来了20多位红八团的战士。自从红八团年前在虎岗被敌人打散后,一直没有消息,如今和兄弟部队意外重逢,都如同见到亲人一般。

年初二,游击队得到情报:大池的敌人增加了,也有敌人乘车到小池,企图在大和坑搞偷袭。消息传开,队伍就像炸了锅,沸腾起来了。游击队员们个个怒火万丈,纷纷请缨求战,要压压粤军的嚣张气焰,为死去的战友们报仇。

情况太突然了。作为游击队领导人,廖海涛、黄火星虽然也跟战士们一样义愤填膺,但他们只能忍住心头怒火,冷静下来,分析情形。

情报显示,敌人约有600多人,且武器装备精良。粤军比蒋军阴险、狡猾,入闽4个多月来,就使游击队遭到了重大损失。现在,集结在双髻山上的游击队虽说有200多人,但非战斗人员却占了一大半,四支队都是缺乏战斗经验的新战士,只有不足半数的七支队和红八团较能打,且武器装备极为简陋。

敌强我弱,是打还是不打呢?如果不打,又能退到哪里去呢?决策稍有差错,都会给游击队带来很大的损失。

当晚,廖海涛召集了排以上干部会议。与会者各抒己见,最后集思广益,制定了一个迎敌计划:七支队在山上的中心地带埋伏,马刀、刺刀都集中在这一路,红八团及四支队新兵则配备在左右翼,准备给敌来一个沉重打击。

大年初三,天刚放亮,山下就传来阵阵嘈杂声、喊杀声,敌人气势汹汹地开始向山上发起了进攻。

由于四支队的新兵行动较慢,来不及设伏,敌人就发起了进攻。游击队只好改派一个战斗经验十分丰富的便衣班出去伏击。但便衣班在路上就与敌人交上了火。伏击不成,只好撤到地形有利出击的七树坑隐蔽起来。

敌人受阻击后,便由原来的单线攻击改为二路进攻,一路依旧经大和坑,一路经旱溪到中华庵汇合。

这时,隐蔽在七树坑的游击队已迅速占领了制高点杀人岽,并布置下了包围圈,密切注视着山下的敌群。

敌人渐渐地爬近埋伏圈。廖海涛瞪着一双虎眼,低声命令道:“同志们,我们目标未暴露,大家要在短距离内,用少量的子弹换取更多敌人的脑壳。赢得战斗主动权,夺得胜利。”

敌人爬得越来越近了。游击队员们个个绷紧了神经,屏息了呼吸。“打!”廖海涛大声果断地下达了射击的命令。战士们迅速扣动扳机,仇恨的子弹如飞蝗般迅速地射向敌群……

战斗一打响,游击队就迅速封锁了仅有的能够上山的三条路,居高临下射击。敌人在狭窄险峻的地形下,兵力无法施展,虽然采用了各种战斗方式,反复冲锋了10多次,都被游击队英勇反击打退了。

炮声隆隆,弹火纷飞,山摇地动,摇晃的草木如惊涛骇浪,整个双髻山都抖动起来了。七支队政委廖海涛、支队长黄火星坚定沉着地指挥战斗。

战斗僵持到了黄昏,天色渐暗,敌人的进攻锋芒仍不见减弱,援兵乘坐卡车,源源不断地从龙岩驰援。在密集火力的掩护下,大量敌兵又自山下蜂拥而来。

夜战是游击队的强项,但过久的消耗战就会导致不利。廖海涛苦苦思索着如何利用夜幕的掩护,尽快击退敌人的进攻。

忽然间,他一拍大腿,说了声“有了!”随即悄悄地对支队长黄火星说:“老黄,我抄到敌人的屁股后面。咱们来一个……”说着,他双手一扣,做了个钳击姿势。

“这样干当然好,但有点冒险,万一被敌人发现……”黄火星有点担心,沉吟片刻后说道,“让我去吧!”

“不,这一带的地形我比你熟悉。”廖海涛坚定地说。

“政委,你带两个排去?”

“不,给我一挺轻机枪,两名战士就够了。”话音刚落,廖海涛已带领两名战士飞快地向茂林间穿越。

目送着政委远去,黄火星回过头来瞪着正面的敌人,命令重机枪手把敌人的火力吸引过来,掩护廖海涛迂回到敌后。

一袋烟的工夫,廖海涛等三人穿越林丛,抄到了敌人背后,架好机枪,对着密集的敌人猛扫,瞬间就倒下一大片。这个钳击战术确实妙!

敌人被这突然的背后袭击吓得慌作一团,连忙掉转枪口,循着枪声盲目地扫射。但廖海涛三人身手迅捷,利用隐蔽的地形一会儿在这里打一梭子,一会儿又到那里打一梭子,打得敌人伤亡惨重,抱头鼠窜。

黄火星也指挥游击队乘机发起反冲锋,杀声震天。敌人慌忙爬上汽车,落荒而逃,哭丧着脸回去向正准备庆功的黄涛报告,黄涛气得跌坐椅上,神情沮丧地说:“这是进剿闽西赤匪以来损失最惨重的一次呀。”

这一仗共毙伤敌人180多名,而游击队仅牺牲2人,负伤3人,取得了辉煌的战果,龙岩一带的民团受此震动,再不敢轻易出动,上杭城门关闭了3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HkJQKc6hmib27tKvT4RaUQwAIqjjI3rEff8UhiarUsaSahGYn60XB61iaCLtJ7SUnHial53cxTsl3FYEA1w3S0k2xA/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