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 记

印 记

节令已是初秋,但日子还是夏天的日子,闷热,聒噪。

夏季炎热,没人想盖被子,所以就是弹棉花的淡季。

我爹妈应该很清闲。但是我每次打电话我妈都很忙,我说放暑假了,你们可以来看看我,跟果果耍,缓解一下我不能陪她的失落。果果常说,外婆身上有妈妈的味道。我爸常说,果果,我,我妈,我们三个如出一辙,那个脾气性格,连说话的语调,高兴生气时的眼角眉梢,都是一个方向。虽说孩子是两个人基因的融合,但是果果爸爸的基因都藏起来了,果果就是我家的孩子。

我妈每次都说没空,弹棉花忙的跟旺季冬天一样。常常要早起一顿饭之后,下午四五点,他们自主停机,告诉顾客明天继续才有希望吃午饭。我的父母很辛苦,弹棉花30年。我家门口的机器嗡嗡转了30年。

我们家已经有两年没有这么生意兴隆了,经常在冬天的旺季,都没有像今年夏天一样的生意恢复往日的繁盛。因为街上前面一家同行盖房子,一盖盖了几个月,所以,所有的生意才都来了。

镇上一直有两家弹棉花的,我家一直生意好,另外一家想了办法,搬到离街中心近的地方。人来人往多了,主顾们走不到我家就被截了道。乡镇上,手工生意都靠口口相传,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那家,而忘了再朝里走一点还有一家可以弹。

我妈对我说,今年很累,累的都怀念以前清闲的日子。她老了,以前看到钱,只有使不完的劲儿,舍不得吃饭用掉的几十分钟,恨不能白天时长15小时。她说,今年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你们家活做的真细致,以前后悔了不知道,都不知道再往前走走,那家没有你这么细致。说这些的时候,我妈很得意。每个小生意人都有拿得出手的一点绝活,我家就是我妈。我妈强迫症,完美主义者,精益求精。罩被芯的花花布罩,封边机缝的时候必须窝进去两道边子,针脚细致,缝线整齐,配合布的纹理。虽然还有被罩,她这么细致的做工根本看不出来,而且处于成本考虑,人工成本和效率,况且人工成本就是最大的成本,我爸多次建议我妈不必太过细致,都被她狠狠怼回来。要么不做,要么最好。我爸说,生意淡的时候,小买卖不划算这么费心思,生意好的时候主顾多来不及这么细心思。看看,我爸的这个想法多喝和善,温和的对待自己,温吞的处事。这也是大部分人的态度,不会不好,也不要太好。不好了落后被笑话,太好了累自己不值当又出风头被人白眼。但我妈偏不。我妈说了,硬要仙桃一口,不要烂杏一筐。

两个世界观不十分一致的人为了这个细致不细致的问题,吵了几十年。我妈十分较真,认为做人就应该轰轰烈烈,彻底绽放,不保留,做到极致。我爸认为人生如戏,累的都是自己,人活一世难得糊涂,人在世间就是你哄哄我,我哄哄你,有空的时候找个空子打个盹儿是正经。

所以我的父亲头发灰白一副童心,乐乐呵呵稀里糊涂,果果见了他十分高兴。果果只要一声令下,外公,下楼,冲!我爹乐不可支,立刻领命,配合果果指挥者的姿态。我娘心气高有才华有能力说的话总是一针见血,也镇得住果果小东西的好奇心,娃娃都崇拜有思想的人。我爹我娘跟果果就是一年不见再见一眼就心心相印,亲密无间。

我家的生意以前都是因为地理位置以及我娘有目共睹口口相传的优秀能力遥遥领先,现在虽然黯淡了些,但是竞争对手盖房子,终于有机会让更多的年轻一辈顾客再次见识了我娘的卓越手艺和我家小作坊的核心价值观。

所以我娘跟我说的时候,有一种终于重见天日的感觉。价值的体现,被认可,被肯定,对一个人的重要鼓励,让我娘重新燃气斗志。虽然我一再告诉她,你们已经老了,现在的工作对你们来说就是玩票,保证自己不闲着就好,切不可挣钱心切,主次颠倒。我娘也听进去了,三伏天里每天早九点下午3点之后就不营业了。天气大了,她们穿着工作服带着口罩弹棉花受不了。

其实我妈这个人,脾气暴躁。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想起来就不喜欢她,有怨气。我6岁开始做家务,7岁开始擀面条,之后我妈要求不断升级,中学之后我中午放学之后要先洗早上的锅,然后再开始和面擀面烧锅做饭,但是我妈每次都不满意。做饭时间长、做好午饭之后地没有扫干净、案板没有擦干净、锅台没有收拾干净都是她吐槽的方向。那种嫌弃的语言和表情,数次、数年都让我耿耿于怀。这么多年我都在努力追求得到我妈的肯定而不断努力。我妈是我潜意识里最大的顾客,从未改变过。

每次我妈说我的时候,我都是不顶嘴,心里很生气,憋着,除了脸拉到了地上。所以,我憋了很多内伤,在我还没有离开家的时候就已经憋了很多内伤。而且,我也不会在被指责的第一时间给自己辩解。我很倔强,跟我妈一样要强,我不反驳你,用事实让你闭嘴。

我养成了习惯,做饭之前就想好了做事情的顺序,洗锅、烧水、抱柴火、洗菜、和面、擀面、打扫。因为冬天很冷,洗锅洗的是早上的稀饭锅,锅里有冰都是有可能的。柴火是玉米杆,烧火的时候糟手,和面要最先,因为面要醒一下才劲道。洗锅和烧火同时,烧水的时候擀面,面下到锅里马上洗菜切菜紧跟着锅里添一把柴把菜扔进锅里。每一道工序我都算好了难点要点和时间。如果整件事情是一个项目,那么我放学回家的路上就做好了项目规划,然后可能出意外的地方也想好了补救措施,所以经过多次实践以后我可以十分熟练的完成我妈的要求。进厨房时羹盘狼藉,关上门一顿操作之后再次打开门地洒水扫过,锅台擦了,案板擦了,大锅里汤面香气扑鼻。唯一不足就是我的手上总是有面渣渣不等洗干净了就要去学校。所以我讨厌吃面条,擀面太费力了,冬天和面放盐,天寒地冻的面团揉不动,擀不开。

后来有一篇课文叫时间统筹,我觉得我都会了,这就是我做饭的思路安排。以致于后来有一档电视节目,企业招聘,给你一个家,让你规定的时间里完成扫地做饭蒸馒头,我看那些选手狼狈不堪心下嗤之以鼻。

即便如此,我妈也从没当面夸奖过我,肯定过我。她会说咸了淡了,找新的不足,让我持续改进。所以我一直耿耿于怀,一直在找那个最好的自己,为得到一个肯定而不敢停歇。

我妈对我而言,是我一直在追逐她,而她却不知道。

我妈标准要求苛刻,对己对人都不会转换标准,她不知道人有差异,不可能谁都能做到完美无瑕,所以她总是得不到满足。作为合作者、下属---我爸,她从来就没有看上过,总是怒气冲冲的指责,也没有先鼓励再辅佐。我爸处于劣势,更不会仔细思考领导的要求和努力弥补自身的差距,或者申诉协商,或积极谏言,实在不成了再走下下策----努力反抗,他也懒得思考策略,来了最直接的:反抗,吵架。

别人家都是父母一吵架孩子们就很害怕,我家不然。每次他们一吵架,我和弟弟就赶紧搬了小凳子坐下看热闹。实在是太欢乐了,他们没有破口大骂难听话,没有大打出手。他们的方式就是讲道理,用农村俚语讲道理,这个时候我就发现,我妈除了不识字没上学之外,她简直就是优秀。比如在总结今天生意时,我妈说我爸为了一块一毛的事情放走一个两三百的生意,她会说:牛从家门走过去你看不见,虱子过去眼睛发亮,一下子就逮着了。我和弟弟笑的前和后仰。现在想想都甚是有理。形容眼光不够长远,缺少发现机遇的眼光和能力。再比如:把一个骆驼用铁勺(农村大锅舀饭的勺子)给炒了。想想,多么形象。一个骆驼,那么大,那么难得,那么多好肉,拿个巴掌大的勺子慢慢炒,怎能不心急,怎么不好笑。形容白白浪费了优质资源,掌控能力有限,就不要拿那么大的资源,有了好的资源就要匹配好的机构才能结果最优。我爹眨巴着眼睛被怼的哑口无言胡乱支吾,我们笑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我们家就是吵吵闹闹,吵得铿锵有力,酣畅淋漓,管你邻居听不听,笑不笑。干活的时候坚持原则又毫无保留,做到最好目标单一。以致于工作中也有人评价我,是一个有气力又单纯的人,我想这都跟我们家是分不开的,不过仅仅单纯,也会被评价不够圆润。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是我们家的人,必须带着我们的印记。

 

 

 

杨莎莎

 2019.9.11

重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cQH5bbxLfLfeJuupBDRap4xaNM6G95b0WxuThspkK66bvGRd7kYERSgDWh9RpJlxIaKtnasLnQdxUdPCicLpZ3g/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