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妈妈是我心中的一盏灯

【荐读】妈妈是我心中的一盏灯

妈妈是我心中的一盏灯·殷耀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突然感觉,遥远的记忆深处还亮着一盏灯。

小的时候每逢我们兄妹过生日,妈妈都会为我们点亮一盏灯。生日这天一大早,天还没有放亮,妈妈就会把红躺柜擦得干干净净的。把煤油灯盏里添满油,放在灯台上点亮,怕被风吹灭了或被冒失的我们碰倒了,妈妈小心翼翼地把灯放在靠墙角的柜顶上。

这盏灯,一直要点到第二天天亮。煤油不够时,妈妈会格外小心地拧开油灯盖,麻利地续上煤油,灯还亮着。红躺柜上灯光摇曳着,柜顶上的油漆折射出了红红的光亮。只感觉这生日过得好温馨,过得挺神秘又庄重。

我两手托腮盯着柜顶上红豆般的灯光,不解地问到:“妈妈,过生日为啥要点一整天的灯?”

“噢,这是长明灯,生日点亮长命灯,你就会长命百岁。”妈妈很平淡地回答。

“那你和我大过生日为啥不点呢?我想让你们像孙悟空那样长生不老。”

“长明灯是点给小娃娃的。我们是大人,用不着点了。”

“不……”

……

在我们兄妹的坚持下,父母亲过生日也点亮了灯。家里形成个规矩:家里不论谁过生日,都要点上一盏长命灯。有时忘了谁过生日,回到家里一看长明灯亮着,就恍然大悟:今天该是谁的生日了。日子久了,我可以不假思索地说出亲人们的生日:老爸八月初二、老妈六月二十五……

后来,有了蜡烛。过生日的长明灯就用一对红红的蜡烛替代了煤油灯。再后来,有了电灯,白炽灯泡又替代了蜡烛。当然,有时白炽灯亮着,红躺柜上的红烛也摇曳生辉,显得特别喜庆……即使再忙,妈妈也不会忘记我们的生日,我到县城读高中后,我过生日这天,妈妈仍然要点亮一盏长明灯。我在县城学习,灯在家里亮着。

那个年代穷,庄户人家舍不得那点煤油钱和电费,只有过年才舍得通宵亮灯。但我知道:为了我们长命百岁,父母亲花再多的钱也不吝惜。

那个年代在乡下农村,只有过年接神时,才在红躺柜上点上通宵煤油灯,或点燃一对红烛,但我知道:在爸爸妈妈的心里,孩子们的份量比任何神仙都重要。

长明灯,长命灯,让我思念到如今。如今,过生日时亲朋们的祝福当然不会少,各式各样的祝福好比妈妈当年的长明灯一样,让人心情敞亮舒畅。

只要有爱,就会点亮心中一盏灯!(完)

作者简介

殷耀  新华社高级记者,内蒙古分社常务副总编。

更多新闻

【头条】全旗教育大会暨庆祝第三十五个教师节表彰大会召开(附表彰名单)

【重磅】速看!准格尔旗这个地方要棚改了!【通告】准格尔旗人民政府重要通告

【关注】准格尔旗这个村子的“摇钱树”被人曝光了!是啥?


期编辑:王顺

美文共赏!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dJDqBaAu9icSRF181c0vHsz4UIdiboapOCrLgkX4soEQcUeb8xuckBia8w0fSKITy5wDoPibuP7KMqVgxlNpV2ZEmQ/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