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挺斌(重庆荣昌)||明末洛南黑潭川之战

李挺斌(重庆荣昌)||明末洛南黑潭川之战

 

洛南保安黑潭,因仓颉造字而闻名,但鲜为人知的是,在明末农民起义战争中,这里曾先后两次成为惨烈的战场。第一次黑潭川之战天启七年(1627),陕北爆发农民起义。崇祯六年(1633)十二月,高迎祥的农民军开始进入商洛,曾在一日之内,连陷山阳、商南、镇安,并试探性地进攻了洛南,在三要鸦桥屿之战,俘杀商州守备闫调化、千总王乃贲。崇祯七年(1634),陕西等五省总督陈奇瑜招抚农民军失败,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等复反于凤翔、宝鸡,关中大震。崇祯下诏,令四川、湖广、河南、山西各路出兵会剿夹击。当年秋天,陈奇瑜收获情报,得知农民军主力将经商洛出奔河南、湖北,便命湖广郧阳巡抚卢象升发兵迎剿。这时,农民军“老回回”马光玉部盘踞洛南北部太峪一带,似有接应之势。抚治商洛道许国秀向卢象升求援,声称本地驻军奉命调援凤翔,州城空虚。农民军在洛南、商南一带活动频繁,地方官惊惶不堪,天天告急。九月底,农民军突然出现在洛南县西,守备史大勋率军迎战,在永丰黄蔀川西陷入农民军重围,被俘而死。农民军当夜进攻县城,不克,焚西关而去。商洛形势危急。十月十二日,卢象升派遣中军都司李玉华率军千人,驰援商洛,行军七百里,十天后到达商州。李玉华出发之后,近五千湖广镇篁兵陆续到达郧阳。镇篁,即今湖南凤凰。镇篁兵骁勇善战,自明代就开始闻名。(现代着名作家沈从文就是镇篁兵的后代。)卢象升留下大部分防郧阳、襄阳一带,命镇篁副总兵杨正芳率军一千,赶往山阳,相机而动。而这时,农民军马光玉部从太峪出击,先后占踞了丹凤棣花、商州夜村、洛南罗汉洞等,造成了商州的紧张。官军急忙围剿,李玉华部在棣花击败了农民军,斩级一百六十颗。秦军潼关道韩郃营李国政等也在洛南景村斩级七十颗。官兵连获小胜,一时志满意得。但农民军并没退出洛南,反而加紧了活动。二十七日,他们在县城附近桑坪安营扎寨,并于二十八、二十九日,进攻县城。知县接连三次向商州求救。杨正芳在二十七日已率一千镇篁兵从山阳赶到了商州。于是,许国秀一面向潼关道请求援兵,一方面让杨正芳与李玉华合兵,增援洛南。十一月初一,杨正芳、李玉华的兵马来到了洛南县城,潼关道也派来了韩郃营李国政部。初二,他们得到塘报,称有农民军驻扎在城外三十里的黑潭川。官军当即发兵,接近了农民军营地。这时,夜色已近半更(20点左右),远远望去,农民军四山联营,数十里火光不绝。李玉华见了,不免显得有些谨慎。杨正芳本是悍将,他几年前还是一个小校,靠战功很快升至副总兵,并加署都督同知。他在湖北镇压农民军的战斗中,连连奏捷,常获大胜。他对于到商洛“杀贼”,充满了期待,充满了信心,更是充满了杀心。于是,他对李玉华说:“见贼不杀,何处寻贼?”略加商议,很快就分好工:李玉华等人扎老营驻守,以稳住阵脚;杨正芳与指挥张上选率兵出击,而且约定只许杀敌,不许割首级以及抢马,以免耽误大事。随后,官军埋锅造饭,吃饱喝足。初三,四更(2:24)时分,杨正芳、张上选催兵进击。他们攻至农民军营地时,天已将明。农民军飞天虎部营地在半山腰,镇篁兵兵分两路,张上选从东路冲上,杨正芳从西路冲下。农民军被骄悍的镇篁兵杀了个措手不及,一时损伤惨重,阵亡五百多人,受伤者不计其数。首领飞天虎也被俘虏,被杨正芳当阵斩杀。镇篁兵打得顺利,便不顾先前的约定,割起了首级。他们并不及时回兵,而是扎营待敌。或许是杨正芳认为,自己在前,李玉华在后,大可相互照应,而且自己还没杀过瘾。但杨正芳没有料到的是,他和李玉华失去了相互照应的可能。镇篁兵遭到赶来的农民军进攻的同时,老营也被农民军也牵制住了。渐渐地,李玉华部被包围。打至午后未时,李国政率领韩郃营数百骑兵赶来,向农民军冲阵数十合,斩杀三十余人,冲出了缺口。李玉华也顾不得杨正芳在黑潭的情况,带领兵马,连忙逃回县城。而在黑潭川,农民军紧紧困住镇篁兵,双方对垒相持。战斗持续到晚上,镇篁兵的后山大批农民军蜂拥而上。他们很可能就是白天围攻老营的部队,在打跑李玉华后,他们随即赶往黑潭,围攻镇篁兵。镇篁兵战斗了一天,早已人困马乏,而农民军越来越多,被打得七零八落,早已各自为战,互不相顾,四散逃命要紧。当时已是冬天,草枯易燃,农民军又发起了火攻,镇篁兵陷入了更惨的境地。战斗结束,一千镇篁兵几乎全军覆没,杨正芳也不知下落。农民军撤走后,洛南知县随即派了几个差役,与杨正芳几个幸存的亲兵,以及黑潭保保正、保副等近十人,去寻找杨正芳的尸体。他们遍野追寻,在刘家沟找到了张上选的尸骸。但战场处所,尸首多被火烧,手足面目不全,难以辨认,杨正芳最终也没有被找到。后来,杨正芳被朝廷追赠为太子少师,也算备极哀荣。有意思的是,李玉华后来向卢象升报告当天战事,声称老营在寅时至未时遭到了十万农民军的围攻。但这很可能是他为推免责任,甚至邀功的夸大其词罢了:一千人被十万大军围了五个时辰,被数百骑兵救了。而十万大军,与数百骑兵战斗数十合后,损失了三十多人,包围圈就被冲散,这实在不符合战斗的逻辑。杨正芳半夜两点半左右出发,天快亮时才到战场。而在洛南的冬天,寅时最迟五点,天还没亮,他声称就被包围,也不合逻辑。这或许是他在辩解:自己在时间上没有增援杨正芳的可能。但卢象升向皇帝的报告中称:李玉华“浑身是胆,满腹皆兵”,为他邀功请赏。 第二次黑潭川之战第二次黑潭川之战,发生在崇祯九年(1636)。当年三月,李自成再入商洛。四月,一斗谷部进入洛南,大败官军于保安黑潭,四川总兵将杨玉振战殁。杨玉振可谓一个悲剧人物。当时,镇压农民军的官军,大多军纪不好,无法无天。有的没法打败农民军,或者不敢与农民军作战,干脆掠杀平民,割下人头,当成“剿贼”战功请赏。川军也是如此,比如邓玘所部,来援郧阳,战绩辉煌,但淫掠乡里,杀良冒功。卢象升兵力不足,也想法要打发他走。但杨玉振是个例外,他自崇祯八年统蜀兵三千,号称两万,来到洛南,驻扎在城门外,认真防守,积极备战,加强巡逻,狠抓侦查工作。而且他的部队军纪严明,对当地士民秋毫不犯,简直可以说是官军中的“异类”了。当时已经有秦军驻守洛南,后来又来了一支,他们比较残暴,多有敲诈勒索,欺凌百姓之事。杨玉振听说后,对此非常痛恨,就开始调查秦军为非作歹之事,准备弹劾秦将。秦将知道后,对杨玉振也是恨之入骨。杨玉振还没来得及向上级报告,就得到情报:农民军首领一斗谷率众号称数万,从石堤峪(今属华州区)进入了雒南。杨玉振连忙率军迎战,三千蜀军作为先锋,秦军跟随其后,经过梁塬,在黑潭川与农民军展开了激战。农民军被官军分割,损失惨重,大部分战死。一斗谷率众且战且退,被迫逃入深谷。川军穷追不舍,一心想活捉一斗谷。 这时,秦军在后面扫尾,突然得到情报:一支农民军自阶峪(即华州涧峪)而来,人数上万,即将赶到黑潭川。秦将们本来就恨不得杨玉振早死,现在又看到杨玉振即将立下大功,更是嫉妒得要死。于是,他们留下情报,也不通知杨玉振,各自带兵悄悄逃了。刚到得农民军也不追赶,而是擂响战鼓,集中兵力攻向杨玉振。农民军精锐蜂拥而上,奋勇拼杀。被困的一斗谷本来差点被活捉,这时见状,大喜过望,连忙整合残余力量,向杨玉振发动反攻。情势陡然翻转,杨玉振陷入了腹背受敌且敌众我寡的境地。但杨玉振不肯投降,顽抗到底,箭矢用尽后,又短兵相接,最终力竭,冒刃而死。是役,蜀兵全军覆没。综观两次黑潭川之战,官军惨败,除了农民军英勇且战法得当之外,也与官军自身问题诸多有关。最主要的是,官军不团结,没有形成铁板一块。第一次黑潭川之战,镇篁副总兵杨正芳贪功冒进,中军都司李玉华在老营也有观望之嫌,突围后也只顾自己逃命;第二次黑潭川之战,四川总兵杨玉振虽然奋勇,其他将领却因私衔狠而置其于死地。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们也没做到这点:杨正芳骄兵之将,缺乏对新对手的正确认识,并高估了自己;杨玉振为人正直,却严重低估了“猪队友”人性中的恶。还有,官军军纪败坏,“剿贼”往往无功,但干起侵民残民之事来,十分卖力,万分得力,导致民心尽失。当时抚治商洛道许国秀等人认为,“洛南民心不固”。后来成了南明主要将领的宜章伯卢鼎,也是在这一时期加入一斗谷部的。而杨玉振军纪严明,嫉恶如仇,却“成功”地被其他将领借刀杀人,巧妙地“逆淘汰”了。这或许也是明末腐败不堪、民不聊生的一点折射吧。 

作者简介:

      李廷斌,文史爱好者,宁洛协作三支人员工作队队员,南京市作家协会会员,现工作于洛南中学。

                       洛南文友汇运营团队

刊首题字

石冬鳌 原康生 车振山 陈涛 麻新平 李民 孙安乐

顾       问

张宏运 张忠良 刘剑锋 吕三运 何慧娟

编       委

郧扣劳 冀政良 齐永良 李昌蔚 陈大维 朱伟民 胡永宏

长期友情

合作伙伴

洛南县宏安车辆检测有限公司

洛南县柳林置业有限责任公司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wkiaKa2e75oN1JP1TtSlWxZjUwFGyeLPJLD971twNC3dS2X5Hqs4sicmDFnEwjPAvOpQQzEOmx43vuco0VeMH7ZQ/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