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是一道光谱的两端,生命之花斑斓

善恶是一道光谱的两端,生命之花斑斓

“你们都希望他死,大家都希望他死,舆论媒体也希望他死,但是民主法治是用来讨好人民,讨好媒体的吗?

“杀人偿命”的传统意识,引导我们要用生命代偿生命,因为生命不能用“量”去衡量,只好用无差别的“质”来做等质代偿。 这是对生命无价的极大尊重,但同时也传递出另一个信息——只要有生命为另一个生命付出相应的代价,就是公正正义,尤其是用死刑去处置一个十恶不赦的人的时候。

所以当我们听到、看到有悖人伦道德的恶行的时候,唯有速杀之,才可解心头愤恨。 随着一声枪响,恶魔死去。众人齐呼,快哉!皆鼓舞雀跃。 待枪管微凉,新恶行又起,重复以上,循环如此。 突然有一天,一人惊起呼喊: 

于是发现,我们的群体道德、群体正义,快要陷入无意识死循环的时候,其实还有民主法治在努力把我们拉回正轨。 道德是我们每个人内心的天平,而法律是悬在我们头顶的天平。有时候,为了让自己内心的天平平衡,就会让头顶的天平倾斜,而倾斜的角度,又往往与我们的蒙昧和偏见呈正相关。 就这样,两厢僵持,相互牵制,不再有永恒的正义道德,也不再有永恒的法律公平。当然,蒙昧和偏见会消解,新的无意识和模式也会重构…… 我们是流淌的,然后漫溢、冲刷、动摇、瓦解,这种摇晃是危险的,但完全静止,是死亡。 “死刑只是一个结果,但当一个死刑结束,因那场犯罪造成的持续性伤害,该如何减轻、恢复?并且又如何预防类似罪恶的发生?——东野圭吾《虚无的十字架》 

生命正在凋零,唯有死神永生。用一个生命必然的结果,作为一种惩罚凶手的手段,会让世界变得更好吗? 大多犯罪之人,在犯罪的瞬间想到的其实并不是生命的价值和要付出的代价,而是他们彼时彼刻的利益驱使或抑制不住的情绪冲动,亦或者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罪,因为他们可能患有思觉失调症(精神分裂)。 

本年7月17日,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1996年,年仅13岁的张扣扣曾亲眼目睹了母亲惨死的过程,并在他的怀里咽气,甚至还看到了母亲被当众解剖,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场景他永远不可能忘记,更何况是对一个孩子来说,那更是毁灭性的打击。 “那些发生于童年时期的疾病是最严重、也是最难治愈的。”——弗洛伊德

国内着名的犯罪心理学教授李玫瑾,也一再强调童年教育和经历,对我们成长和发展的影响。很多罪犯的罪行都能在其童年经历中找到蛛丝马迹。22年后的2018年,张扣扣杀害了当初与母亲的死有关的一家三人。对于死刑的判决,舆论有异议,因为中国自古就有“杀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此仇不报,誓不为人”的传统,只是在现代社会,此类说法为法不容。但很多人还是不免动了恻隐之心,为张扣扣扼腕叹息。 我们除了了解案件本身和案件的结果,其实我们更应该关心的是案件中的每一个人,关注其犯罪的原因,并预防类似事件。

查明事实真相需要时间,民主法治需要时间,究其缘由、善后预防更需要时间,而这又与媒体的时效性和民众的短暂注意力相悖,所以我们就难免会忽略背后的许多人和事。除了罪犯自己,罪犯的家庭,受害人及受害人的家庭其实都失去了过上正常生活的权利。

《我们与恶的距离》(下称《与恶》)就很真实地反映了这一点。当李晓明无差别杀人事件被暴露出来,到审判期间、关押期间,再到执行死刑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家人彻底失去了以往平静的生活。

网络使他们无处遁形,善良的父母一开始也不曾逃避,在愤怒的民众面前,下跪、道歉、承受如潮的愤怒与谩骂,可就算这样,生命最后的尊严在激愤的群众面前,被无情地践踏,显得一文不值。 作为与罪恶有关系的人,从此也被贴上了“罪恶”的标签。仿佛恶是镌刻在基因、流淌在血液里的东西,一人犯罪,全家都是危险分子,其实这是典型的用刻板印象来解决自己的认知失调,用贴标签来简化个人的思考。

上图中,背对着我们的正是《与恶》的女主角宋乔安,而台词中的“你们”正是她所在的品味新闻台。媒体的报道深深影响着民众对事件的看法,贴标签本就是片面的思考,而当媒体一味求快,追求收视率,而放弃客观、真实的话,新闻的生命力就会很快枯竭。 新闻影响舆论,而舆论又有可能干预司法,可见媒介审判的影响力,真的会撼动司法,甚至会产生新的恶,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群情激奋之下又催生的网络暴力,甚至是现实中的恐吓与报复。 究其原因除了群体感染的影响和集体无意识的狂欢之外,新闻媒体是否也应该负一份责任呢?媒体的定位应该是社会公器,而不可成为某些人或势力“帮凶”。 

世界并非非黑即白,善恶是一道光谱的两端,我们大多游离在善恶之间,生命之花斑斓。善恶无法单独存在,更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它们倒更像是我们心中的“想象共同体”。 人类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创造“想象共同体”,然后信仰它。从原始社会的图腾,我们的祖先愿意相信万物有灵;到后来相信上帝、极乐世界、儒家、道学;再到启蒙之后的科学、自由、民主、平等…… 因为人类相信它们的存在,也为了追求心中的愿景,人类甚至不惜互相残杀。 王朝更替、宗教战争、世界大战,历史的硝烟不曾散去,即使现在大部分地区拥有着和平,可依然会为了心中的那个“共同体”而争执不休,即使它们是想象出来的,或许它们根本不存在。 “生存”是宇宙第一法则,凡是危及到个人的利益和生命,我们不会妥协。不同的“共同体”背后关乎着群体的存亡,所以我们才那么在意善恶,竭力用善来保护自己,用恶来定义威胁、抵制威胁。 但也正是因为共同体的存在,才让我们结成团体,去信仰和追求。不论出于内心的直觉正义还是客观的道理正义,它们是有边界的,直觉正义有时会不可靠,道理正义也无法穷尽所有的问题,我们就只好时刻关注,时刻反思。 思考也是流淌的,就算千山阻隔,但我相信水滴穿

尾声

《罪与罚》——纪伯伦在你们身上多数是人性,还有许多非人性,是一个未成形的侏儒,在迷雾中梦游,找寻着自己的清醒。我现在想说说你们身上的人性,因为熟识罪与罚的只有它,不是你们的神性,也不是迷雾中的侏儒。我常常听你们谈起犯了某个错误的人,好像他不是你们中的一员,而是一个闯入了你们世界的陌生人。然而我要说,即使是神圣正直之人,也不可能超越你们每个人心中的至善,同样,即使是邪恶软弱之人,也不可能低于你们心中的至恶。宛如一片孤叶,未经大树的默许就不能枯黄,那犯罪之人,未经你们全体的暗许就不能为非作歹。你们就像一列向着人类“神性面”迈进的队伍,你们是坦途,也是路人。若其中一人跌倒,他是为后面的人跌倒,让他们小心避开绊脚的石头。他也是为了前面的人跌倒,他们步伐虽然迅捷稳健,然而却没有移走绊脚石。-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jqYYqbwOTHwjzbkIJUSYicx1yIh7b4PKm2mtckSVo9FA7j8H0kZYRz5SPJBJS6p8WLqEesov8yBIZibPPugpoStQ/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