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旅行志,走进1072年杭州城的一天

北宋旅行志,走进1072年杭州城的一天

1072年,是为宋神宗熙宁五年。这一年是神宗支持王安石变法的前夜,很快就会经历经济跳跃发展,繁荣的大宋就要出现在世界的舞台上。

这一年有一个日本和尚随商船前往中国,前往圣地天台山、五台山巡礼。期间和尚两入杭州城,并在出行日志上留下了许多宝贵的资料,是为《参天台五台山记》。

北宋时期,能到中国来的僧人也不是一般人。成寻七岁出家,入京都岩仓大云寺,修得是天台宗。他43岁时当上了延历寺阿阇梨寺主,此后一直向天皇上奏请求巡礼五台山和天台山,直到他61岁才得以实现。但非官方允许,而是借宋人商船偷渡前往。

1072年三月,成寻在海上漂泊了十日后,终于见到了陆地,随后于杭州登陆。 进到杭州城,成寻终于见到了北宋大都市的繁华景象。

成寻笔下的码头及运河两岸,“津屋皆瓦茸,楼门相交”,“卖买大小船不知其数”,“河左右家皆瓦葺无隙,并造庄严”,“大桥两处,皆以石为柱,并具足物以贵丹画庄严”。庄严华丽的城市不禁让成寻有种乡下人进城的感觉,对各处都充满了好奇。

在船上时,成寻第一次吃到了荔枝,是福州商人上船来兜售的——“唐果子,味如干枣,大似枣,离去上皮食之”。很不幸,看来老成寻吃到的是干荔枝。值得一提的是上船贩卖荔枝的福州商人春天开花时节就去了产地,参与拍卖,按照荔枝花开的茂盛程度。拍下这棵树当年所产的所有果实,制度实为先进。

在船上成寻常吃的主食有糖饼,他描述道这种糖饼“以小麦粉作菓子也,其体似餠,大三寸许,圆餠厚五分许,中入糖,其味甘美”。进城后他又吃到了另一种糖饼“味如餠淡,大如茄,顶颇细,以小麦粉、小豆、甘葛幷糖作果子也”。可惜笔者未去过杭州,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这种吃食。

在杭州城里成寻又吃到了其他一些水果,有樱桃——“大如枣,味似莺实,色又似莺实”。

有切成段的甘蔗——“长四尺,口径一寸,节三寸五分,皆齐在之,寸切吃汁,如未煎,极甘美也,吸取汁后吐舍差”。

有柿子干,外皮一层糖霜。所以看起来白——“陈一郎干柿十果持来,卒大白美也”。

此外还有梅子、松子、龙眼、胡桃子、樱桃、生莲根(即藕)、紫苔及数种不知名水果,不一一赘述。

值得一提的是胡桃子并非核桃,而是现在的毛桃,“实极大,皮薄易吃破”。

因为日本很多水果不适宜生长,成寻到了中国算是开了眼界了,以至于一顿下来饭都顾不上吃——“最后饭极少盛之”。

可笑的是成寻在那里第一次见到了驴,日本是没有驴的,老成寻不认识,不知为何也没问旁人,自己给驴起了个名字“兔马”写进了游记里——“见兔马二疋:一疋负物,一疋人乘。马大如日本二歳小马,高仅三尺许,长四尺许,耳长八寸许,似兔耳形”。

到了晚上成寻还去逛了杭州夜市,夜市上“以百千七宝庄严,一处或二三百灯,以琉璃壶悬幷,内燃火玉,大径五六寸,小三四寸,毎屋悬之,色青赤白等也”。可见毫不逊色于现代灯会。

在路边还有像现代红灯区的地方,引得老成寻侧目——“或悬玉帘庄严,女人咔琴、吹笙,伎乐衆多,不可思议”。

期间碰到都督乘轿过市,成寻对轿子还浮想联翩——“ 都督北方从市中过行,前后共人数百人也......糸毛轿子十余乘,腰舆十余乘,男女乘之,最为甚妙,敢不见尽,皈归宿了”。

成寻还记载当时一个重要的风俗,饮茶——“以银茶器毎人飮茶,出钱一文”,不仅价格便宜,且泡茶方式成了更便捷的“点茶”法。

不同于唐朝将茶末置于茶釜或茶铛中的煎煮方式,宋时“点茶”将饼茶捶碎,熟碾,过筛后直接放入碗中,以沸水注入,并用竹制茶筅不停搅拌,直到茶汤表面形成厚厚的泡沫(沫饽)为止。现代日本的抹茶还保留了这一风味。

“点茶”在宋时极为盛行,各大城乡、禅院,皆是“点茶”,成寻每到一处主人家几乎必有“点茶”。

成寻这趟出游历时十六个月,游历山岳河泽,遍访各地名刹,尤其是带着“他者”的眼光,描绘出北宋的方方面面。在这里就先略写这些,游记中还有宋代的多个城市风物,待以后有机会再写给大家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