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侠调查】寄生在汽车客运站的那些人,现在是这样挣钱的!

【小侠调查】寄生在汽车客运站的那些人,现在是这样挣钱的!

汽车客运站,一个承载着无数人痛苦和期盼的地方,尤其是在世纪交替前后,那时候高铁尚未铺开,飞机极度昂贵,私家车还是奢侈品,无数大客车和中小型巴士成为人们进出城市的首选。

大量的迁徙群体,落后的管理模式,造就了汽车客运站脏乱差的恶名,黑车黄牛、宰客偷运、盗窃行骗甚至拐卖抢劫都在汽车客运站拥有生存的土壤。

时代在进步,随着高铁出现,火车站大范围开展整治行动,私家车呈几何式增长,汽车客运站渐渐跌落神坛,改变也由此而生。

社会进步宛如大浪淘沙,许多曾经令人深恶痛绝的恶行渐渐退出汽车客运站,一些新的群体开始涌进。

下面,就请跟着裴小侠一起走进二线城市某个汽车客运站,看看很多人已经多年不去的汽车客运站,都还有哪些人寄生在那里。

一、新黄牛

盛夏时节,裴小侠的父亲便托运不少东西上来,体大量重,快递至少需要三四百块,裴小侠老家有直达本城的大客车,找司机托运却只要二十块,但需要按时自取。

这天,裴小侠来到客运站,第一印象便是旅客少了,四处都有人巡逻。就在裴小侠路过自动售票厅的时候,便遇到了新式的黄牛。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臭名昭著的卖猪崽,就是见到带着行李的人,都会问上一声去哪里,一旦搭讪就会被拉到藏在角落的私营车里,幸运的等大半天凑够人头,不幸的可能会遇到半路加价等恶行。

现在客流量大减,即便节日也很少出现买不到票的情况,卖猪崽的依旧少了,但有些黄牛开始以一种新的姿态登场。

裴小侠看到的,是一个打算买票的中年人,看那模样,应该是自己要回老家,自己开车油钱过路费等不划算,便选择搭乘大巴车。

中年人在自动售票机前开始操作,一个小年轻便凑了过去,一看到中年人选择的目的地,顿时眼前一亮:“你是要到甲城吗?”

“嗯。”中年人礼貌性回复道。

小年轻开始推销道:“想搭哪一班的?我都可以帮你留位置,不过没有车票,价格比自动售票机的少二十块,上车坐好位置再给钱司机。”

中年人看了一眼票价:“我想搭半个小时后的那趟,车票倒是不打紧,但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子?”

小年轻解释道:“我们有渠道,跟这条线路的司机都有合作,可以让司机跟车站说要留个位置给亲戚,按正常程序上车,你也知道,现在还有几个大巴司机敢超载?”

中年人似乎也是第一次遇到,好奇起来:“那你们怎么挣钱?”

小年轻直言不讳道“我也不瞒你,通过车站卖出的票他们会抽四十块,现在你可以便宜二十,我们赚十块钱的跑腿费,司机多挣十块,就看你想不想把钱送给车站了。”

中年人犹豫一下便答应了,父亲托运那趟车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到,裴小侠便找到一个视线好位置观察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小年轻在前面带头,先是用一张卡帮中年人通过安全闸,接着便直接带他到乘车区。等了十来分钟,中年人要搭的那趟班车开始检票,小年轻跟司机说了几句话,中年人便成功上了车,全程没有一点问题。

厚着脸皮跟客运站一位老保安套近乎后,裴小侠问起这种现象,老保安无奈道:“车站早就知道假熟客和站外上车,但每次整治过后,他们又重新冒出来,没办法的。”

二、搬运工

谢过车站老保安后,托运车辆到站时间已经临近,乘务员在下高速的时候还特意打电话过来提醒裴小侠半个小时后到落客区拿东西,并让他记好车牌号。

提前十分钟到达落客区,裴小侠首先见到的便是一群抓着平板小推车的人,年纪都是四五十岁的大爷大妈,一看到有大巴车开进落客区停下,便拖着平板小推车冲过去。

司机停好车,便打开行李箱,一路颠簸的乘客蜂拥而下,这些人便不断打招呼:“要不要帮忙拎行李,到路边只要五块钱。”

裴小侠仔细观察了一下,好几个人似乎知道有这种搬运工,带着好几麻袋的行李,点选了搬运工放置好行李,便轻松地跟着出站。

等那辆大巴车的乘客都走完了,没被选上的搬运工便回到墙角阴凉处,继续等待着下一辆大巴车到来。

不一会儿,刚才出去那些搬运工便又回来了,他们并没有因为做成一单小生意而兴奋,反而是舒缓一下,加入到等待的行列。

裴小侠就站一旁,不久便听他们闲聊起来。

其中一位刚回来的汗衫大爷道:“现在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五块钱帮他拉四箱东西到外面路边都还嫌贵。”

“老李,你可知足吧,今天就你拉得最多了,一个上午都有十趟了吧。不像我,就拉了五趟,饭钱才刚好有着落。”旁边一位披着毛巾擦汗的短发大妈道。

汗衫大爷道:“那也是一时运气好,以前刚开始的时候,你可是一天拉七八十趟,现在搭车的人越来越少咯,咱们又没什么技术,闲事有饭钱也不错了,就盼着周末和节假日多点。”

裴小侠在旁边听着,记忆中,自己多年前去搭车,还没有见到操作工这个群体,那时旅客密集,车站根本不允许到落客区接站,哪像现在平板小拖车都畅通无阻。

等了几分钟,父亲托运的车辆刚好进站,停稳之后,乘务员便下车指挥大家拿行李。

裴小侠走过去,跟乘务员报了名字和电话,那乘务员便钻进行李仓把一个写有裴小侠名字和电话的纸箱推出来,交到裴小侠手上,还递过来一张名片。

“这是我们的名片,以后要托运和搭车都可以找我们,一件二十块,车费可以少三十块,提前一天打电话就可以了。”

裴小侠收好了名片,身后早已有搬运工等着,不过看到裴小侠的行李只有一个纸箱,他们便立刻将目标转向另外的旅客。

三、老几类

抱着纸箱,裴小侠走出落客区。

在出站的通道边,是几家小型的杂货店,上面都标有醒目的价格,价位和外面街边的便利店一样,时不时还有车站的人过来查看,最大限度降低宰客的发生率。

至于偷窃行骗者,裴小侠没接触到内部数据,现在大多数人都是一部手机走天下,而且人员密集的地方都有保安岗,虽然不能杜绝,但是裴小侠觉得,现在很多汽车客运站已经不是那些败类的乐园。

至于拐卖抢劫一类,现在已经很少以汽车客运站为犯罪现场,别的不说,汽车客运站大门口的路边就停着两辆巡逻警车,让人安全感暴增。

附近的小店价格也不贵,都是明码标价,裴小侠正巧肚子饿,便点了一份小吃,量价合适,唯独味道有点让人难以接受,裴小侠只吃两口便放下筷子走人了。

汽车客运站的小广场,专门设计成出租车上客区,由汽车客运站统一管理,一辆辆拥有准入证明的出租车挨个排队过来搭客,丝毫不用担心遇到黑车。

若是嫌贵,走到路边便是地铁口和公交站,以前挤满路边的摩的早已随着禁摩消失,后来驴的取代了摩的,现在也都被赶走了,道路变得通畅整洁起来。

老几类陆续退场,却有新生的几类群体冒了出来。

其一便是代客停车,他们主要是针对开车过来接人的客户,汽车客运站的交通环境比很多地方都要复杂许多,这便是他们的商机所在。

其二为车辆保管,一般大一点的汽车客运站都专门设计了停车区,分机动车和非机动车,收费与外面一样,好比裴小侠的小电驴,只要不过夜都是收一块钱。

其三是各种共享经济的产物,共享单车早已过时,共享充电宝和共享雨伞等也已存在,甚至免费纸巾、移动支付取现等也有不少。

此外,不少职业学校、通讯商、快消品等继续将宣传营销的阵地放在汽车客运站,每到暑假,各种新生接待点便密密麻麻地排列。

末尾

总的来说,汽车客运站已经渡过了巅峰时期,也许只有春运才能再现当年的人潮人海。那些还依靠各种黑恶手段坑钱的寄生虫终究会逐步消亡,时间会证明一切。

你有多久没去过汽车客运站了?你曾经被汽车客运站的寄生虫坑过吗?你还知道哪些寄生在汽车客运站的人?欢迎大家一起留言讨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