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来想去,还是只想在平庸的生活拥抱你。

想来想去,还是只想在平庸的生活拥抱你。

『只要他还在我身边,其他的一切好像都不重要了。』

——小河

 

晚上大川下班回家的时候,整个房间异常空旷。

拨了小河的电话,对不起,无法接通。

一。

5年前,大川不叫大川,小河也不叫小河。

在某个需要热气腾腾的火锅才能让人惬意舒展的冬日夜晚,两人在各自宿舍的木板床上,像傻子一样笑着,推敲出这样一个情侣名。

我是一条穿越荆棘与山路的小河,终将汇入大川无声的拥抱。

 

二。 

大川是在校迎新晚会上认识的小河,彼时初进校门的小河已加入话剧社,社团自编自演的校园话剧中,她扮演痴迷舞蹈的女学生,像小彩旗那样转圈儿,是整个舞蹈的精髓。

用大川的话说,穿着亮片长裙的小河站在台上简直熠熠生辉。

通过朋友的朋友、同学的同学打听到小河的微信,两人开始了“网聊”。后来大川觉得不能总躲在屏幕后面做键盘侠。于是见了面,这是小河第一次见大川,但她觉得认识了很久。

大川的专业是摄影摄像,只要一出去就给小河拍照片。精选后洗出来的照片,每一张都加上了时间地点。

三番五次不正经加正经的表白后,两人正式在一起了。

大学里的恋爱总是无忧无虑,操场是最受欢迎也是最实惠的约会场所。他们经常一起坐在星空下,说一说授课老师的趣事,吐槽看不上眼的同学。

三。

大三的元旦假期,大川盛情邀约小河见见自己的家人。

这时正飘着小雪, 结结实实的小冰粒子打在羽绒服上沙沙作响,小河听到这个消息瞪大了眼睛连忙推脱。

太让人难为情了。

去吧,我妈老想见你了。

转了两次大巴车,边睡边玩手机边走,又打了一辆车,终于到了大川家。是农家小院,简陋,透着干净。

一家人热情的接待让小河受宠若惊,忐忑地想大川怕不是要卖了自己吧。

还好还好,假期结束后,安全地返回了学校,还拿着那双粗糙的手递过来的推脱不掉的新年红包。

日子就这样过去,伴随着几趟近郊游、几次挂科又补考、几次误会与澄清,大川和小河是为数不多从大一谈恋爱到大四的一对儿。

也是为数不多,继续留在这里发展的一对儿。

四。

毕业季就是分手季,这句话不无道理。

工作后小河经常想:为什么办公室的莉莉收到那么多礼物,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就连生日的鲜花,也都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七夕节日,办公室的女孩子讨论收到了什么礼物,小河不敢吱声;隔壁办公室男孩子送的Tiffany项链,明确拒绝后又有那么一点点后悔。

她不是不知道大川交水费电费房租网费的压力,也不是不知道刚毕业去做摄影助理的他一个月只有2000块。只是心里开始不平衡。

同学们大都回了老家或去了更大的城市,鲜少有人听她倾诉。

同事们各顾各的,没人听她说话。

憋着,就容易出事。

于是小河经常发脾气,说的比哭得还难看,说你没用。大川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用沉默来回应。等小河发泄完了,他会抱住还在挣扎不休的小河,说对不起。我在努力了,日子马上就会变好。

这时小河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对自己无理取闹觉得后悔,也就不说话了。

五。

总是有累积。

就在这个秋末的夜晚,小河在人来人往的车站坐了下来。

路边的树叶被踩的吱吱嘎嘎,她抱着自己的大书包看着街上人来人往,鸣笛声不时传来, 离火车启程还有两个小时。

如果这时候大川在旁边,就能让他拿着手机,看自己喜欢的剧。

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是父母介绍的学校教师工作,不用在深夜与国外客户周旋报价和优惠,安稳地享受寒暑假;是家境殷实的相亲对象?

她一时想不明白。

她想到以后自己还是不是叫小河?如果是,那是谁的小河?

六。

19:15分,该进站了。

小河拉起行李箱,转身背上自己的包。

却发现穿着黑色风衣的大川,穿过人海向她跑过来。

他看着眼睛红红的小河,只问,今晚想吃什么?

她不说话,紧紧攥着大川的手,走了半天,说,土豆炖肉。

好了好了,我已经买好了。

大川顺势把她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右手拖着行李箱,用力忍住了眼泪。

回去后大川就在厨房忙碌起来,仿佛小河的出走没有发生过。

小河站在厨房门口,听着锅碗瓢盆乒乒乓乓的声音,走过去抱住大川。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 却困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是你,是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aGYj7b1SpKUNiahzu8FjRgAWZErGWBUe3VKDAficHWG1T6ZhIiaXfU5BqEQO5XfFVd3kib1ZqmzKg1l0zNzq1dCGYA/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