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平板车

流浪的平板车

        早晨买包子回来,偶遇老家同村的疯子。他正坐在路边石墩上啃烧饼,旁边停着一辆跟了他几十年的破平板车。        只知道疯子的小名叫小军,听说是因为结婚没两年媳妇跟别人跑了,他思忆成狂精神分裂。从那以后,他就拉着平板车走街串巷捡破烂。        还记得小时候,常常和小伙伴们一起追着平板车喊“疯子,疯子……”。可现在,我已到了不惑之年,当年的平板车已烂得只剩下平板,连胶皮轱辘也早已磨成光秃秃的铁圈,当年的小军已成了“老军”,他还在埋着头拉着车踽踽独行。        我停下电动车,拎起一袋热包子,走过去。他正费力地撕咬手里的烧饼,看样子饼是干硬的。        “咱一个村的,我认识你。送你包子吃。”我探身把包子递到他面前,微笑着说。        “不要啦,烧饼够吃的。”他一面推辞,一面举着半块烧饼给我瞧。那只手被黑色的油泥覆盖了皮肤的原色。        他额角的汗像蚯蚓一样爬行——如此热的三伏天,他光膀子穿一件破棉袄,棉袄脏得像汽修工十几年没洗的工作服。他敞着怀,黑不溜秋黄不拉几的胸脯和他那辆破车的色调很搭。        我特意看了一眼车上的瓶瓶罐罐,这么多破烂真值不了几个钱,看起来连装破烂的蛇皮口袋都是从垃圾箱里捡来的。        “那就留给你中午吃吧。”我不忍再看他艰难的处境,执意要送给他包子。        “真不要。天热,吃不了容易坏。”他一边继续津津有味地嚼烧饼,一边摇了摇那只黑手,表示“不要”。透过他满脸的污垢,我可以清晰地看到,污垢下包裹着的笑意和真诚。        不要热包子,只吃干烧饼,是真诚;天热,吃不了容易坏,也是大实话。能吃饱就行,够吃的就行,这种满足感,不就是我们这些没疯的正常人追求的幸福吗?        我有点惭愧。我不再坚持送他包子。        我这是在怜悯他,施舍他吗?回家的路上,我暗笑自己——我凭什么这么做?是因为我有体面的工作?还是因为我算是个“有钱人”?        其实,疯子并不可怜,真正可怜的是我们中间那些像疯了一样争名夺利的人。也许,他们一辈子都不知道幸福是什么。        临走,我又回望疯子,回望那辆与他相依为命了几十年的平板车。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png/yjQUqpicLRkF5BsSWfE0jYvCFa4d3IkwwbpceAZ27W6K7GqgzzW1Mia2yYNeyFAHXMd9x1GWa3LcFrSHvndic9Iqg/0.pn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