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朝八百年:当天子荣光散尽,霸主相继登上舞台

周朝八百年:当天子荣光散尽,霸主相继登上舞台

我们所说的周朝八百年,大致指的是公元前1046年到前256年这一段时间,因为西周共和元年(前841年)之前没有连续的明确纪年,之前的年份是学者推断的。

按照这个时间表,周朝可以分为西周、春秋和战国三个时期。

西周时期:天子的荣光

周朝的历史始于前1046年,但周族早在很久很久之前就有了自己的根据地,《史记·周本纪》记载周朝王族是帝喾之子弃的后代,在帝尧时期弃就被封于邰。

前1046年以前的周族历史,可以类比于前220年以前的秦国历史,都是一个古老家族为了争夺天下统治权而奋斗的历程,所不同的前者采取分封制,后者采取郡县制。

秦国的强盛从秦孝公时商鞅变法算起,周族的强盛从古公亶父算起。古公亶父即周太王,他把周族聚集地迁到了岐山,为周族的兴盛打下了基础。

太王同时为周族预先选定了继承人,那就是周文王,他是太王的孙子,通过泰伯奔吴等一系列操作,文王的父亲季历继承了太王的位置,接着传给文王,再接着传给武王。武王伐纣,周取商而代之。

跟秦朝以后的王朝更替不同,商朝和周朝的更替只是天子地位的转移,也就是“老大”换人,具体国家是一直存在的。商朝王族的后人仍然在诸侯国中当着自己的国君,而不是在周朝治下当着臣子。

老大换了,帮派的规矩自然也要换一下,周朝的分封制就这么出台了,是你没玩过的全新版本哦。

在商周之交的华夏大地上,“国家”很多,周天子是老大,其他国家就是小弟。小弟数量多,底子也厚,往上数个几百年,指不定谁大谁小,周天子是不可能单凭一己之力干翻他们的,之前打商朝的时候还是拉着他们一起上的呢。

既然干不掉,那就换种方法。

周王室先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圈地,最好的土地留给自己直属,也就是王畿;王畿之外的土地封给诸侯。诸侯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周王室的同姓亲戚,也就是王室的子国,子国的存在巩固了王畿的绝对权威,周天子因而对诸侯享有调遣权和任免权,这是商王所没有的权力。

王室接着对分封制进行了修正,建立了与之相匹配的礼乐制度、宗法制度和经济制度等,这些制度是强力向所有服从国推广的,诸侯国内也要分封、讲礼乐等等。周王室由此建立了周即中国,中国即文明,文明之外皆蛮夷的思想,简单一句话,不服从周朝文化制度的就是蛮夷,对蛮夷自然就不能心慈手软。

事实上,从分封那一刻起,周朝就没对蛮夷客气过。上面说了,周王分封按照的是势力范围,而不是实打实的地盘,有不少土地周王的管控力是很弱的,他封个爵位,这块地就是诸侯的了,可这块地上的原住民呢?不好意思,您跟诸侯讲去吧。

比如太公望(即姜子牙)受封的齐国,连国都都在莱夷边上,齐国历经数百年努力才把一整块地区变成自己的。像殷商故地,上边不仅有宋国,还有卫国等好几个诸侯国。

通过这种方法,天子封国于诸侯,诸侯封邑于卿大夫,卿大夫封乡于士,一层一层互相负责,但不能越级负责,也即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不过诸侯跟王室之间还是有契约的,简单说就是列国有矛盾时天子出面调停、天子受到侵犯时诸侯出兵捍卫、诸侯定期朝拜天子。

周王室能做这么多事,主要还是因为实力,他们虽然不能打遍天下诸侯,但拉几个打几个还是很轻松的,周王室本身就是最强大的诸侯。

不过实力是会变的,王室可以变弱,诸侯也可以变强,在诸侯尚未强到挑战周王室时,周天子享受了两百多年的荣光,这就是西周。

春秋时期:“天子发言人”的时代

西周时期,各国的发展状况参差不齐,总的来说都可以归结为人口不够多、大发1分快三不够先进。

人们在某个河谷平原建起四座城墙一围,那就是一座城,住城里的叫国人,住城外的叫野人。相较于广袤无垠的荒野,城的数量很少,城与城之间有着大片空白,消息不灵通的话,别国军队偷偷越境你都不知道。

在这种情况下,各国都忙着教化原住民,繁衍人口、修城等等,先消化好自己的封地再说,扩张不急在一时。等到封地消化得差不多了,各国就开始向外扩张了。

扩张这事,王室是不准的,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一家人,有什么矛盾说出来,天子给你解决,私自动武可就不好了喔,天子要生气的!

生气需要实力,到平王东迁,周王室已经把自己给玩废了,大好家底给犬戎抢了一半,干脆画大饼封给秦国,周平王跑到洛邑都需要诸侯出兵护送,王室军队不足了啊。

拳头软下来的天子说话还好使吗?恐怕不好使了,毕竟刺头什么时候都有,西周王室威风的时候都要徐偃王敢挑衅,更别提现在败落了。

首先发起挑战的是王室近亲郑国,往上倒三代,郑国国君跟周天子还是兄弟,可到了郑庄公手里,彻底跟王室闹掰了,还很不好意思地让天子见了血,周王室最后的威风也被削没了。

郑国的国力在当时并不是最强,至少齐国和楚国都可以拼拼,这三个国家的君主被称为春秋三小霸。其中郑国最能折腾,本来离霸业最近,可惜郑庄公一死,郑国很快陷入内乱,霸业的大棒交到了齐国手里。

在齐桓公时期,齐国的国力可谓笑傲列国,想揍谁就能揍谁,可问题来了,随随便便就打太不文明了,得找个合适的理由再打啊。

管仲帮齐桓公找到了这个理由——你不敬天子!

为了防止被回怼,齐桓公很快给天子送去了温暖,王室要钱给钱,要粮食给粮食。周天子对齐桓公非常满意,不仅发了奖状,还发了奖品。

齐桓公拿着奖状奖品,正式就任“天子发言人”一职,当然,这个发言人比较自由,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不必征求天子的意愿。

其他人一看,这大号买卖啊,纷纷效仿,可当发言人是要有条件的,像宋襄公这种水平上去,很可能就废了,就算是齐国,在齐桓公之后陷入内乱,就再也没有出过发言人了,唯有晋国和楚国这两货,国力够强,才能一直在那争霸。

晋楚原本也是小国,怎么成了大国?吞得狠呗,无论晋国还是楚国,都是春秋战场上的大胃王,一吞就是一大口,逐渐吃成了胖子。

在这种情况下,大国通杀,留几个小弟当吆喝,争当发言人;次国吞小国;小国或等死,或抱大国的大腿,数百年的春秋时期就这么过去了。

战国时期:强者的天下

春秋时期发展到后面,诸侯们提前体会了一下周王室的最终结局,晋国被韩赵魏三家分食,齐国被田氏整个吞掉,诸侯被卿大夫取而代之,一如诸侯取天子而代之。

诸侯取天子而代之的第一步,就是称王。

春秋时期大家还遮遮掩掩的,只有南方地近蛮夷的楚、吴、越三国称王,北方诸侯国还是公侯伯子男。直到魏惠王时期,强大的魏国君主怎能不称王?王就开始遍地开花了,周天子连名义上的遮羞布也丧失了。

既然自己都已经是王了,何必再去给另一个王当发言人呢?于是争霸被舍弃,吞并才是王道。

战国时期打了两百来年,最终以秦国的统一结束,因为秦军最强,强者,方可得天下。

不过周王室看不到六国统一的那一天,在韩国被灭26年前,秦军的铁蹄就踏破了洛邑的宗庙,周朝亡了,亡的不起一丝波澜,不对,至少在之前还留下个债台高筑的笑话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bYFCibOlpicoRG4BFt8EFOvvocO6EBlATucibzVicJ33zgQibibPHEkd2sZIcu4iaOvhd1gv8xo19Amib30w3XvSYshW8Q/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