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兵,老兵(九)两个苹果带仨月,我一口也没舍得吃

啊,老兵,老兵(九)两个苹果带仨月,我一口也没舍得吃

  原来以为接新兵是很惬意的事,没想到麻烦事不少。

  一年中最冷的日子,我们到尤吉屯公社接新兵。几个人住在东厢房,门前的院子像窄窄巷道,终日不见阳光。冷得受不了,只好拿几个蜂窝煤用砖头垫起来烧着烘一烘寒气。

  撑不住严寒,修理连来的战士小朱冻感冒了,躺在床上发烧,偏又不让女护士给打针,好说歹说就是不脱裤子,没办法,就用酒精把臀部浸湿,小护士隔着衬裤和裤头把针头扎进去。

  作为新兵连指导员,要对所带的新兵与老兵负责,每个战士都是我的小兄弟。行前带了两个苹果,尽管那时候苹果还是稀罕物,我还是毫不犹豫掏出一个给了小朱。

  尤吉屯在豫东比较贫困地区的睢县,为了工作,常徒步奔走于县城和公社之间。生活的艰苦倒没什么,接兵期间的不顺利却是人为因素。

  接兵的人总希望能把一些看上去身强体壮、精明能干的青年人带走,我们也不例外,但想不通这个公社的武装部长却总与我们为难,你相中的偏不给你,把几个小个头又迟钝的人硬往里塞。部队从胶东老家调防到中原煤城,物质生活水平下降,军民亲如一家的感觉也似乎模糊了。

  目测时有一个青年说自己是初中毕业生,问他:“一米有多长?”他用手比划了一尺左右的间距,用方言反问说“恁长?”我们笑了,他又划个弧把两臂弯到身后说:“恁长?”真不知道这学是怎么上的,也不知道推荐这样的人入伍有什么目的。

  为了解青年人的底子,我们发了一张表,其中特长一项可谓百花齐放。要说什么篮球、唱歌什么的,即便不真实也沾谱,有的填了“弹棉花”,有的写了“支部书记”,还有的是“无论做什么”,敢情以为坦克部队还有棉花加工厂,还是后备干部培训班?

  有一个青年,高中毕业,身材魁梧面目端正,举止得当,据说在“县革委”当公务员,看上去很有培养前途,可公社武装部长说什么也不同意,也许他一句话足可以决定这个青年人的命运。尽管我们非常乐意带他走,但也只好无奈地接受这个事实。

  心气不顺,却无从发泄,我们在几个公社带兵的同志都有类似的感觉。定兵的前一天,我们第二天早早到县城附近一个小湖划船去了,等到夕阳西下,才知道县武装部和我们部队领导以及其他公社的接兵人员等了我们一天,公社武装部长因为误了通知,被训得痛哭流涕,也算他自作自受吧!

  尤吉屯的新兵只有一个排,凑上其他公社的才编为一个连,绝大部分战士好学上进,也足够聪明。当年我步入军营的时候,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当兵,可是这些新兵就有一部分找到我申请分到什么岗位上。幸好,除了两个卫生员,还挑出几个在领导身边当通讯员、报务员,其余的人都到了运输连,那个时候,学会开车也很实惠的了。

  对了,另外的一个苹果,在回到新兵训练基地后,我送给了已经忘记姓名的回族新战士——他也感冒发烧。这个新兵个头最矮、最其貌不扬,乍见不怎么讨人喜欢,但是进了军营大门就是一家人,就是我的兄弟。

  两个苹果带仨月,我一口也没舍得吃。

  这是一九七三年冬天的事情。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uhUPIMHmz0vq91w8zica4xgzQHLF2wmiaBxwyIg6iaPuoxibHFDUJZhQ6shVfibKtIFkFBU9WNEUYZ89JyyibzjiaoicAA/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