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恩寺』

『报恩寺』

三年前我曾到访报恩寺,暴雨之夜,见到一只黑猫化身白虎,跃上大悲殿精美的五铺作斗拱,那观音的千手千眼均如活物,转轮回转,整个寺庙陷于无常,我当夜手刃仇人明灯和尚,将他一刀毙命于大雄宝殿三世佛眼前。

四川北部的深山,沿着涪江一路向北,平南公路曲曲绕绕,直通木座藏乡。

近日的大地震在地上劈出一道裂痕,如匍匐的长蛇径直钻进寺门。这里如同某个远古遗址,被尘埃和废墟封印。四大天王的宝塔琵琶不再辉煌,哼哈二将的怒目青筋也成了零落的砾石。蝙蝠在天王头顶蛰伏,尖利的牙啃噬着梁上古木,发出刺耳的鸣叫。

左华严藏殿,右大悲殿,中轴大雄宝殿大门紧闭,威严如常。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川北小镇,一切都在裂变,唯有大悲殿中千手观音一如往昔,面善目慈,静默凝视着延伸至殿前的狰狞裂痕。殿外五百年的古树,奄奄一息,轰然倒塌,在树下休憩的黑猫转眼间便被粗大的树干压得血肉模糊。黑红色的血从树干下流出,沿着青石板的轨迹,缓缓渗进那地缝中。

远山朦胧,月夜清风,多年来有师徒三人守护着这座深山寺庙。小和尚悟远正清扫着中庭间的落叶,他年龄虽小修行甚深,心如明镜台。日日打理寺院,每日诵经不曾松懈。

师兄法真疯癫地冲进天王殿,一声怒吼。他口吐黄涎,脸色青紫如铁,满是血丝的一双眼里,瞳孔早已涣散失焦。烂去一半的僧袍斜披在他右肩上,沾满污垢尘埃。

主持明灯法师在大雄宝殿长跪不起,自他闭关之日算来,晃眼已经过去三年了。法真悟远早已习惯没有师父的日子,各自继续着自己的修行。

法真挥舞着一把威严钢刀,一套金刚降魔刀法,肌肉耸动,青筋暴起,一刀劈向古树,顿时鸟雀腾飞,惊叫不断。师弟悟远却视若无物,依然潜心扫地,只是地上落叶又多了不少。法真神情恍惚转身朝向大悲殿,提刀走了过去。只见明灯法师矗立在大悲殿中,微微颤颤的抬起左手指向法真……

悟远仿佛听到有人在唤着他的名字,他抬起头,看了看梁上的蜘蛛网。微微一笑,便撒手仰躺在中庭之中,细嗅着淡淡青草与落叶的气息,聆听着山间飞禽走兽的鸣叫与呼啸。

大悲殿中,法真把刀丢到一旁,突然跪在了地上,闭上双眼,等待着最后的时刻,他知道一切都将终结。地表一阵震动,大悲殿中的明灯法师却突然消失不见了。

细雨滴滴落下,悟远起身拿起扫帚,走进大悲殿,只见法真在殿内长跪不起,便问到:“师兄,你在做什么?”却没有听到回答,走进一探,法真已经鼻息全无。悟远悲痛地望向地面,只是喃喃自语道:“好大一条裂缝……”殿外一声惊雷炸响,狂风大作,山雨欲来。悟远恍惚间看到法真血肉模糊,四肢残缺不全。等到视线再度清明,又发现刚才跪在观音前的法真消失不见了。寺外的天转瞬放晴,风拂过檐下悬钟,铃声悠远清亮飘向远方。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悟远又听见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那个声音告诉他:“去大雄宝殿!”

我知道明灯和尚那两个弟子武艺高强,今夜在外化缘未归,倘若回来见恩师毙命,必然复仇。我当即便锁好宝殿大门,留下“为师闭关,三年出关”的字样在中庭古树之上。随即转念来到大悲殿,见到黑猫在斗拱间漫步,我使出一招地狱破,黑猫便现出猫妖原型与我斗法,战了几个回合终于被我降服,我同她约定,她若助我迷惑二僧,我便助她提早三十年修行成人。

法真走进大悲殿,见到门槛边有双女人花鞋,一阵胭脂花香袭来,发现观音手上竟挂了好几件女人衣服,莲青衣襟,薄纱丝带,是谁在这里宽衣解带,亵渎佛像,一阵冷风吹进殿里,衣袂飘扬恍如观音下凡,扬起的木屑里裹藏着清淡的花香。法真怒火顿起,想来是那雨夜求宿的女子败坏佛门,定要去和她理论是非,却感到一只冰凉的小手搭上了他的肩。

“师父,不要走,正要寻师父帮帮忙呢。”暗藏花香的柔软耳语,让法真微微一震。他赶忙低下头,不敢直视那女子,却又转念一想万象皆空不足惧哉,便又抬头与那女子对视,看她那朦胧水润的双眼,脉脉含情,一时便恍惚了起来,女子轻纱漫步,微微隆起的酥胸,宛如新月。

法真仿佛中了蛊,随着那丝花香走入殿内深处,又像醉了酒,任由纤纤细指滑过僧袍,抚上自己抖动的皮肤。观音面带微笑,注视着遗弃在地的僧袍被尘土染脏,不发一言。殿外大雨倾盆,势头越来越猛,吞没了殿内的所有声音。

雨夜过后,他始终对那女子念念不忘,每每相会破戒,自觉坏了无上善根,仿佛有毒蛇沿他的脊背慢慢向上爬。淫之为病,受殃无量,他谨记佛门教诲,却淫心不除,如堕地狱?无限往复的折磨让他深陷人间修罗,一时极乐世界,一时无间地狱,他只能疾刀斩毒草,将自己斩杀于大悲殿中。

悟远的耳边又响起了那个声音:“去大雄宝殿!”他忽觉这声音耳熟至极。殿外那棵被劈过的古树已然倒塌,那只游荡在寺里的黑猫,看起来被砸死了。他朝着大雄宝殿走去,远远地便看见一个人影站在宝殿门前。

悟远知道那个人影是谁,那是黑猫最后的幻象,她曾经期待成为一个普通人,却终究死于非命。执念是非,唾手可得的修行,转眼间又灰飞烟灭。悟远没有愤怒,没有痛苦,没有悔恨。觉得一切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三年之期已到,悟远见大雄宝殿依旧紧锁大门,想必师傅早已圆寂多日。他打开大门,见明灯法师果然已化为白骨。

正如我期待的,明灯和尚的两个徒弟已经彻底沉沦在猫妖的幻境之中,对恩师之仇一无所知,一个堕入声色幻象,一个升入空台梦境。我爱抚着怀中黑猫柔软温暖的毛发,不禁对她更加喜爱。世间万相,诸法所生,或沉迷无常幻象,或得道成就高僧,求真不得,求解脱亦不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bUMd1Db5bkDxwPciab0v9OnUTF9O0T3xTQ6QJAuAF8sQuhoEXfx8CJbhDkNGZU83shq2JLMq14oiaWibib73WUwTrg/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